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同屋住 相煎何太急
2007-07-31 09:32:14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芙郎) 移民初期,租房子,稳定下来,还是租房子。虽然先租别人的房子住,然后出租自己的房间给别人住,他们都变化着位置经历着房东与房客之间的种种无奈,甚至语言和肢体上的冲突。这些移民生活中的不快乐似乎并没有随着岁月经过而 淡忘,反倒像一株原本茂盛却突然夭折的花朵,引人喟叹遐思。

人物:Mike,男,30岁,来加拿大两年。

是我的错,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当时的做法。真的很后悔。”他推了推眼镜,有些沉闷地说着。

“在登陆之前,我就找好了住处,是一个三室一厅单位的单间。房东是一个 单身男人,另外一个房客是一对小夫妻。房租很合适,位置也好。登陆那天,还是那对小夫妻里的丈夫去机场接我的。他大我两岁多,人挺热情健谈。我感觉挺好的。”

作为独子长大,从很小的时候,就有自己单独的房间。

“稍微大了一些,爸爸妈妈进门都要敲门了。”

对于分租房子这样的生活,他似乎并没有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相对于以前,这样的情况着实有一些复杂了。

“等我住了一段时间,才渐渐发觉房东和那小夫妻之前不是很融洽的。他们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矛盾,见面都不大说话的。之所以还住在一起,就是因为房东已经买了房子, 就不在这里住了。房东搬走前的那一段日子,我觉得气氛挺尴尬的。我反正不管,回到房子就进自己的房间。我很少做饭,很少出自己小屋的门。关上门,也自成天下,舒服。其实,我并不善于处理与人的关系。自己一个人过得挺独得,和房东有些像。”

房东搬走了。他原想生活可能会简单一些。

“没想到矛盾却到了自己的身上。本来三个人各自为政三足鼎立吧。现在我们两个,真的有些受不了他们的热情,什么都要敲门叫我,包个饺子也叫,说我自己一个人不怎么吃,可我不喜欢吃饺子。有的时候连门都不敲就探个脑袋进来了,好像和我很熟似的。不久,女的怀孕了,要生孩子。告诉我孩子可能有些吵,问我要不要搬家。可能,我真的对孩子没有什么概念,心想,孩子吵,能有多吵,你们也可以不让他吵啊,我住的好好的为什么搬家。不搬。孩子生了,真的吵。半夜哭,女人起来哄,不知道弄什么,弄得锅碗瓢勺地乱响。我连一个清静的周末都没有了。”

他说他忘记了自己是不是曾经试着努力适应过,但他清楚记得他那些不大善意的话。

“我说这孩子整天哭,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找个时间看医生吧。看到她脸上紧张而错愕的表情,我心中偷笑,觉得挺给自己解气地。只是没有想到她还有些当真了。打那以后,夜里孩子哭,她也哭,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压抑极了。一次在吃饭的时候,男的说起来看了医生,说是缺乏维生素,不是什么大病,妻子放心多了。可是,我总是能看到她脸上的忧郁。那个时候,我是真的不懂做妈妈的心情。而且,还变本加厉。”

至今,他并不愿意承认自己人性中的恶劣。

“从小独生子吧,容忍别人的能力差。那对夫妻人挺好,倒是真的信任我。刚好有事要两个人一起出去,找我帮忙看一小会孩子。我却对孩子推推搡搡怒目而视。可能是对自己内心不满意的一种发泄。孩子怕我。他们也感觉到了。出于保护孩子,主动向我提出请我搬走。那天,我和他们吵了一架,很不愉快。坦白说,我搬离的时候觉得很没有面子,甚至还想那天回来找他们理论。”

不为别的,就是 争口气,谁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搬走之后,重新找了房子。说句俗话,生活教育了我。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之后,半年之内,我竟然换了三处住处。我才发现,第一个房东是多么的愚蠢的好。我不能说之后的房东都不好,但至少精明。我还发什么脾气呢,说话都说不过人家。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善被人欺了。我真正所了一回欺负别人的人。而且,我还对着那么小的孩子。”

不管怎样,在不算顺利的租房生活中,他总算学到了推己及人。

“忐忑地给他们电话,客气说着。婉转着表达歉意。他说孩子似乎有些胆小。我心里却咯噔一下。或许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我真的好后悔。”

人物:Peter,男,44 岁,来加拿大5年。

“我的脾气是不是真的不好啊?我真的不是一个厚道人?”

尽管已经事隔一年多,他还是 禁不住地问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作房客的时候,没少和房东吵闹争辩。一直想着等自己做了房东,一定是一个百里扬名的好房东,大家排着队要租我们家的房子住,只是因为我这个房东太好了。”

坦白说,这,真的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可谁知道,还是应了那句古话,经年媳妇熬成婆,对待新媳妇,并不会好。

“刚来加拿大的时候,都是租房子。我还是提前想到了和房东相处的问题。于是,专门找那些和房东分层住的房子,这样自成体系也就少了 冲突。妻子说怎么觉得住在一起,最好能够像一家人一样,你来我往的多热闹。我想能保持一个礼貌平静就不错了,还奢求什么其乐融融?”

刚开始的时候,情况真的好过他们的预料。

“还很是庆幸遇到这样好的房东,很热情,时常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用车什么的尽管说。有时候做一些好吃的,还嘱咐孩子送一些下来。用水用电的也都没有什么忌讳,有时候他们有朋友来,也会邀请我们一起上去聚餐做客,一起热闹热闹。真的很好。”

正当他悬着的一颗心开始慢慢放松下来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的,事情变糟了。

“可能有一些外因吧,比如说工作不是很顺利,又有一些不大顺利的麻烦事情。事情都集中到一起了,我就爆发了。妻子说她下午用烤炉烤面包,房东下来洗衣服看到,就说一些自己很少用烤炉,费电之类,电费又涨了,是不是叫我不要用烤炉啊。晚上我们聊天晚了,房东还下来敲门说他上夜班睡不好,还有又说到清洁做的不好,就是觉得刺耳。”

即便是妻子再怀孕的消息都没能让他足够喜悦。

“挺开心的事情,房东也祝福我们。本来对他们有些意见,一高兴也就忘了。可是,没多久,就和我们说,孩子出生之后,房租要涨。我一下子光火了。本来租他们的房子就比较贵,但当时觉得他们人好也就没说什么。生一个小孩子,那么小的孩子,就要加钱,那么个小孩子能用你多少水多少电。怎么就是只为自己想呢?最可恶的事,还说本来我们得搬走的,因为小孩子可能会影响其他的房客。但看我们这么好,就住吧。好像还作了善事似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不住了。”

吵了一架之后,他带着全家搬走了。

“加了钱,也和租一个公寓差不了多少了,自己住!”

这场不愉快似乎随着工作的稳定,买了房子而淡忘了。

“作房东了,感觉还真好,尤其是看到前来问房子的人满心喜欢和感激的话语。我都觉得很开心,我不和他们关于房租讨价还价。反正已经很便宜了。只要能够大家融洽比什么都好。可是,唉,最后我还是一个恶房东 。”

那个年轻人临走时说的话犹如一个刺,牢牢地扎在耳际。

“他说我做人不厚道。真是,怎么说,挺讽刺,那几年前吵架的时候,我也说这样的话。一模一样,就是我从指责别人的变成被指责的人,从房客到房东。有话说,屁股决定脑袋,什么身份决定你怎么想问题。其实,引发冲突之后,我一直觉得我很有理的。他的女友过来住了一个来月,我不就是说让他多交一些房租嘛。我还是按天给他算好的,没有多算一天。他说很不合理,说他们几乎天天到外边吃饭,就是回家来休息,用了什么了?他一个人照样用那么多水那么多电。小伙子脾气也大,说着话还推了我一下。我真的很生气。吵架之后,搬走了,把钱扔到桌子上,说我做人不厚道。”

似乎已经远走的那天又回来,他发现一切那么相同。

“做了房东,才知道供养房子的压力,不是不计较那百八十块钱的。合理或者不合理,出发点很重要。这个小伙子不就是那年的我嘛,一样样的。”

远亲不如近邻,更何况这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人们。尽管力求一团和气,关切到自身的权益,冲向大脑的还只是一己之私。唯有时过境迁,才恍然明白,如果可以并换位思考推己及人,租房的生活或许也能够快乐一些。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