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相来四角恋(上)
2005-10-20 17:18:10
来源:星星生活

那天晚上,Andy第一次进了我的公寓,我们聊了很久。我向他和盘托出我和原来男朋友的故事,包括我现在难以取舍的心情。我哭了笑,笑了哭,喝了很多酒,最后迷迷糊糊睡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衣着……

采访对象:Lily(化名)
性别:女
个人档案:2002年初登陆多伦多,原为留学生,现在多伦多某公司从事财会工作。
星星生活记者:薇尘
采访时间:2005年8月20日

(我以前曾经写过一篇回国相亲的故事。其实,相亲的故事在哪里都有发生。很多人都有过相亲的经历。尤其是身在异国他乡的单身男女们因为结交面的局限,确实需要别人的“牵线搭桥”。

但是,我一直觉得年轻人还是不太愿意接受这种方式。不过Lily(化名)却是很年轻的女孩子,也可能正因为她年轻,所以她的相亲故事就比别人的要富有戏剧性。)

我当初大学毕业后来多伦多留学,主要因为我姐姐姐夫一家在这里。他们是技术移民。在这里研究生毕业以后我留了下来。期间我谈过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但是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没有忘记他。但是这段感情我不想多讲。

今年年初,我爸爸妈妈也过来探亲了。我自从工作以后自己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公寓住。一个是因为上班方便,另一个原因是我受不了姐姐他们整天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自从爸妈来了以后,这种情况更是严重,他们都好像觉得我嫁不出去一样着急。我真是不想听这个,很烦。我就找各种理由周末不去姐姐那里。

那一天是我外甥的生日。姐姐打来电话,让我务必回家庆生,不要让小孩子失望。这个理由太有力了,我当然不能拒绝。

结果一进家门我就知道上当了。客厅的沙发上,除了坐着应该坐的人――姐姐一家和老爸之外,还有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不问可知,这个是给我预备的。他们介绍说这是Andy(化名)。

那一整天我就象木偶一样听人摆布,也没有什么兴致加入他们的谈话。爸爸,姐夫和Andy都是学工科的,姐夫在一家大型挨踢企业做team leader,李勇是他的部下。爸爸以前在信息产业部,和IT业也沾边,几个人热火朝天讨论这方面的问题。我两眼无光的盯着电视。虽然我以前在国内学的新闻专业,应该干电视这一行,但是我自己却从来不爱看电视。觉得这种快餐文化产品根本就是糊弄大众的,浪费生命。吃完饭,小外甥闹着去外面玩儿,我一跃而起,自告奋勇带他去。妈妈立刻说:“外面路太滑,你带着孩子我不放心。Andy你跟他们一起去行吗?”Andy很爽快的答应了。我有些意外――这个人难道对我这么满意?

带着小外甥,三个人慢慢往家附近的公园走。小外甥才两岁多,走雪地还不是很稳,Andy干脆抱起他来,一会儿举着,一会儿骑着,一会儿跑着,把小孩子乐得直尖叫。我发现他是个很爱孩子的人。听说爱孩子的男人都是好男人。这一个,是吗?

从父母家离开已经是晚上十点,Andy送我。路上,两个人都没有什么话说。我忍不住悄悄拿他和原来的男朋友比较――两个人都很高。前男友1.85,Andy也差不多高。前男友是棱角分明的脸,Andy却是圆圆的娃娃脸,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象高中生一样清纯。前男友很聪明,他信奉言多必失,一般不多话,其实骨子里是个非常幽默的人,我们在一起总是谈不完的天。Andy看上去并不擅长表达,不过清华的高才生,智商肯定没问题。如果我从来没有爱上过别人,如果不是我心里还在想着那个人,这个Andy好象也是不错的选择。可是,至少现在以及可以预见的未来,我的心还容纳不下别人。

但是,因为家里撮合的原因,自从第一次见面以后,我和Andy又见过几次面。他其实是个不错的人。他怕两个人气氛沉闷,就总是带我参加同事或者别的活动,不是大聚餐,K歌,就是打球,滑雪什么的,倒也玩儿的开心。Andy喜欢打网球,当年是全校冠军,还代表学校参加过全国比赛。这样的高手陪我打球,也不知道是我苦命还是他苦命――他的每一个球我都接不着,满场疲于奔命地捡球。无奈,他只好从基本功教起。

就这样又过了两个月。我的生日到了。妈妈特地嘱咐我请Andy回家吃饭。正好是周末,我和Andy相约先去打网球然后一起去我家吃晚饭。我并没有告诉他这是我的生日。庆生和结婚一样,与其说是请客,不如说是收税,被邀请的人难免带着被胁迫的不甘。我不愿意一个生日搞得好象敲诈一般。

但是,上午我一起床,就收到了一个电话。是我原来男朋友打来的。这个时候他已经结婚了。他祝我生日快乐,而且他说最爱的人还是我。他说他很难过,想见我。我当然拒绝了。但是我心里很难过,我心里还是有他。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有事不回去了,然后关了手机。然后我一个人去了湖边,一直呆到天黑,忘了和Andy的约会。晚上我又一个人去了酒吧,去买醉。

失魂落魄的回到公寓已经是半夜11点多。楼下停着Andy的车。看见我过来,他从车里走出来,递过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和他的手机:“生日快乐!给你爸妈打个电话,他们急坏了。”

那天晚上,Andy第一次进了我的公寓,我们聊了很久。我向他和盘托出我和原来男朋友的故事,包括我现在难以取舍的心情。我哭了笑,笑了哭,喝了很多酒,最后迷迷糊糊睡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衣着整齐的睡在床上,Andy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真正是个君子。忍着剧烈的头疼我到楼下厨房觅食,看见Andy贴在冰箱上的条:过量饮酒不利健康,你的藏酒我代为保管。感情的事情,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为难你。如果你打算忘记过去,下午我来接你打球。

我看着他神采飞扬的字,心里有一股暖流。这个人,即使没有爱情,一定也是最好的生活伴侣。也许我应该认真考虑给他一个机会?

后来我们一直见面。2,3个周过去了,又一个周末,我和几个朋友约好出去玩。然后又去酒吧玩。酒足饭饱,众人作鸟兽散,我谢绝了所有人送我的好意――这帮人个个无视法规,酒后驾驶。我可不愿意用命去赌他们的车技。我坐车在中途下了车,然后就想自己走走。走着走着发现自己原来是在Andy住的房子附近。我想既然已经到了,就去找他吧。就拐到了那天去他那里的小路上。路上人烟稀少,我不禁加快了脚步。前面树影下两个人影正在激烈的纠缠亲热,为初春的夜晚凭添一份暧昧。突然,又一个人影飞奔而至,一拳将两个人影中的一人打倒在地:“小子,我警告过你离她远点!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黑暗中那个女孩惊叫:“你们干什么?不要打架!”

倒下的那人站起来,缓缓走过去,对着来人也是一拳。两人在路上扭打在一起。过了片刻,后来的那个人看样子落了下风,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对方还是没有停手之意,继续拳脚相加。女孩有些害怕了,拉着那人的手叫:“住手,住手,你别闯祸!别让人看到报警的!”那人充耳不闻。

我站在路边,震惊的张大了嘴。不仅因为两个男人争风吃醋打架,而是因为他们其中的一个正是我要拜访的人。我忍无可忍,大声喊:“Andy,你给我住手!”

Andy听见我的声音,如同中了定身符咒一般。后来的那个男人赶紧趁机溜走。那个女孩犹豫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也转身走了。半晌,Andy头也不回,慢慢地往前挪动步子。“站住!”我觉得胸中一团怒火在燃烧――耍了我就当没事儿人了?我紧走几步追上他,转到他面前。看到他的脸,我愣住了。他的左颊高高肿起,显然是最先受到攻击的那一拳。右侧额头擦破了,鼻子也在流血。变形的娃娃脸在夜色下看起来简直恐怖。我从包里掏出手绢递给他。他往后退了一步,闷着声音说:“脏。”

“脏个屁!”我发作,“给你你就拿着,唧唧歪歪娘娘腔!”我拽他回去,到了他住的房子门口,他说:“你不用管我,我不想进去。”
  
我们两人站在路边,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很想转身离去,看着他的狼狈样子又于心不忍。“车钥匙拿来,”我叹了口气,伸出手拿过他的车钥匙,他这个样子自然是不能开车的。

我把他带回了我的公寓。我以前受过一些急救培训,身边也备有急救包。Andy的身上多处挂彩。好在天气冷穿得多,主要是面部和手部的皮外伤。不过这几天恐怕就不好见人了。看着我忙忙碌碌,Andy一言不发,神情复杂。处理完毕,我给自己和他各倒了一杯红茶,在他身边坐下。气头已经过去了,看着他的样子实在可怜。但是我还是要问:“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倾诉热线:647-282-2188,416-491-8401,欢迎来电讲述您的故事。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