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年,我仍在恋爱
2005-07-07 18:25:00
来源:星星生活

采访对象:Bob
性别:男
个人档案:1997年登陆多伦多,来自中国北方某城市,原为大学讲师,现在北美某知名公司任项目主任。
星星生活记者:薇尘
采访时间:2005年6月10日

(曾经在倾诉空间不止一次的感慨,我听到的故事实在伤感的居多,很希望能有些幸福的主人公来找找我。这个呼唤大概给Bob的印象很深,所以他打电话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故事是幸福的。然后我们俩都由衷地笑了。这是一位体贴细腻的中年男士。

他40多岁,温文尔雅的样子。其实对这样年纪的男士我采访的很少,说实话很多时候我觉得会和他们有代沟。但同时,我也对他们曾经年轻的爱情岁月有着好奇。没有因特网,用手写情书;没有很开放,牵牵手都会脸红。和现在的恋爱程序相比是多么的不同。

但是,这些单纯的人到了中年,在今天的情感却出现了很多异变。怎么说呢,这种变化更让人感触。就好比一个好孩子变坏永远比一个孩子一直坏更让人痛心吧。婚外情,包二奶等等剧情的男主角大多是这些曾经拘谨羞涩的中年男士。所以当Bob告诉我,他要讲的是和太太热恋20年的故事,我真的有些吃惊,也感动。

Bob的太太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准备接受一次较大的手术。他希望借助倾诉空间,对他的爱妻说这样一段话――亲爱的,在我们刚刚结婚的时候,我曾对你说,我希望我们的爱是天长日久的;现在19年过去了,我仍然能深情地望着你的眼睛,发自内心深处地对你说,我爱你!是的,我们做到了!让千万个星星读者作证:我爱你,今生,永远!!)

谈到我和太太的恋爱结婚,不能不谈我的“情史”。我是属于情感方面比较早熟的那一类,大概在小学5级左右我就开始关注女孩。我们年级有一很漂亮的女孩,在我们那所学校可谓校花。大概在我10到11岁开始,我就偷偷地“跟踪”她,也就是找一切机会跟在她后面走,为了多看她几眼。

我们学校是一规模巨大的工厂的附属学校,我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好学生,年年三好,几乎都是班长,因此在我们学校以及厂区很有名。在升入高中后,我和她分在一个班里了,这让我非常高兴。我就借班级工作的名义经常找机会与她在一起,很快我就明显感觉到她对我是非常有好感的。

在高二时,在一次我借她笔记时我夹了一纸条,说我喜欢她。记得那天我去一朋友家,正好碰上她和她的朋友从楼上走下来。在我们俩眼光相对时,我明显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异样的光亮,这让我顿时感到了她已经接受了我。

果然,在还回的笔记本中,她写了愿意与我交往。这是在70年代后期,我们就开始了偷偷的恋爱。一年后,我考上了大学,她却落榜了。但我仍然爱她,我们继续保持联系,假期时我一定找机会去她家见面。

但是却遭到了我妈的坚决反对。我妈是那种性格刚毅在家说一不二的人,她早就跟我说过,希望我跳出厂区,到大城市去发展。因此,当她知道我们的关系后,就坚决不许我们继续来往。我们只能偷偷恋爱,情书也是通过我哥哥转交。不过最后还是让我妈发现了,随即发生了一场家庭大战,因为我爸和哥姐都支持我。然后就僵持了好几个月,几乎天天都收到我妈的信,责骂我不听话没良心,威胁要与我断绝关系。

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我妈的一封血书,让我真正感到了恐惧。我了解我妈的脾性,知道再这样下去,我妈的精神要崩溃,这个家也一定会裂解,我女朋友的安全也没保障。三思多日后,我决定分手,当然这个过程十分痛苦,也没有得到那个女孩的完全谅解。初恋就这样结束了。

在大学里,我仍然是很出色的一个,虽然年龄比大多数同学小(我16岁就上大学了),但很快就被选为班长,一直到毕业。曾经有两个女同学对我表白过,不过都被我拒绝了。一直到快毕业时,因为要准备毕业考试,我与另一个女同学萍经常在一起复习,逐渐有了感情,在毕业前我们恋爱了。

毕业后,我们都留校了。我是个不愿对人隐瞒我的过去的人。对这第二个女朋友,我完整地将初恋故事讲给她听,还说希望在可能的情况下,能与初恋女友保持友谊。没想到的是,这让萍有了误解,更让她妈对独生女儿的这场恋爱的前景产生了怀疑,她认为我一定还对初恋念念不忘,不会对她女儿倾注完全的感情。因此很突然地,萍不见了,去她家找她,她妈出面挡住了,说她去外地休假了,希望我们分手。这个打击对我来说突然又巨大,又一次让我伤心了好长时间。

在行单影只的时候,我报名参加了学校外教办的一个英语口语班。第一堂课上,一个女孩就吸引住了我全部的视线。小巧的她穿着一件试样挺时髦的大红羽绒衫,蓝色的灯心绒裤子,短发,戴着一副眼镜,给我印象就是秀丽文静。我有了一种心动的感觉。这就是我太太。

与我正好相反,我太太是属于情窦迟开的那种。她比我大3岁,我们认识时已经25岁了,比我高两届。因为她家在当地,几乎不住校,所以在学校里我们从没见过对方。她也是毕业后留校工作的。在遇见我前,她的所有“情史”也就是在她妈的催促下经人介绍与两位男性见过面,因没感觉也就不了了之了。根本看不出她比我大,后来因为我的喜好,她一直留长发,也去掉了眼镜,在我眼里就更漂亮了。

虽然我对她是一见钟情,但是她对我却没任何印象,因为我的外表是属于很不起眼的那种。第一堂课大家自我介绍,我一听她比我高两级,心里很遗憾,因为觉得她一定已经有男朋友了甚至结婚了也说不定。不过我还是不愿就这样罢休了。从那天起,我就十分关注她,想法接近她。因为我英语好,上课比较活跃,所以也开始引起她的注意,但显然不是男女间的喜欢。

她有一位很要好的同学,正好办公室和我的在一层楼上。于是我就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逐步从她同学那里“套”她的信息,结果让我欣喜若狂,原来她还没有男朋友。从此我就抓住一切机会和她接触,开始更多的是与她的同学一起活动。

我太太性格开朗,总是高高兴兴的样子,喜欢与人交往。有一次她问我会不会打羽毛球,还自我吹嘘说她自己打得很好,我内心暗暗高兴。因为我打羽毛球是专业水平,读大学以来还没真正遇上过对手。不过我只是回答说我也喜欢打,因为想到时候给她一个惊讶。果然,我的球技让她大大吃惊,当然也就更愿意与我打球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成了很谈得来的朋友,她也不介意我到她家她的小屋坐坐聊天。

我决定采取行动了。那天很热,在她家吃过午饭后我们一起骑车去学校上课。事实上我去她家前就想好一定要向她表白,而且怕说不出口,还事先写好了一张纸条。但总是没勇气拿出手。快到学校时,想想再不给她,就没机会了,就鼓起勇气把纸条塞给她,让她回家后看。

第二天,她找到我说,她仔细考虑过此事,觉得不可能,因为我们俩年龄相差太大,我们只能做好朋友。我当然听了却没有想放弃,就跟她说并不要求她马上答应我,但是希望她不要躲着我。她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不愿意看到我伤心,可能想想时间长了我一定会自动放弃,也就同意了。

于是我就更频繁地找各种理由去见她,说起来我的性格是偏内向的,一般我能写但不太会说。但也不知怎的,那段时间在她面前我突然变得非常会说。我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我们似乎有太多的共同话题。

这样交往了几个星期后,我有事得回家一趟,也就几天时间。当回来后再去见她时,明显感觉了她的欣喜。我知道自己正在俘虏她的心,但还是不敢有任何过激的举动,怕吓退了她!有一天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我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不敢碰她。电影看到一半时,突然她主动将手放在了我的手上。那是我朝思暮想的一刻,我都快幸福的晕过去了!从那一刻起,我们真正恋爱了!

说来我也很固执奇怪,明明知道有可能又会面临痛苦的误解,但是还是不愿意对我爱的人隐瞒过去,更何况我还很看重对方这方面的胸怀,因为我不喜欢心胸狭隘容易吃醋的女孩。所以那天晚上,我原原本本地将我的两次恋爱告诉了她。

她静静地听着,然后对我说,她很能理解和尊重我以前的恋爱经历,完全不会介意。她还说,我对初恋女友的事完全可以处理得更好些,因为那样生硬的分手一定让那女孩很痛苦。听着她这些话,我真的是很激动很激动,暗暗对自己说,这就是我一直想在寻找的值得我爱一辈子的爱人!

然而,从我们恋爱开始,似乎就注定着要与分离相伴,爱神总是在用距离考验着我们的爱情。那年夏天一过,我就要到千里之外去进修一年。这对刚刚开始恋爱的人来说实在是非常残酷的,但我们没有选择。

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长途电话对我们来说也太奢侈,我们只能靠通信谈恋爱。那一年我们每一星期通一封信,除了寒假我回去例外,一直到我回到她的身边。一年中,我们的感情迅速地升温,真正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刚一结婚,她就考到外地去读研究生,我们又被分开了。没几个月,我又被派到国外进修一年。虽然在事业上我们同时在奋进,但对于还是新婚的小俩口来说,这样的安排无异于是酷刑。她默默地送我到北京,陪伴了我两个星期,把我送上了飞机。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年都不知道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那是80年代后期,仍还没有互联网。好不容易出国一趟,挣不多的美元还要攒回家买大件,所以也打不起长途,更没底气自费买机票飞回家,所以就只能这么硬熬着整整一年!常常看着新婚的爱妻照片,无限的思念之情涌来简直可以让人疯狂。想来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过的这些磨难,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都无法想象理解。

我们那时唯一可以交流感情的渠道只有是通信。每天发信也不现实,我们就采取写日记的形式,几乎天天都记下思念之情,每周发一次信。就象在热恋时我们有说不完的话,我们真有写不完的情与爱,天天向对方倾诉,每周厚厚的一封信雷打不动地寄达到对方手里。偶尔因邮路关系没能及时送达,我们都可以急得发疯。整整一年,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在这一年中,我更深切体验到了我太太是何等的豁达和宽容。

我第二个女朋友萍在我们分手后去了欧洲。事实上她一直不是真的愿意和我分手,也一直很后悔。在我们分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一直不能摆脱这段情感,情绪十分低落,她妈也曾找过我希望我能与她女儿恢复关系。但是那时我已走出了阴影,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放弃这段感情。一来我不知道今后是否还会为我的初恋起波澜,再者我也有点怕她妈。这些我都跟我太太谈过。

萍在知道我也出国后,来信说她想来我这儿玩,问我是否能接待她。我当然知道她要来的真正目的,我太太也不会想不到。但我始终抱着我的观点,男女之间可以保持友谊,昔日的恋人应该可以成为朋友。因此我答应萍到我这儿来玩,安排她住在我的一位女同学的寝室里,也陪她出去游玩。

自然地,萍提起了我们的过去,说后悔不该受她妈的影响而分手。我对她说,她妈有她的考虑,也是为了她好,我现在已经结婚,与妻子感情很好,但我希望我们能保持友谊。我把我们每天的活动和谈话都大致记了下来,寄给了我太太看。

完全不出我所料,她丝毫没有责怪我私自与昔日的女友会面,还同意我和萍继续保持联系。这更加深了我对她的爱,我暗暗发誓,这辈子我一定要让我她幸福。一年总算熬过去了,虽然只要我愿意,我能获得进一步的资助完成三年期的硕士学位,但为了爱,我还是决定马上回国,回到我日夜思念的爱妻身边。

结婚四年后,我们有了可爱的儿子,但分离又一次降临到我们的头上。在儿子刚一岁时,我太太获得了难得的资助,只身赴欧洲进修。就这样,我带着儿子又一次开始了与妻子靠书信交流感情的时期。这一次当然多了儿子成长的快乐内容。一年后,我太太受雇于一家大公司,我也以自费留学的身份赴欧洲,并幸运地在很短的时间内在一家跨国公司里找到了一份工作。接下来,我们把儿子接到身边,开始了我们结婚六年后才真正开始的稳定而快乐的家庭生活。

此后的10多年间,我们的生活忙碌、紧张但充满快乐。我们的家庭生活始终充满着轻松、随意的气氛,没有猜疑、责难或令人窒息的冷战。我们可以随意相互开玩笑而不必担心对方的误解;我们更是常常有惊人的默契而不能不感叹我们间心灵的感应。

人们常说初恋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我的感觉也确实如此。我会不时地想起我初恋的情人,并非重温旧情的那种怀念,但会想她现在怎么样,是否幸福快乐。毕竟我们曾经真心相爱过,我希望她也过得幸福快乐。

感谢我太太的理解与宽容,我们的交谈中可以不时轻松地涉及到我的初恋。我们全家也趁着旅游顺道拜访了萍,这是我太太和她的第一次见面,没想到她俩从此成了很好的朋友,经常电话联系。我们两家还商定让我们的孩子轮流在暑假住到对方家让他们学习对方的语言。这正是我所希望看到的“非恋人但为朋友”的局面。

二十年来,我和太太从未忘记过对方的生日或结婚纪念日,我也总是想在这些特殊的日子里给她一个浪漫的惊喜。事实上,我们时常有一种共同的感觉,就是我们仍然在恋爱,有时激情并不亚于初恋或新婚时。

(最后,祝福Bob的太太早日康复!祝福深情恩爱的他们永远幸福!)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