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一见的天然奇景
2016-11-17 20:53:37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在智利首都圣地牙哥逗留期间,我们曾搭乘长途汽车穿越安第斯山脉(Andes Mountains),前往阿根廷的门多萨(Mendoza),经历了一次惊险的旅程,饱览难得一见的天然奇景,终生难忘。

两地的距离以直线计虽然只有179公里,但安第斯山脉盘踞其中,成为一道难以飞越的天然屏障。它在南美洲连绵起伏数千里,地势险要,天气变幻莫测,山前山后来往极不方便,直到连接两地的公路建成之后,方才解决这个难题。这条横跨安第斯山脉的公路是一项伟大的工程,全长363。3公里,成为两地的主要陆上通道。

我们搭乘的公共汽车沿着57号公路驶离圣地牙哥,先朝东北方向走,经过很多葡萄园,继续东行,很快便进入山区,由低往高处爬行,安第斯山脉便在眼前出现。公路是铺设于山谷之低处和比较平坦的山坡上;如果遇到障碍便须开凿隧道穿越,或架起天桥连接,甚至改道绕过它。多年前我曾经由云南丽江搭乘汽车前往四川边境的芦沽湖,初尝九曲十三弯的惊险滋味,叹为观止。殊不知这次的经历比上次刺激得多,汽车必需在弓形的山路上不断绕圈,整整绕了二十八个大圈才可到达3,200公尺高之峰顶(Los Libertadores Pass),那便是阿根廷和智利两国的边界。

通往芦沽湖的公路在当年其实还不适宜汽车行走的,因为筑路工程仍在进行中,很多安全设施也未配备好,汽车可随时从悬崖掉落深谷,粉身碎骨。现在回想起来,余悸犹存,能够安全归来确属幸运。比较起来,连接门多萨和圣地牙哥的公路便完善得多了,路面平坦宽阔,可双向行车,交通标志十分明显,一目了然;在流沙和石块容易从高空散落的地段,公路都建了防护罩使汽车能够安全通过。一般驾车者都遵守交通规则,不会超速驾驶。当天路上交通十分畅顺,主要是旅游旺季已过。

从汽车进入山区的一刻开始,我透过车窗目不转睛地向外望,那些奇岩异石,流沙红土,瀑布飞泉,穿山急流,跟随着汽车不停地转动,犹如一幅紧接一幅巨形的幻灯影像,一闪即逝,使我应接不暇。殊不知到此所见仅为前奏曲而已,最精彩的片段仍需等到进入阿根廷国境的7号公路才开始。果真如此,离开边境后,山势更险要,石形更奇趣,七彩缤纷,变幻无穷,一时呈赤黄色,一时变紫,换个角度又变回原本的面目,但也不尽相似。从来未见过石头会耍把戏,犹如川剧舞台上变脸的技巧,难以置信。

很多山顶仍有积雪,但远水对干旱的河流起不了作用,山下的河床因长期缺水已开始呈现龟裂,凹凸不平,看似月球的表层,只留下水流的痕迹。突然间在这鬼域一样地方的不远处,竟出现一个美若仙境的大湖!湖水比青天更蓝,水清如镜。安第斯山脉引人入胜之处便是它神秘莫测,变化万千。

峡谷的环境容易生风,吹起来犹如虎啸龙吟,非常恐怖。风力和水力同样都有惊人的侵蚀作用,河底的石卵和山腰上的流沙便是长年累月风化雨化的产物。大量流沙碎石可从高处散落,像山洪暴发,将整个山谷淹没。防沙罩便是公路的安全设施,随处可见。

初次接触北美洲的落矶山脉时亦感觉它十分雄伟,但见惯了之后那份新鲜感再不如前,以为安第斯山脉亦不外如是,殊不知两者分别很大。落矶山脉在加拿大境内充满生气,遍山遍野都是茂盛的植物,飞禽和走兽在此出没。反过来,安第斯山脉极目望去都是无边际的沙漠,寸草不生,犹如巨大的死亡谷。在数小时的路程上我完全看不见任何动物的踪迹,只在有水源的地方才偶然发现一两户人家,相信都是维修公路而留守在现场的工人住处。除此之外,我看见一些已停止操作的石矿场和一些滑雪场的营地,可是空无一人。

门多萨是门多萨的省会,人口有二百万,是阿根廷第二大城,盛产葡萄,为红酒和白酒的主要产地。它是沙漠中之人造绿州,由安第斯山脉的湖泊引水进城。我们在此只停留一夜,充分休息之后便离开,再重温一次穿越安第斯山脉的旅程,得到无限的满足!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