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娶了我的初恋情人(上)
2005-07-18 22:45:19
来源:星星生活

我眼光只是随意的往我那哥们儿身边一瞥,就看到了一张惊愕的脸,随之我也呆住了。那个被我哥们儿搂在怀里的女人,那张脸曾经是那么让我刻骨铭心,有很多很多个夜晚,辗转反侧间脑海里出现的就是这张脸,就是这个人。她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一起相伴走过了大学四年,永远难忘的四年。她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采访对象:Michael Lu
性别:男
个人档案:2000年夏登陆多伦多,来自北京,原为某跨国公司职员,现在多伦多某公司从事技术工作。
星星生活记者:薇尘
采访时间:2005年6月19日

(朋友妻不可欺,但是如果这个妻是自己曾经和仍然爱着的人呢?这就是Michael的故事主线。

这个世界上巧合的事情真的很多的,只是不一定会什么时候摊到谁的身上。有的时候我会想,也许正因为如此,生活才更有意思吧。虽然这些巧合并不一定是带来欢喜的。

Michael始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很矛盾。确实很矛盾吧。虽然我们知道他和她最应该做的是放开过去各自珍重,但是人的感情是复杂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理智战胜情感。所以我不想对他们的故事做任何评判,还是保持我的风格――无立场主义吧。)

你永远想象不到我再见到她时的那种感觉,那样的一种情况下,她被我的好朋友搂在怀里。

那天晚上我去机场接一个好朋友,他刚从国内回来,是回去接办好团聚签证的妻子的。他是我在多伦多关系很铁的一个哥们儿,比我早来1年,我们是打球认识的。他是从美国留学毕业后过来的,工作不错,有车有房,算是挺成功的人士。2003年初他回国相亲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回来后就开始通过网络恋爱。去年夏天又回国结婚,然后办家庭团聚。今年年初他妻子拿到了签证。其实我对他妻子的具体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是哪里人,做什么工作的。男人之间即使是哥们儿对感情事也说的不多,不过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他妻子。

朋友走之前就跟我说好了由我接送,这当然没问题。所以那天我去机场接他们,除了稍微有点好奇他妻子是什么样子的以外,也没觉得什么特别的。不过从心里讲,我不太赞成回国相亲这种方式,因为总觉得那中方是很难找到真感情。当然我希望朋友的这次是个例外。

我在取行礼的大厅等他们,突然手机响了,是另一个朋友打来的问我一些事,说着说着突然有人拍我肩膀,我抬头一看正是我那哥们儿,我就赶忙给他做个手势,让我稍等。我刚想对电话里的朋友说一会再谈,眼光只是随意的往我那哥们儿身边一瞥,就看到了一张惊愕的脸,随之我也呆住了。

那个被我哥们儿搂在怀里的女人,那张脸曾经是那么让我刻骨铭心,有很多很多个夜晚,辗转反侧间脑海里出现的就是这张脸,就是这个人。她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一起相伴走过了大学四年,永远难忘的四年。她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我就那么呆呆的拿着电话站在那里,听筒里好像传来朋友焦急的声音,我的脑中却一片空白,感觉什么也听不到。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其实可能才只不过几秒钟。直到站在对面搂着她的哥们儿不耐烦地又拍了一下我肩膀,我才回国神来。再看她,她已经平静了很多。我挂掉了手机,哥们儿笑着说,来,认识下你嫂子。我看着她,她的脸上也挂上了笑容,主动伸出手对我说,你好。我握住她的手,感觉是那么熟悉又陌生,我匆匆松开了。看得出来她不想让他知道我们的事。

哥们儿是个比较粗心的人,应该也没看出我们有什么异样来。他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不用说也知道是因为老婆带给他的幸福感。送他们回家的路上,只有他在说话,谈感受谈见闻,我就随口应着,感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想说。她也一直挺沉默。

到他们家已经12点多了,帮他们把行李提进去,哥们说,一起出去找个地方先吃饭吧。我心里一团乱麻很难受,就推托说第二天还有事就算了。临走时看了她一眼,她也看着我,眼神撞击了一下就马上分开了。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很多往事一下子涌了上来。我和她是同校不同系,是有一天晚上被堵在学校大门外的“难友”之一。那是个周六晚上,我和同宿舍几个哥们去逛夜市喝酒什么的,回来的时候学校大门早已经关了。这个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难题,爬过去就得了。就当我们要行动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同学,等等。然后就看到两个女生正往这里跑。她们气喘吁吁地跑到我们面前,其中一个女孩说,可不可以帮我们也爬过去?

我们几个打量她俩一下,她们穿着很sexy,还化着妆。当时就想,她们肯定是出去跟着什么小款儿鬼混了。因为说实话,学校每到周末就会有一些女生出去和社会上的人一起玩,男生们私下议论说这种女生和“三陪女”差不多。所以当时看到他俩的样子,我们心里都想她们也是这种女生。

这么想着,就不大瞧得起她们。不过作为男人帮忙还是要帮的。要帮她们爬铁门就要先扶住她们的腿,然后站在下面托住腰。因为她们穿着裙子,其实很不方便,另外我们站在下面也容易看到裙底“风光”。当时我们也有点恶作剧心理,反正不看白不看。那个当初喊我们的女生先爬过去了,轮到另一个女生,我们才意识到她好像一直都没说话,很文静的样子。我跟她说,到你了,快过来。她走到我们身边,抓住铁栏杆爬了一格,我们一个哥们就抓住她的脚想帮她,她突然就叫了一声跳了下来。倒把我们给唬了一跳。就很不满地问她,你想干什么?她低着头说,我不用你们帮,我自己爬。我们互相看了看,觉得这个女生很搞笑,然后就说,那你爬啊。她抬起头说,那你们先爬过去,不要站在下面看我。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一个哥们嘟囔说,装什么假正经。还是给她听到了,昏暗的灯光下还是看得出她胀红了脸。但是她好像很不善于吵架,只是气呼呼地走到了大门的另一边不理我们。气氛就这么僵住了。那个已经爬过去的女生急了,一个劲的劝她催她,你干什么啊?别那么较劲了。她就是不听,站在那里不说话。就这么过了10几分钟,我们也急了,就说,那随便你了。然后也不再管她,我们很快都爬了过去。也不再和她们罗嗦,我们就自顾自往宿舍那边走。

我们走出去了一段路,回头看看,铁门上那个人影正僵在那里,上不去下不来的样子,我们几个都忍不住笑了。就知道她没那个本事自己爬过来。另外那个女生看到我们停住了就又向我们跑过来,求我们再回去帮忙。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就有点不忍心,就对哥们儿们说,我过去一下吧,你们等在这里,都去了她可能又不愿意。然后也不等他们回答就径直走回去,其实我是不敢看他们的表情,知道他们一定在笑我想打鬼主意。

我走过去,她咬着嘴唇看着我,挂在铁门上就像在受刑。我心里突然就像被人抓了一下,心疼的感觉。我小声跟她说,你放心,我不看你。她静静地看着我,过了一会才点点头。我就又爬了出去,然后帮她往上爬,等她到了上面要分腿到那一面的时候,她转头看着下面的我,我马上闭上了眼睛……

最后我们送她们回宿舍,才突然意识到她们根本进不去宿舍。因为我们的宿舍是在一楼,椽子也没关死,但是她们可没这么幸运,她们住在3楼!如果敲门,那势必会被发现,可能就要受处分。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突然我有了主意,就说,那我们再爬出去吧,不在学校呆着了,去我家吧。因为我家另外有一套房子空着准备将来给我哥做新房,不过我也有一把钥匙。

于是,我们几个又像刚才那样分两拨爬门,我和她这一拨还是最后我闭眼。那晚上真是和铁门折腾上了。然后就去了我家那套房子里,那里没有床,只有桌子和沙发,我们就只好决定打一晚上牌。其实路上聊天才知道她们只是去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party,我们看来是误会人家了。也知道了她们的名字,当然我承认我主要是想知道她的名字。

这个保守的文静的清秀的女孩叫悦悦。

她们是管理系的,专业和我们的八杆子打不着。但是,从那一晚上开始,我就和管理系的大楼有了不解之缘。两个月以后,我和悦悦已经手牵手走在阳光下了,我还记得第一次牵她手,她的耳朵都红了。那年我们都是18岁,都是初恋。初初在一起那种开心甜蜜的感觉,后来想想都会忍不住鼻子发酸。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