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落入凡间的艺术精灵
2006-03-16 23:08:37
来源:星星生活

采访对象:Zoe Zhao
星星生活记者:宛星

最先认识Zoe是看她写的室内设计专栏,以及一段关于她的介绍: Zoe Zhao,毕业于加拿大著名大学视觉艺术专业,目前在多伦多开设一家ZOEIT INC房屋销售设计公司,致力于多伦多华人房屋的升级升值事业……

正在好奇于她这个独特职业的时候,在网上看到了她的作品专辑,除了“饰家系列”之外,让人惊奇的是她的“心无卦碍系列”,收集了不少游记散文,文笔非常有灵气。其中《你应该去欧洲》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让我产生了采访这个女孩的冲动――瑞士的美,美得让我沉思:本来只有山的一个小国家,竟然可以被装点发展得如此有魅力,是怎样的民族力量?是怎样的政府!中国不只有山,还有沙漠;不只有海洋,还有盐水湖;不只有绿色,还有精致的园林……中国完全不比这里逊色!不是我们没有资源,而是我们是如何在保护和利用资源?!每一个看到眼前美景的时刻,我的心底都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中国也可以这么美!

随性追梦、向往自由、醉心艺术、热爱祖国……这个奇特的个性组合终于在我们畅谈的时候,那么具体地落实在这个魅力女孩的身上。

跟着感觉走改学视觉艺术

我生在四川,长在兰州。2001年移民的时候,带着托福、GRE成绩来,理所当然就想到要读书,因为也是刚毕业不久。在国内,我学的是服装设计,属于工程类,我也是作为工程师这样出来的。

当时,很多学校都给我寄来OFFER,比如麦克马斯特大学等,但我骨子里面就是比较好玩的类型,我一看温莎最远,离美国最近,就选了它。

不过,我最初的选择也有点随大流。只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学会计的料,觉得计算机专业还算OK,毕竟跟工程类沾点边。可是去温莎几周后,越读越唯心,看到学校其他的专业后,发现自己还是比较喜欢艺术类。我就想:我已经来到加拿大这么自由的国度了,为什么还不能去自由地追求自己喜欢的专业呢?

当时跟朋友讨论转专业的时候,朋友都说我疯了。在一般人眼里,学艺术给人地感觉是不脚踏实地,是那种出来之后饿死没饭吃的。但幸运的是,我打电话回国咨询妈妈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就算再热门的东西,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也不会做得很好的。我支持你,你就拿出全部热情去做吧!”听了我妈的话,我马上就转去视觉艺术专业了。

其实我来的时候,准备也挺齐备的。我带了很多我的绘画作品,我从小就开始习画,画水粉、速描等,就是没有画过油画。来大学读的服装工程,也和绘画沾了点边。所以,我的美术根底还是一直在那里。

我转专业的那个时候,由于拿了作品,学校还免了不少学分,很多技术课就不用学了。我学了不同种类的艺术历、绘画(包括油画)、还有媒体方面比如VIDEO、平面媒体的制作,以及摄影等。其中艺术史是最难的,讲的都是很专业的东西,需要我们在课后读很多东西,基本每次考试都有一半学生过不了。不过,我很奇怪,这个课总共有四门,我全都是一次过。听老师说,我是这里唯一一个艺术史能够一次过的中国人。

除了艺术史,其他的课程都是比较好玩的,学校气氛非常自由,非常鼓励我们的创新意识。有一点让我记忆深刻,我想也是艺术教学的精髓所在。画油画的时候,有一堂课,以前没有太接触过油画,当时画的时候,就在那里构思,觉得应该慎重一点。没想到,我的老师,一个白胡子的德国老头,他很和蔼地问我:“Zoe,你为什么还不画?”我说我想再考虑一下,我怕画得不好,他很惊讶地望着我,很认真地说:“你要记得,在艺术的创作上面,永远不要用BAD这个词。”他的意思是,你一定要尽量表现你自己所要表现的东西,即使你表现得不好,那也只能是BAD ART,当那也是ART。

真的,艺术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我上西方的建筑史课,每次都有沉醉的感觉,到现在为止,让我产生沉醉感觉的就只有两次,上次是观摩西安碑林。

毕业后走了很多地方:美国,加拿大东部,简直是玩疯了,其实学校也很鼓励大家多走一些地方。回来后,老师推荐一些同学去北美Top5的视觉媒体学校进修多媒体专业。我是唯一一个被录取的。那是一个难忘的经历,就是因为过程非常的辛苦,学到的技巧比较多,基本是把视觉的东西转换到电脑上去。这个研究生课程,让我的一些想法更成熟了,很想把一些东方的东西更多地展示给西方。我当时做了很多作品,也尽量去实现我这个想法,老师也蛮赞赏的。

由云端落到房屋销售包装

我不知道多少人一开始就目标明确,我走到做房屋销售包装,是一个逐渐摸索、最后明朗的过程。

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是做一些网络上的东西,比如网站呀,网络动画,网络游戏。这些你可以在我的主网站www.zoe.com上看到,但说实在的,我现在不是很喜欢这些东西。很费眼睛,而且做得腰酸背痛,很辛苦。

后来拿了公民,就回国旅游了一圈。后来又去了欧洲,还去了埃及,觉得文化的对比很强烈。再想到未来的方向时,就有一个综合的想法。我的很多西人同学,现在有做网站的,有在艺术馆的,而我发现,作为移民,我很独特,但是我的这种跨越文化的东西,也正是我的优势。也许我会最终找到一个切入点,做一些文化艺术传播和融合方面的工作。

在多伦多定下来后,我一度打算买房子。在跟地产经纪接触的过程中,从他们那里了解了很多关于多伦多房地产市场的情况。当时我的那个经纪需要一个网站,我就说我可以帮他们设计一下,于是大家聊得更多。他们知道我学视觉艺术,就建议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做些事情,多出去跑一跑。

渐渐地,我开始明确了自己地方向:HomeStaging。很多人不太了解这个职业。在北美房地产市场, HomeStaging (或HomeFluffing),就是专门对房屋进行销售包装。与室内设计不同的是,房屋销售包装只设计即将出售的房屋,而不是新房。通过房屋清理、家具布局、饰品摆放等等专业有效的手段使房屋更符合市场需要、更符合买主需求,从而更快更好的脱手。

基于这个定位,我找到多伦多一个非常有名的房屋销售包装设计师,向这位白人拜师,成为他的第一个中国学生,受益匪浅。然后今年初开始,我开始为报纸写专栏。上个月在CNE举行的多伦多2006年室内设计展,我作为为数不多的中国人之一也参加了,回来后写了一些专题。从内心里,我希望中国人不仅在民族上,还是文化上,都能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这个过程中,我接触了一些房屋买卖,特别是华人的房屋买卖,有很多感慨。西人在卖房子之前,普遍都要把房子包装一下,就好像把女儿打扮好出嫁一样,而中国人则认为房子卖掉就不是我的,我为什么要再花钱?

我能够理解。房屋销售包装在美国加州有15年历史,在加拿大还是个比较新的名词,对加拿大的华人来说,有这个意识的更少。其实,说白了,你卖房子的时候,你的房子成了商品,你应该有一些MARKETING方面的工作要做。房屋销售包装就是帮人做这个工作的,而且非常简单、经济,可能花费2%房屋售价来做房屋销售包装,可以使房屋售价提高5%。有关信息,可上我的网站查看:http://www.zoeit.com/homeredesign/redesign.htm

在北美传播中国的文化艺术

中国人比较注重房屋的功能维护,比如说,所有能用的东西都能用,下水能通,他就觉得挺好的了,但是这边的人,对房屋的要求已经不仅是功能上,已经上升到艺术审美这个层次。当然,也有一些中国人开始注重房屋的装饰艺术这一块,但是在审美的角度上和这边还是有一定的差别。

举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也是我在做房屋销售包装时经常遇到的情形。中国人做饭是一个非常庞大而复杂的工序,厨房里通常有太多的炊具、餐具和调料瓶罐等等。有一个客户在卖房期间,我走进她家的厨房,看到很多东西都摆在灶台上,显得非常零乱和不卫生,我就对她说: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吧!她说:那我平时还要做饭怎么办?我就笑着对她说:做饭的时候再拿出来呀!最后,我帮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橱柜中。马上,厨房的空间显得很大,而且很干净。

我经常提醒客户,厨房和厕所对西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两个地方,非常私人、非常放松,所以,往往比别的地方更加讲究。从今年的室内设计展也可以看得出来,未来多功能的厨房是大势所驱――集准备食物、家务、进餐和娱乐于一体。因此有电视和网络的冰箱已经问世,用手机和电脑控制的厨具也将节省操作时间。而且,越来越多的颜色开始在厨房出现……所以,仅仅要求干净和整洁,已经是最低的要求了。

但是,我发现很多找我的客户在房屋销售包装方面意识不强,问得最多的,还是:我买了新房,你能不能来帮我看一下?应该买怎样的家俱?应该怎样布置?

当然,如果市场有这个需要的话,我也很乐于去做。其实卖屋前的房屋升级升值和买房后的家居装饰,对于我们做设计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技术上的差别,只是考虑的角度变了,前者考虑的是潜在买主的审美需求,后者考虑的是屋主自己的审美喜好。我只要转换一下就行了。目前来说,我的客户以后者居多,他们要么是布置新房,要么是改变旧格局。

一般,客户要求我重新包装,我会让他先告诉我他的需求和想达到的效果。然后,具体到每个不同的房间和功能区间,我主要在布局、色彩和风格上面给他DESIGN,并给他出一个他能够看懂的效果图性质的东西。当然,客户通过之后,如果他愿意,他也可以把采购的工作也交给我。我们做设计的,这样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专业的SHOPPING,绝不轻松。

我做过几个高级CONDO的室内设计包装,是整个交给我做的。基本上,大家做到最后,都会觉得全部交给我,更省心。有些家俱饰品要刻意搭配的话,不难,但要真的去买来,还真不容易。而且,我去买的话,可以拿到一个DESIGNER DISCOUNT。我会跟我的客户一起来享受这个优惠。

总的来说,我侧重在设计和家居布局上面,如果房间的地板或者地砖要配合设计的要求,或者墙面要刷什么颜色的涂料,这些属于装修的范畴,我会帮客户找装修公司,或者客户自己找人做。毕竟,我做的这个和装修是属于两个有分别的专业。

然后,具体在房屋销售包装的时候,我通常和客户一起来做,因为我的费用是按小时来计算的。家俱怎么摆放,装饰品如何张挂,一起来做,是一个非常细致的工作。通常,等我走的时候,房屋已经是一个READY SHOW了。

总的来说,我特别希望在房屋销售包装这一块,尽量去宣扬中国的文化艺术。也许一开始,我的这个想法能体现在它所创在的经济价值上,比如房子能够卖得更快更好,更符合这边市场的口味。但我相信,随着以后中国的发展,随着加拿大人对中国的进一步了解,将来我在向西人市场发展的时候,我会给他们带去更多的中国文化艺术的设计元素。现在,西人使用带有东方设计的东西也蛮多的,但也停留在某个层次。很多他们眼中所谓的东方文化、东方设计,好多都是日本的。这是最让我生气的地方。

我虽然好玩,喜欢旅游,喜欢自由自在,但我还是摆脱不了这个自己强加给自己的使命感。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