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追帅哥后记
2006-01-09 18:31:32
来源:星星生活

采访对象:Amy Han
性别:女
个人档案:留学生,2003年夏登陆多伦多,来自中国南方某城市,原在多伦多某college就读,现为约克大学学生。
星星生活记者:薇尘
采访时间:2005年12月18日

(长久以来,我发现一个无奈的现象:凡是快乐故事的主人公都喜欢躲在某处偷偷乐,一定要我去捉他们的迷藏,否则就极少有主动现身的。有些读者朋友总说我的故事太悲情应该多写些积极乐观的东西,其实你们知道吗,每次听到这样的抱怨我都很委屈。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伤心沮丧的人更需要倾诉但却很难找到合适的倾听者,而快乐者则会很容易找到分享的人。大家常说人生苦短,也许我们的生活中苦恼挫折真的多于快乐顺心吧,所以现实中的快乐也许也需要像我寻找快乐主人公一样去自己挖掘吧。

好了,书归正传,现在说说我的2005年底寻找快乐主人公大行动吧。我先是找出所有待采访者的电话,很惭愧有几位的倾诉预约我已经拖了很久了,和他们通电话感觉真是心虚。可是一番电话拨下来,我只能叹气,原因,聪明的你们一定能猜到吧?是的,他们要讲的都是非快乐的心事。摇摇头,打起精神实施B计划:给我认识的一些朋友熟人打电话,因为风闻他们正有好事将近。可是却统统遭到了无情拒绝。

他们的答复无非是以下几种:心情是不错可是没什么可讲的;不想昭告天下;你不是说不写不爆朋友的八卦吗?唉,看来只能报希望于C计划上了。我掏出通讯录开始联络以前的采访对象,期待能挖出些快乐的后续故事。但是又一次发现了问题,速食时代大家的电话号码也换得那么快,很多人已经联系不到了。联系到的几位的状况也是没什么可喜的进展。

直到拨通Amy的电话,一把愉悦的声音传了过来,“嗨,薇尘!”。原来她的手机里还存着我的号码。必须承认,在碰了前面那么多的钉子之后,这让我有点感动。于是,颠颠地被她招去作陪逛,帮她拎袋子。这位大小姐使唤起我来还真不含糊,一副吃定了我的样子。我当然免不了有点愤然,所以忍不住有点不厚道地问她,你对你的帅哥Mike(化名)也像对我一样搞定了吗?她神叨叨地笑看着我不说话,让我有一刻的大喘气,她才安抚般地拍拍我肩膀说,想知道吗?那请我喝咖啡吧。

又被她骗了。就是这么一个鬼怪精灵的女孩。排队买咖啡的时候,扭头看着她占好了座位,甩着她那一头挑染得有点夸张的卷卷毛东张西望,我决定了,无论她的后续故事结局如何,这一期的主角就是她了。

鉴于事隔近半年,所以我先帮大家回顾一下Amy的前期故事:在某个party上她遇到了一位很帅很出色的男生,“小色女”的她当即决定主动进攻。于是制造巧合找到机会表白,可是惨遭拒绝。但是帅哥却不拒绝她做自己的粉丝,所以她每周都会去看他打球,当然“贼心”未死。可惜不久就发现帅哥身边出现了关系亲密的美女,此情此景让我们的Amy战士不由得灰了心想鸣金收兵了。不想这时帅哥却给她打了个暧昧的电话,于是她又有了斗志决心要把帅哥追到底。

那么最后Amy战士是否赢得帅哥归了呢?别急,现在就开讲了。)

上次讲到我有一周没去看Mike(化名)打球,他就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病了。这说明他至少还是想着我的啊,你说我怎么能不高兴?但是你肯定想不到我也没想到的是第二个周我又没能去看成他打球,不是我想欲擒故纵是真的没时间去,因为我在美国的姑姑过来出差顺便看我。

那几天我都陪姑姑住在酒店里。就是他打球那天晚上,我和姑姑在downtown一家中餐馆吃饭竟然就碰到了他,他和他的朋友打完球也正好在那里聚餐。当然他们一起的还有几个女孩子,其中就有他的那个美女朋友,一个老家是台湾的女孩。

其实在那个场合遇到并不是我希望的,因为我在姑姑面前一向比较淑女,而且我也不想被她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然后再告诉我老妈,那我就惨了。所以当时我只是跟Mike很平常的打了个招呼,就和姑姑走到离他们比较远的餐桌。为了控制自己偷看他,我还特意背对着他们那个方向坐着。

我和姑姑边吃边聊很开心,我的胃口一向不错。突然姑姑冲我小声说,喂,注意你的吃相,那个挺帅的男孩子过来了!我转头一看,果然Mike走过来了,原来他们吃完要走了。他礼貌地微笑着和姑姑说再见,对我却只是点点头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姑姑不怀好意、挤眉弄眼地压低声音问我,你和他有什么事?怎么有点古古怪怪的?我马上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反驳道,我和他根本不熟!姑姑“嘘”了一声说,你小声点!我下意识地又转头,发现Mike并没走远。不知道他听到没有?那一刻我真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回到酒店,我还是坐立不安,但是又要极力掩饰着不让姑姑怀疑,真的很难受。终于等到姑姑去洗澡了,我马上拿出手机就摁了那个号码。听到接通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接起电话,说了一声hello就也不说话了。我只好找话题说,问他打球情况怎么样,他淡淡地介绍了两句,感觉没什么兴致。我一个劲地咽口水,心里那个尴尬啊!我说,下个周去看你打球啦。他依然淡淡地应着,哦,好的,谢谢。这个样子谈话根本继续不下去,我只好道声晚安收了线。那晚上失眠了。

等到他们打球那天,我和朋友小B一起过去。前两周我还跟小B说我不会放弃,但是那会儿却没了底气。不知道见到Mike他会有什么反应。结果他就像我们刚开始认识时候一样客气,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沮丧,以至于小B忍不住要出手助我了。她提议那个周六去wonderland玩,我马上说好,别的大部分人也都说好。我听到小B问,Mike,你去吗?我装着满不在乎地看着别处,耳朵却竖得老高,可惜,可惜听到的回答却是,sorry,去不成。

我真是沮丧到冰点了!回家的路上我跟小B说,我也不想去了。小B不客气地给了我一拳,骂我,你争点气好不好?别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暗恋的傻瓜!我知道她说的对。

结果那天我起床晚了,匆匆忙忙洗漱,擦了防晒霜就素面朝天地出了门。临走前看着镜子里灰白的脸色,我自嘲地想,反正他也看不到。但是到了集合地点我惊讶地差点跳起来,他也在那里!当然还有他的美女朋友。不管怎样我还是很兴奋,忍不住看着他笑。

小B却在旁边叹气道,看来上帝都要坏你事,你看你这一脸憔悴。唉,一句话又把我打到了冰点。看看那个台湾女孩神采奕奕顾盼生辉的样子,我也肯定上帝都在搞破坏。

好在我最喜欢游乐场的刺激,到了以后我就开始挑战神经了,那些高刺激系数的项目我都不想错过,以前每次去也都是玩个遍。结果2、3个回合下来其他女生都脸色苍白腿发抖了,都和小B一样打死也不肯再玩了。OK,没问题,那就和男生们玩。但是想不到的是,5、6个回合下来,男生们也大都放弃了。最后到了那个类似于蹦极的项目,谁都不肯和我一起绑在天上吊飞车。有个男生说,哇,你是女生吗?是不是在泰国做了手术?

我侧眼看到那个台湾女孩柔柔弱弱地站在Mike身边正抿着嘴笑,心里越发悲壮,立即决定干脆破罐破摔了,反正已经没形象了,那就玩个痛快!我有点大义凛然地说,那我自己玩。说着就往那边走,突然听到后面有个熟悉的声音说,那我陪你吧。我的心狂跳,是他,他陪我!

我俩被绑在了一起,他看着我问,害怕吗?我想也许我应该说有点怕,但是嘴巴却抢先于大脑地吐出了两个字,不怕。他摇摇头笑了。当在空中被抛下来的时候,我承认自己害怕了,忍不住叫了起来,可是听到耳边他也在叫,我又觉得没什么可怕了。

后来大家又去吃了饭,唱了K。小B悄悄跟我说,你今天表现得可够high啊。我当然知道,已经最糟糕了,豁出去了。

最后,Mike送我们几个回家,台湾女孩提议先送我们,我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Mike没有反对。于是我第一个被送到了家。我坐在椅子上发呆,不想去洗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响了,却是他。他说,你出来。然后就挂了电话。我怔了怔才恍然明白,他在外面!马上“光速”飞了出去。看到他靠着车站在那里,月光如水,而他就象是童话里的王子。

我觉得我想哭。他眼睛亮亮地看着我,我们都不说话,突然他语气很感慨地说,你为什么和别的女孩不同呢!我听了心凉,原来他是要来告诉我这个的,也许他下一句就会说,不要再对我有幻想了。我难过透顶,但是心里有个声音还是提醒自己要有点自尊。就强忍住眼泪说,嗯,也许我真是个男人变的。他的脸突然凑过来,我看到他皱着眉很无奈的样子,然后听到他说,你听不出来我是在说好感的话吗?

我的呼吸停止了。他说什么?他刚才说了什么?这次我的嘴巴还真是听话,它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你可不可以再说一遍?我听到轻轻的一笑,然后两片温润柔软的东西就贴上了我的嘴唇……

(听到这里,我想大家都和我一样舒了口气,笑了。还真是个美好的场景呀。我告诉自己之前做的“三陪”还是值得的。站起身又去给她买了杯咖啡,心里琢磨着接下来我应该可以提出亲眼“观光”一下她的极品帅哥了。她接过咖啡,却给了我一个小狐狸一般的笑容,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妙。果然,她很快收了笑容,看着她的咖啡杯说,这不是结局。语气闷闷的,闷闷的。)

那天以后,我似乎把他追到了。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我们和别的情侣没什么不同。但是,在别人面前,他对我却是和原来一样。当我在篮球场第一次想握他手的时候,他轻轻闪开了。你难以想象我那一刻的失落迷茫。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但是我不敢问他,我怕听到答案,不会有好的答案。

我只能装作不在乎,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因为在人后他似乎真的很喜欢我。我只想着这一点就可以了,不是吗?

我那时候已经收到了约克大学的offer,本来已经不做别的打算了。可是,8月中旬却又多了个选择,滑铁卢大学也给我offer了。其实对于我来说,后者更有吸引力。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如果你留下来我虽然也不能保证什么,但是如果你离开了我想我们肯定只能分手。

我知道他说的话是大多数人的心里话,我能够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我不能接受他就这样把它直白地说了出来。我觉得自己很可悲,一句问话终于脱口而出:你是不是觉得和我谈恋爱很没面子?他摇摇头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想,不是这样的,你也不差,只是我还没最后想好。然后他看着我一字一字地说,给,我,时,间。我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真诚。于是我忘了之前的不快,选择了约克大学。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似乎还是没有想好。我的自尊却在一步步地质问自己,我在追求什么?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被别人送去法庭听候宣判?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爱情吗?我突然对之前的一切信念产生怀疑。

终于,我对他说,分手吧。那一刻他表现出极大的不舍,我相信那是真的。但是我不想再重复的等待。我能感觉到他心里有个很深的烙印,因为那个所以他不能完全接受我。我想抚平它,我想帮他疗伤,可是他却死死捂住不肯让我碰触那里。所以,我真的无能为力。

完全的无能为力。这一次是真的放弃了。

倾诉热线:647-282-2188,416-491-8401,欢迎来电讲述您的故事。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