多伦多的爱情是什么味道?
2005-04-07 16:41:29
来源:星星生活

那天我也喝了不少,但是头脑还是很清楚的。她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我只能半扶半抱地把她弄上了车。到了家,我扶着她走到门口。看着她迷迷糊糊地掏着钥匙开了门,准备进去。我的大脑有点热,一下子拉住了她……

采访对象:John Liu
性别:男
个人档案:2003年春登陆多伦多,来自南京,原为电脑公司team leader,现在多伦多某著名IT公司工作。
星星生活记者:薇尘
采访时间:2005年3月28日

(上一期故事的最后,我重复了女主人公的话,多伦多还有爱情吗?这句话,重复的有点下意识,但是看来消极的成分很大。好几位读者打电话来谈这个问题,一位已进不惑之年的男士说,爱情在哪里都有,只是每个城市的爱情有每个城市的味道。那么,多伦多的爱情是什么味道?

John是年轻的新移民。那天,我下了课在学校门口等着,阳光下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从停车场大步走过来。我笑了,知道这一定是他。我对要采访的对象总有一种很灵敏的感觉,好像在人来人往中很快就会找到,这一点很奇妙。

心情很好,我喜欢听浪漫幸福的爱情故事。春天到了,爱在花骨朵里蠢蠢欲动。多伦多的爱情是什么味道?也许不只一种,让John来讲讲属于他和他心爱女孩的那一种吧。)

再过几天我就结婚了。

我和我女朋友认识有1年多了,因为我们在同一栋大楼上班,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我们住得也很近。其实好像也很难说清我们是怎么开始说话,怎么熟识起来,只觉得似乎很自然很快地我们就开始结伴上班,轮流隔天搭对方的车。也忘了从哪一天开始,我们中午会一起去吃饭,但是她请客,因为晚上我是她的大厨。我的厨艺是很不错的。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她。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表白,也怕表白了不但得不到回应反而会失去她这个朋友。

就这么着犹豫了很久。直到去年秋天,她的生日到了。

我想我要给她过一个开心的生日。但是以什么名义说呢,如果仅仅是朋友似乎有点出格。就在前一天,我终于找到了借口。她和我就一个电影的结局打赌,结果我输了。这大概是我打堵输的最开心的一次。我故做很无奈地说,那我做你生日宴的大厨吧。她高兴地拍起了手。因为她和房东一起住不方便,我们就决定在我租的公寓里给她过生日。

到了她生日那天,从中午开始,她的朋友们就陆陆续续来了。我才发现她还真是人缘很好,朋友多得超出我的想象。我在厨房里忙活着,他们在客厅里边聊天边看DVD。中间她进来了几次,问我要不要帮忙,我说不用了。她却没有马上走回去,而是站在那里看着我干这干那,笑笑的样子。有一次她一个朋友进厨房放水果盘子,然后她一块跟着走了出去。我隐隐约约听倒她那个朋友问她,喂,你们俩是不是有问题啊?我的心跳有点加速,却听到她只是笑骂了一句,神经病。

那一会我有点失落。

吃饭的时候,她的朋友们个个都夸我厨艺厉害。有人看着她眨眨眼睛说,你很幸福哦。这句话的话外音是很明显的。我的心跳又加速起来。她的脸红了,很大声地说,什么呀!这次是我打赌赢了的结果。然后转头问我,是不是?我只能接着她的话说,是,是,愿赌服输,否则你怎么请得动本大厨?!她的朋友们都大笑了起来,我却在心里苦笑。

后来大家开始喝酒,她好像很兴奋,喝了很多,话也越来越多,我想她是有点醉了。一直到第二天凌晨3天,这个生日宴才散了。我送她回家。那天我也喝了不少,但是头脑还是很清楚的。她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我只能半扶半抱地把她弄上了车。

到了。我扶着她走到门口。看着她迷迷糊糊地掏着钥匙开了门,准备进去。我的大脑有点热,一下子拉住了

……

全文请浏览《星星生活报》第184期第B07版

……本期报纸全部内容请阅图片版

小常识:如何浏览《星星生活》报图片版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