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个妈妈
2010-12-15 23:21:22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我两个妈妈不是巾帼英雄,女强人,或妇解前卫。她们是普通家庭主妇,婚后从夫由中国迁移到越南一个遍远的小镇。一生为丈夫、儿女和家庭不辞劳苦,默默耕耘。她们是父亲的贤内助,我们的慈母和全家的幕后英雄。”以上是二兄怀念两位慈母的说话。他从小和她们生活在一起,留下了很多甜蜜的回忆,兹由我执笔记录如下:

孩提时家中有两个持家的女性:一个是我妈,另一个是细妈。父亲有两个太太,所以我亦顺理成章地比别家小孩多了一个妈妈。她们都非常疼我,家中充满一片欢乐。当年社会容许一夫多妻,不少男人三妻四妾,享尽齐人之福。这个制度其实对女性十分不公平,父亲却受惠于他的两个贤内助,我亦因而得到双重的母爱。虽然如此,我对两个妈妈还是深表同情。

妈一连生下五女一男,男的一早就夭折,家中只有那五朵金花。当年重男轻女,父亲渴望有个儿子传宗接代。我的出生正合时宜,使他老怀大开,妈也喜上眉梢。他们从此有子万事足,我亦享尽家庭温暖,不幸被冷落的当然是五个家姐!

婚后男主外女主内是妈毕生奉行的金科玉律,身体力行。为了做好主妇的本分,她从早到晚都忙得团团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闲心去兼顾其他事情,全心投入自己的家。

妈每天的工作流程是:清早到市场买菜,然后分配细妈烹调;两人分工合作,每日三餐从不间断。此外她还负责一切缝纫的工作,但由于不会使用缝纫机,一针一线都是凭着双手完成。一家大小的衣裳就是如此得来,从不外求。她专长于传统的中式服装,手工精致。她还曾教会五家姐用碎布做纽扣。不过两人的技艺尚有差距。我结婚后,内子接替了妈大部分的工作,使她有空闲去享受家庭之乐。

妈从未踏足校园,所以目不识丁,但天生慧质,比入过学校的人不遑多让。她有两句常用的口头禅: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教我们节俭持家。另一句是:勤有功,戏无益;早起三朝记一功,懒人睡到日头红;是教我们勤奋做人。妈是勤俭的典范,对我们影响深远。我生逢乱世,而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下挣扎求生,有赖她的教诲。如今处身异乡,仍旧忘不了慈母留给我终生受用的精神遗产。

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个贤内助,用这句话来形容父亲的一生很贴切。他能够专心一注于事业,母亲功不可没。她持家有道,懂得精打细算。每逢市场低价促销时,她就大量购入各类食粮以备后用。她懂得自制咸酸菜、菜脯、咸鸭蛋、黄豆酱等等可以保存的食物,还把家乡风味的制法传授给细妈。

北风起又是晒腊肉之时,她从不会错过这些日子;还有一些百尝不厌的腊猪头皮,也是她拿手的美食。她又懂得晒生鱼干,端午节时也不忘裹粽应节。年尾谢灶后,习惯了做个特大的年糕;是六寸厚十五寸阔的巨无霸,保证全家两个月内也吃不完!妈自制的食物除了美味可口,又合符卫生和经济条件,值得效法。她把家乡的饮食文化原汁原味地带到越南去,使怀乡的亲朋好友受惠。从这些家庭琐事可领会母亲刻苦耐劳的性格和丰富的想像力。

父亲真是福分不浅而且独具慧眼。细妈一踏进家门就立即全方位投入服务,负责家人及公司员工每日三餐的烹制,任劳任怨,成为父亲另外一个不可多得的贤内助。其后经过妈悉心的指导和实习:煎、炒、蒸、炸,样样皆能,最后成了家庭小菜的制作专家。尝过她烹调的人,都会赞不绝口。

印象中的细妈,和蔼可亲。她说我是个懂事和听话的孩子,所以十分疼我,而我也乐意亲近她。每天从学校回来时,都喜欢走到厨房去,自告奋勇去帮她忙,谁知往往会却打乱了她的工序;她不但不介意,还趁机教我煮饭烧菜。我练就的一身本领就是从她那里得来的。

细妈厨艺确实非凡,她巧手泡制的饭焦汤既经济又实惠,是用滚水和饭焦混和成汤,热气腾腾,甘香扑鼻,犹如日本人的炒米茶,不过更胜一筹。由于我家人口多,衣食住行都要符合经济原则,细妈学着我妈精打细算,甚至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五弟是细妈的亲生儿子,自幼患上严重的耳疾,脓液不停从他的耳孔流出,医生建议做割除耳膜的手术,防止蔓延至脑部而致命。父亲把他送到堤岸大水镬医院之后,交由细妈独自照顾爱儿。可怜她人地生疏,感到孤单无助。

在堤岸就读初中的我把一切看在眼里而感到异常难过,但爱莫能助。每天为了争取多点时间陪伴弟弟和细妈,我宁愿放弃学校里丰富的晚餐,放学后就赶到医院去探望,然后写信给父亲详报病情。日日如是,风雨不改,和细妈一起熬过了整整一个月,直至五弟病愈离开医院为止。大家相互扶持的经历,使我终生难忘。

一个家庭有两个主妇犹如一山藏二虎,容易产生矛盾,引起勾心斗角。但我两位妈妈却情同姊妹,和睦共处。同父异母的子女都能保持相亲相爱。父亲一向以家庭和睦为荣,我们生活在其中亦感到无比幸福。如非战乱,我们一家人可能仍旧生活在一起。回顾以往,我与妈相处超越三十七个寒暑,和细妈一起过日子也长达十八年。如今三老已先后与世长辞,只能从回忆中寻找昔日之快乐时光。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