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回顾:跟风出国悔不当初 懦弱纵容酿悲剧
2013-12-29 18:01:30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记者安臻报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列夫·托尔斯泰曾在他的代表作《安娜·卡列尼娜》里写过这么一句话。而对于新移民王先生来说,他的不幸从六年前开始如梦魔一般缠绕着他直至今日,当他面对拿在手上的离婚判决书,以及上面种种在他看来并不平等的条约时,除了满脸的悲愤,对现实的无奈,还有一丝茫然。

究竟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他与之深深挂念的大儿子还能不能建立父子间良好的沟通?是否还有机会推翻已经判决好的离婚书?……这一切仿佛都是一个未知数,并没有因为一张判决书而停止,反而才刚刚开始。

在记者采访王先生的过程中,他情绪激动双手颤抖眼含泪水,不难看出时隔六年依旧不能抚平他心中的伤痛,而前妻对他的伤害并没有随着她的离开而停止,不久前收到的离婚判决书让他早已死了的心更加的绝望。回忆来到加拿大的辛酸之路,王先生有的只有后悔,采访中凡是提到来加拿大的事,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也已经回不去了,觉得很遗憾,这个选择是错的。”

前妻去往卡尔加里提出离婚

2007年7月2日,看似平静的一天,对于王先生来说却是刻苦铭心的。当时,王先生的前妻提出要去卡尔加里看望她的姐姐,同行的还有王先生的两个孩子,老大11岁,而老二仅有15个月。前妻告诉王先生,这次去卡尔加里可能也就一至两个星期,很快就会回来。因为前妻并没有带什么行李,王先生也并没有多想,委托邻居送他们三人上了飞往卡尔加里的飞机,谁知这竟是噩梦的开始。

三个星期过后,前妻打来电话,告诉王先生,他们决定留在那里不再回来了,让王先生把她和小孩子们的所有东西都邮寄到卡尔加里。这个消息对于王先生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他曾试图劝前妻带着小孩返回多伦多,但遭到前妻的拒绝。当时,有律师告诉他:现在小孩还属于安大略省的居民,前妻在未经王先生同意的情况下,带走两个小孩,法庭是可以帮忙追回来的,这时所需的花费较少;如果超过了一个月,到时候就算是花再多的钱,也难再追回来了。

这时的王先生也有他的犹豫,由于来多伦多后把家安在了并不安全的区域,在过去的几年中曾多次发生枪击案件,并且他们所住的房子也经常有人来踢门。白天走在街上,有时还会受到路人莫名的谩骂。王先生担心正处于反叛期的孩子出现逆反心理,对他的健康成长无益,所以一时拿不定主意。正是这些许的犹豫,让接下来的事情变的越来越麻烦。

2007年9月28日前妻终于回到了多伦多,但随之而来的还有王先生的小儿子以及一份分居协议。前妻想与王先生协议分居,并要求分割财产,把小儿子留给他抚养。在王先生并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前妻又已经离开了。被前妻抛下的小儿子才年仅15个月大,他的到来让王先生乱了手脚,因为年纪过小,不能丢在家中不管。因此,王先生只能在工作与儿子之间选择了后者。

出国只因随大流

因为孩子的关系,王先生已经安排好的工作也只能选择放弃,这让本来就不富裕的他手头更紧了。说起资金匮乏的问题,王先生回忆起国内的时光,他说他和前妻是在学校里认识的,当时前妻是学校里的一名老师,而王先生在同一所大学读研究生。他们相知相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的生活应该说是幸福的,因为两个人都有很好的工作很高的收入,住在大城市的大房子里,无忧无虑。

当时决定出国一方面是想做出点改变,以为国外遍地是黄金;另一方面是因为周围的邻居、朋友都纷纷出国,他们也想赶个潮流,尤其是妻子特别想出国看看,于是他们变卖了家产,来到了加拿大的曼尼托巴。而后妻子又提出想来多伦多,好不容易举家来到多伦多,并买了便宜的小公寓安好家后,没过多久妻子却又执意去往卡尔加里,在王先生没有同意的情况下,选择了离婚。王先生说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因为前妻觉得他没本事,赚不到钱。

王先生觉得非常委屈,他说,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一步一步的来,不可能一口吃个胖子,他来到加拿大后经常同一时间打三份工,为了养老婆和小孩,他已经尽力了。但前妻并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感动,反而拜金的心是愈演愈烈。

据王先生所知,前妻的姐姐在卡尔加里做按摩的生意,经常打电话来说赚了大钱,前妻就是因此才迫不及待的怂恿王先生搬家去卡尔加里,但王先生觉得刚在多伦多买了房,还没有安顿好就又要转去别处,很多事情都不好解决,也许正是这个意见上的分歧,导致了前妻下决心离开。

王先生说如果再有一次机会让他选择的话,他一定不会选择出国,本以为会有个好的改变,谁知道竟然弄的好端端的一个家支离破碎。他也奉劝那些盲目跟风出国的人们,不要再犯傻,再自寻苦楚。

离婚并不是解脱  更多是不公和委屈

说起离婚的始末,王先生说他从没有想过结果会是这样,他分明是一个好父亲好爸爸,但被前妻在法庭上说的一文不值不说,还把责任全部归咎于他的身上。想当初带着孩子不告而别,要求投机取巧的赚钱,未经同意乱刷信用卡余额的人,现在反而趾高气扬反过来指责别人的不是。

2013年4月11号,前妻把王先生告上了卡尔加里的法庭,因为没钱又要照顾小孩,所以王先生就只把材料寄往了卡尔加里,本人并没有出席。他以为本是一场志在必得的官司,谁知道却输的一败涂地。不但没有拿回儿子和他应得的权益,反而还要支付前妻的律师费用。

王先生觉得并不甘心,现在他就想再打一场官司把属于自己的那份权益要回来。他分析败诉除了他本身的一些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没有钱请一个好律师。当初准备材料的时候,他只有不断咨询那些政府安排的免费律师,可是没有哪个律师能完整解答他的疑问。

在准备材料的过程中,他找过一名律师,原本是让律师帮助他重写一份被告自辩书,谁知这位律师草草应付了事,并没有替他重写,而是把他写的自辩书又添写了几句就返还给他,并向王先生收取了500元费用。王先生说,当时因为自己的软弱并没有过多的表示什么,现在回想起来颇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王先生感叹他的历程就如同电影《当幸福来敲门》中威尔·史密斯所饰演的那个单身父亲一样,为了自己与儿子的生计到处奔波。他期待着最后也能有苦尽甘来的那一天。

他希望通过星星生活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不要盲目跟风,不要轻信他人。并且也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更希望有好律师可以和他联系,帮他渡过难关。王先生说“我不求有回报,但求作为一个称职的好父亲能够不要受到惩罚。”他呼吁那些和他有同样经历的朋友,可以站出来支持他,为他联手签名支持他去法院进行抗议。

本文所用被访者非真名,被访者希望通过星星生活,呼吁看到这个故事,并有想法或办法帮助他的人联系他,电邮地址:richwang_2001@yahoo.com

星星生活为此特地采访了资深律师王海云,希望提供一些合法合理的建议和帮助。王律师表示,根据王先生这种情况,首先应申请政府的法律援助,到卡尔加里免费申请一个律师再进行上诉(如果还在上诉期内);其次,应争取大儿子的探视权(如没有足够资金做为支撑,可申请小孩来多伦多见面);第三,应申请政府儿童资助项目,一来可以保证孩子的健康成长,二来可替王先生腾出时间工作赚钱养家。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