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那么久你变了没有(中)
2007-06-20 06:14:4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芙郎)“走了这么久你变了没有,是否脆弱的泪水还不轻易的流;走了这么久你变了没有,有没有找到你说过的自由。” 本已稳定安然的生活,就让移民这件事情给改变了,接下来的,是全然迥异的经历。然而,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不是孩童,对陌生的一切充满愉悦的惊喜,伴随移民的,更多的似乎是种种忐忑,踌躇和迷惑,连同,这些见微知著的变化,这些或悲凉或可爱或有趣的变化。

人物:Mike,男,35岁,来加拿大5年。

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临街的一个书桌拉回车库,他蓦然发现在角落里已经停放着一个。他使劲地想了想,不知道那个已经落满尘土的大家伙是什么时候捡回家里来的。摸摸头,他有些无奈地笑了。

“每次我捡回来一件东西,妻子就要和我吵一顿。说我费劲捡这些没有用的破烂干什么,根本用不上。我说现在用不上不一定以后用不上,都是挺好挺新的东西。那个时候,妻子就抢白我说,在国内打折的东西都不买,说减价了就有问题,便宜哪里有好货。”

妻子想买一个梳妆台,他却舍不得家里那张古董一样的大柜子。

“我还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刚刚从第一个房东那里搬出来,自己租房子住。除了一个小小的书架,几个大纸箱,还有房东送的一个床垫,什么家当也没有。等收拾好了,家里真的是地方大,大的空空荡荡。”

那是移民来的第二年,他们仿佛已经养成了一个喜欢,只要看到街前门前堆放弃置的家具 物品,都要上前挑拣一番,要是恰好能捡到几件还算完整并且自己合用的,心情就特别的好。

“就在我们租住的公寓楼底下,周末有人搬家,我们一看竟有一个大家伙给放在垃圾台边。赶忙上前一看,像是梳妆台的样子,老式的家具,很大很实在,除了有些灰尘其余都还好,镜子竟也是完好的。我们像是捡了个大便宜似的,忙不迭搬回家,实在是累坏了。一回到家,妻子就开始打扫起来,擦去灰尘,走远几步仔细打量,还真的越看越顺眼。”

这些原本不知道属于谁家的玩艺,因着缘分来到自己家里,朝夕相处日夜相对,真的好似忘记了它们隐晦不明的过去,而饱含感情地放到了自己的心里。Mike说,不花钱的东西一样好,那不就是用普通的价格淘到名牌货时候的心情一样吗? 双倍的开心。

“ 妻子却不喜欢,说这怎么想都是别人的东西,是二手的。”

于是,在一年前,他们买了房子之后,她要全部买新的。

“陆陆续续扔了不少东西,第二天就不知道被谁又捡了去,应该还是在我们这一栋公寓里吧。一些大件的还需要用的留下来,妻子说也是暂时留下来,搬家不久,首先就换了床,然后是电视柜电脑桌还有书架什么的。我心里却有些不舒服,用的好好的,还非要花钱买。我们扔出去的一些小家具,不等收垃圾的来就已经被人捡走,甚至有一个是让一个朋友拉走,听说我们要仍,他们说那么好的东西,他们要。还真的就开车来拉走了,给他们孩子做储物柜。前一阵子,在朋友家的地下室里看到那个柜子,上面已经贴上了孩子们喜欢的卡通图画,上面盖着一块色彩缤纷的布,很好看。我还记得这个小柜子是我坐公共汽车带回来的。”

只要走出家门,他说自己就仿佛一只训练有素的猎犬,有着高度灵敏的嗅觉,搜索着楼前街角的弃置物。

“看见合适的,就想捡回家。有一次捡到一个大桌子,就是有一个桌腿掉了,回家来找到一个以前桌子腿接上,还真的很合适。桌子很大,儿子在上面写写画画的挺好,他的东西本来就多就杂。妻子想给儿子换,儿子却不乐意,这才将我捡回来的家当堂堂正正地放到了屋子里,其它的就只能放在车库和没有装修的地下室里。”

妻子着急的时候会说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经她提醒,我似乎还真的忘了。刚刚移民来的时候,连房东提供的床垫都不想要,想自己买,后来实在是在一个床垫就上千加币的现实面前却步。也觉得租的房子就不要那么讲究了,就这样捡东西把家里的家当制备齐了。当时,还觉得自己特别好运,能在近处就找到合适的。”

没有料到的是,这竟成了他的习惯。即便在买了房子有了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家之后,他,还是到处寻摸着捡东西。

“其实,我捡的都不破,都还是挺好的。大多数的移民都是从捡东西或者朋友给的旧东西过来的,也没有什么丢人的。”

他说比起妻子来,他的心态更健康一些。

“前一阵子,有一个移民十年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年纪大一些了,买了Condo住,以前的大餐桌放不下,记得上次来我们家里做客看到我们的餐桌挺小的,问我们需不需要。我刚要说需要,妻子做了手势,她正张罗着要买一个大餐桌。我说不用谢谢,他们却还在说餐桌挺新,买一个还挺贵的之类。”

人的想法怎么就那么的不一样呢?或许,只能说在移民这样的生活经历之下,他变了,而妻子没有变。

“妻子说我变得很委琐小气,爱占小便宜。有时候我也不知道她说的对还是不对。我想这可能或许是我的本性,只是在国内没有这样还行的东西可以捡的,要是有,说不定我还真的会去。”

人物:Jenny,女,32岁,来加拿大4年。

即便是走出家门到几十米之外的菜市场买几根葱,她都要花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梳洗打扮,要求自己从头到脚的完美。

“有人说我是刻意的人,我想骨子里我是在意别人的眼光。无论是熟悉的人还是陌生的人。”

又或许这种时时刻刻都对容貌外表紧张在意的心情,追根溯源是几年前的一次预料之外的约会。

“正一身闲散地在街上走着,一个自己喜欢的男生给我电话,问了我在哪里之后,他说他就在附近,马上就过来见我。那天的我没有化妆,一身肥大的休闲装,头发好像也乱着吧,他见了我,还真的有一些诧异,虽然那天聊得也还算愉快,但接下来他的电话就越来越少。我想他一定是在意了。”

看过一个偶像剧说,女人随时都要把自己好好看看地准备着,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见他。

“自那以后,我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只要出门,就要化妆,衣服更要穿得得体妥贴。其实我知道有些人暗地里说我做作,说我清高不和群,说我紧张不放松。但我真的在意。”

尽管她再也没有在心仪的男子面前素面朝天,保持着无懈可击的妆容发型衣着,她还是没有赢得他的心。虽然时过境迁,她也无法向他确认,失去他只是因为那一次灰头土脸的不期而遇。

“他结婚的时候邀请我去,精心打扮了一番,也顾不上会不会喧宾夺主。可是见了新娘,还是觉得她精致的装扮胜我三分,或许,无论在他的心里,我已经定格在那个下午,再也无法改变。心情很是灰败,本来只是动议的移民马上就提上了日程。”

她的出发没有其他更加宏大的构图,她只是想将灰败的自己遗忘在中国。新的国家里,没有认识自己的人,关于自己的一切,都可以由自己随心所欲的描画。

“我也听说加拿大这里几乎穿不上什么正装,一来是移民刚来都做labour工,再者老外好像都讲休闲。尽管如此,我大部分还是带正装,休闲装也是精致有型的,自然,还有化妆品。”

离开中国的时候,她28岁,刚刚在心底真正结束了一场独角戏单相思的恋爱。她说自己的心态有些苍老没有自信,她不相信自己的面庞还经得起仔细的端详。

“本来就说不上漂亮,不化妆就更不好看了。随时随地,我都期待一次真正的恋爱。为了使我的好衣服有用武之地,来到加拿大之后,我没有打算找工厂的工作,而是准备找一些文职的工作或者销售的工作,这样在办公室里或者见客户,我能用的上我的好衣服。”

果然,在最初的时间里,她精致的装扮赢得许多人赞许的眼神。

“他们说我是一个有自信的人。比较正式的专业的装扮,也让我的工作开展得挺顺利。虽然有的时候我觉得高跟鞋有些累,衣服有些不够舒服,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她觉得这样一丝不苟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她丝毫没有察觉自己逐渐庞大的改变。直到有一天,在MSN聊天的时候,远在中国的他提醒了她。

“他说看到我现在这么轻松很开心,我问他怎么轻松,他说他在视频里看到没有化妆穿着棉布衬衫的我,那么舒服那么放松。他说我总是穿得一本正经总是化着无懈可击的妆,给人的感觉却很僵硬紧张。看到我今天能自己脱下盔甲,很开心。”

她也终于有了勇气问起他,失去是不是因为她素面朝天的样子。

“他说不是。其实,来到加拿大之后,我也渐渐知道了答案。那个无时不刻整个身体包括脸庞都包裹在紧张里的自己实在是不可爱的。在加拿大,我随处看见席地而坐的人,以前我就连坐在椅子上都要小心谨慎怕弄折了衣服,我还看见偏爱休闲装的中国人和老外,大家的整个身心都那么轻松。有人告诉我,在这里没有人在意你的衣着,也没有人攀比穿戴,重要的是自己舒服。在一段小心翼翼的探看之后,我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各种款式的高跟鞋很久没有穿了,她最喜欢穿着那双软底白色休闲运动鞋,更没有煞费苦心地去收拾各样发型,拉直了之后,就扎一个马尾辫,唯一坚持的化妆就是睫毛膏和口红。

“同样是化妆,心态完全不一样了。这些只是为了让自己更有朝气一些。”

来到加拿大之后,两年精致打扮得自己并没有赢得她心目中的爱情。

“我想我给他们的感觉并不真实,也过于紧张,像一个假人。”

可能真的是累了,她有意无意地放松了下来,原本以为是一次堕落,谁知却回到了本真。

“一年前,我恋爱了,真的。他说,喜欢我的朴素。”

有的时候,所谓改变,只是做回原来的自己。无论这原来的自己是否足够讨喜和可爱,至少他们都觉得舒坦了,无论内心的平实或者身体的放松。做本真的自己,真的最轻松最容易最快乐。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