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北美公司内部权力角逐
2006-04-07 00:38:59
来源:星星生活

跟于先生的访谈很有意思,他一开始的观点似乎有点偏激:对于新移民来说,不要轻易踏入管理层。而后,随着谈话的深入,我才慢慢明白于先生对新移民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进入北美公司管理层的一番良苦忠告……

采访对象:于生
星星生活记者:宛星

于先生在看过星星生活一篇文章后,给编辑部打来电话,诉说对那篇讲述北美公司内部权力争斗的故事的看法。

于先生为儿子,年近50移民加拿大,几经波折,虽然英文蹩脚,但凭着过硬的技术,在一家北美大公司扎下根来,从事机械维修工作。曾升任SUPERVISOR的他对北美公司内部复杂的权力角力窥见一斑,并有自己的一番思考和总结。

跟于先生的访谈很有意思,他一开始的观点似乎有点偏激:对于新移民来说,不要轻易踏入管理层。而后,随着谈话的深入,我才慢慢明白于先生对新移民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进入北美公司管理层的一番良苦忠告……

于先生现已年过半百,但依然目光炯炯,情绪乐观。他透露自己一年前虽然主动辞去SUPERVISOR一职,以保饭碗,但现在跟经理的关系处得很好。“如果老板看重我,我想再进入管理层的话,我不会去做那个有名无权的副职,我要跟老板签合同,做GENERAL MANAGER!”

我现在工作的这家公司,主要生产洗涤用品,最早生产罐装漂渍液(BLEACH)、洗洁精等。近年,生产COLOGATE(高露洁)的那个北美老牌企业有一种软化剂的品牌FLEECY经营不下去,公司买来这个品牌的加工权,这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北美品牌。公司近五六年迅速膨胀,一下买了20几家工厂。老板好像是意大利人。

我在公司其中一家工厂工作,职务是技工,专门从事机器设备的维修,英文称呼是MECHANIC。当然,我有自己的工会。

1、不要老窝在一个地方

现在的新移民,动手能力差,很难适应这种工作,而像我们这种过去上过山、下过乡的人来说,应付起来比较轻松。

我在国内16岁参加工作,是老三届。第一份工作是锻工,后来做过模具,后来做技工,前后一共做了10年。后来考大学,学的是工业自动化。毕业后出来搞自动控制,然后自学电脑,又搞了一段电脑。移民前,在国内是华东电脑公司系统集成部的经理,华东电脑是一个上市公司。

出国主要是为了儿子,2001年,儿子高中毕业后,想读医学。我们一家三口就移民了。儿子比较争气,参加加拿大物理、化学、数学、生物的竞赛,都拿到前60名。所以,第一年就拿到多大奖学金2万5千。

我儿子读书很顺利,我找工作可不顺利。

我其实有三个方向:电脑、自动化控制、工业技工。但我不可能去做电脑,因为我已经50岁的人了;后两者都和企业有关,所以我一来就找企业打工。我的英文不好,LINK考试,我的听力连2级都过不了。所以就打了一年多的华人老板工。现在想想,我这步棋是走错了。

所以,在讲我的求职故事之前,我想表达的第一个观点是:新移民刚来加拿大,千万别因为英文不好就往华人公司退。

为什么?你在华人公司打工,还不如在国内打工。既不能提高英文水平,又不能了解当地文化。

我工作的第一家公司是一个生产数字控制机床(简称CNC)的华人公司。后来经人介绍,到一家犹太人的装配液压泵的工厂工作,主要做装配,3个月后就离开了。后来又到一家生产CNC的西人工厂打工,很多中国人曾经在里面打过工。又做了3个月。有一个国内来的高级工程师,现在还在那里做。

所以,根据我自己的经验,我的第二个观点是,在加拿大来,不要老窝在一个地方,没有发展。

这个西人公司工资高一些,但是,让我失望的是,这个企业也和华人公司一样,规模小,家族管理。有人说,在加拿大不能和SUPERVISOR搞坏关系,偏偏我就犯了忌。我发现只要老板不在,SUPERVISOR一定会偷懒,搞得我很不爽。最后终于被炒了。

第四家是ABC GROUP,是多伦多比较大的一家塑料制品行业比较大的公司,主要做汽车零件,做LABOUR。技工还不是一进去就能做的。打了大概2个多月,在圣诞节前,公司把我和另外一个中国人裁掉了。这是一家大企业,我的感觉是,中国人在大企业里面,很少有人做到管理层。主要是印度人在里面做管理。

回来后找了另外一家企业,也是大企业,有5、6家厂,是一个介于一级、二级供应商之间的汽车零件生产厂家。做了10个月。当中去考了一个工业技工(INDUSTRY MECHANIC)的执照。我知道在加拿大要从事技工行业,一定要有执照,以前没有人教这个,大约是2003年的年初,出来了第一个教技工执照的,我们叫他何老师。何老师帮了不少人。

我是4月分去学执照的,很辛苦,每天要打12、13个小时的工,然后早上去上课,花了三个月时间把执照考下来。主要是学习这一行的英文专业术语。如果是考中文的话,我根本不用学。

然后,有了执照,我就辞职,去找到了现在的这份工洗涤用品公司。

2、英文不好怎样面试

这里要讲的是我的第三个观点:在英文不好的情况下,怎样面试。

当然,这里面有我的努力争取,也有一部分是运气。

我的运气比较好,我们部门的经理是个移民,南斯拉夫过来的。他自己是移民,所以他知道我们的弱点,知道我们的能力。他录用了我。但是我们的总经理(GENERAL MANAGER)他要再面试我,我觉得他不太想要我。为什么?我的简历上写得很清楚,我的技能没有问题,但我的英文不好。他知道我英文不好,还要面试,不是明摆着要淘汰我吗?

我早上7点钟去的,去之前,我临时手写了一份自我介绍,介绍我的工作能力、性格、特长,主要担心我讲不清楚,就可以给他看。面试的时候,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我说我听不懂,请你慢曼说,他就慢慢说,我就慢慢答。为了怕他听不懂我,我就把手上那份自我介绍递给他,跟他解释如果我表达得不清楚,你可以看我的书面介绍。他拿过去看,看完后,他没有说什么。自始至终,我强调了一点:我敢保证,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一定是你公司最好的MECHANIC,我的英语能力也会提高。我想,他应该收到这个信息了。

就这样,我通过总经理这一关了。

这个总经理在多伦多地区要管理两个厂,两座楼,隔着一条铁路,有东西两个车间,我在东边做。

哪知道,东边这边的生产部经理(PLANT MANAGER)不喜欢我,因为我英文不好,要解雇我,并发EMAIL给总经理,而总经理也同意了。当初招我进来的那个南斯拉夫的MECHANIC MANAGER比较同情我,为我争取了三周的时间,让我赶快找工作。

我当时也不是很意外,你想,如果我自己是经理,叫你去做什么,修什么,说了半天你弄不懂,还一定要带着你到那台机器前,指着某个地方说,你来修。那的确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谁希望自己的手下是一个聋子?

不过,这个世界上真有运气一说。我们这个总经理上面还有老板,是总公司的副总,是管理整个企业的生产制造的。正巧,这个副总下我们车间来加班,让我给碰上了。他呢,觉得我倒很好的。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他让我做的事,我马上就能找到问题,并且马上处理好。

他觉得我很好,就让我留下了,反而把那个生产部经理给辞了。

不过这个副总也不顺利,我从2003年他把我留下后,一直工作至今,而他却在2004年的一次人事变迁中,被总公司炒掉了。我想是因为他在公司工作的时间太长了。这个副总原来是可口可乐公司的一个工程师,是意大利移民。听说他在公司干了10年,整个公司由当初手工作坊式的企业到现在自动化程度很高的现代企业,一连收购了很多工厂,一手操纵都是他。

3、退出北美复杂的权力角力

就这样,在一波三折之后,我留下了。三个月之后转正,受到工会的保护;一年后,公司提拔我做SUPERVISOR。

那时候,整个企业的人事变动都挺大的,当初我进厂时的那些领导都换了。新来的总经理不喜欢这个南斯拉夫的MECHANIC MANAGER,炒了他。他走后,由他下面的SUPERVISOR坐他原来的那个位置,然后让我当SUPERVISOR。北美企业管理层的斗争和人际关系是很复杂的,一点不亚于中国。

我做了四个月的SUPERVISOR之后,就把这个职务辞掉了。

所以,我要说的第四个观点是:对于新移民来说,即使你有几年的工作经验,也不要轻易踏入管理层。

不过,我的英文程度现在提高了很多。听,百分之七八十应该可以听懂;说,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这全要归功于当SUPERVISOR期间的锻炼。那段时间,我要跟工人打交道,跟生产线打交道,要跟经理打交道,要跟我的往来单位打交道,因为我要订货。

以我的年龄来说,我接受新鲜事物还是很快的。我总觉得人要不停改造自己,去适应这个社会。

但是,当SUPERVISOR,即使一个那么小的职位,也被牵扯到北美管理层很复杂的角力中。我们新移民到加拿大以后,像我是比较讨厌国内复杂的人际关系,但我到了这边的大企业,我发现跟国内是完全一样的。

我在做SUPERVISOR的时候,每天早上九点开会,每天的生产计划出来之后,经常发现出错。20几个厂的大公司,招进来的经理的水平都非常差。为什么?我觉得是因为他们同种同文化,英文比较好,要么从欧洲过来,或者是土生土长。而对于新移民来说,如果你加入了管理层,但跟他们不是同一个种族和同一个文化,加上语言表达的障碍,是不可能跟他们有深层次的交流的。

如果换了一个经理,如果他的亲戚需要我这个位置的话,或者如果他不喜欢我的话,他可以不要任何理由,让我回家。而管理层是不受工会保护的。那个副总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哪个领导上台,一样就要把各个岗位换上他自己的人。

中国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拿人钱财,替人分忧。我作为SUPERVISOR,在经理手下,很多事看得比较清楚。中国的经理是玩政府的钱,这边的经理是玩老板的钱。我们懂技术,他在那里玩老板的钱,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除非跟他们同流合污,或者眼见而心不烦,否则,你的位置就坐不稳。

偏偏我做不到这一点,也许我们搞技术的人,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这边的经理怎么玩老板的钱,说起来跟国内一样。比如他叫自己的亲戚朋友过来帮公司做事,但是很明显事情没有做好,他自己也知道。你本来应该管,但你过问多了,他就不开心。或者有些新设备明明不需要,他一定要从他的朋友那里定货。同样是一台电动机,我随便去问问两家公司,大概300元,他去订回来,就要400元。

现在,我做回工人,受工会的保护,反而安心了。因为他没有权利辞退我。

只有两种情况工会保护不了我,一种是我违反了公司的章程,拿到三次公司的警告;或者我偷窃公司的财物,一次就炒鱿鱼。

4、新移民在新兴公司有机会

不过,偷了东西不被炒的特例,在我们公司也有。

这种微妙的东西,用中文来说,是权力平衡。比如说,一个SUPERVISOR抓到一个偷东西的人,这个SUPERVISOR有权炒这个偷东西的人,但是SUPERVISOR上面的经理跟SUPERVISOR有矛盾,那么这个经理不让SUPERVISOR炒这个工人。那么这个偷东西的人碰到一个很好的运气,经理不让炒 ,SUPERVISOR就要走了。而经理的目的就是让这个SUPERVISOR走。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所有的管理层都不受工会保护的。管理层有权跟老板打交道,知道老板的EMAIL,我也有老板的EMAIL,但是管理层是官官相护的,保护既得利益的。你要是发现上司的问题,是那种较严重的,有凭有据的事件,汇报给老板,也要由老板最后拍板炒不炒这个人,如果老板不炒这个人,而且你还要在这个人手下工作,你的日子不是很难过吗?

我,作为一个新移民,不可能跟这些管理层的人有什么私下的交情,最多就是平时上班时打个招呼。所以我辞掉这个SUPERVISOR的职务,这是一种很安全的做法。

而且,这丝毫不能影响我的收入,作为工人,我的收入只会更高。做SUPERVISOR,一年最多也就五六万,有时候也需要加班,但是他们管理层是没有加班工资的。说出来不要吓一跳,有可能,我们厂的经理的工资都没有我高。

我现在的时薪是26元。周末加班每小时38元。每年还要增加一个百分比,去年加了一元,今年加了5毛。

我的职位是机械维修技工。如果要打比方的话,我们机械维修技工是家庭医生,一个聪明的老板在招人的时候,就应该按照这个标准来招人。老板招我们,等于是把工厂所有的机器设备交到我们手里,由我们来诊断、维护和治疗,等于是把这些机器设备的生命长短都交到我们手里。而机器和生产设备是工厂很大的一个投资。你修得好,机器得利用率就高,国内叫设备完好率。按照我在国内的标准,我现在工厂的设备完好率连80%都达不到。这个公司发展太迅速,招进来的人水平很差,根本都不懂管理。我在做SUPERVISOR期间,接触过很多文件,但没有发现有这方面的考核和管理。

所以,这种管理不是很完善、但发展很迅速的新兴公司,对有管理能力的新移民来说,是个机会。这个时候,老板需要用人,你又能从底层做起,彻底了解企业的状况和发展方向,而且你能跟老板直接对话,那么你可以往管理层走。我知道西厂那边,有一个西班亚裔的南美人,从底层LABOUR工,一层层做到生产部经理。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