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6-12-14 13:54:32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爱米)小的时候,我很喜欢下雪的冬天,看着房上地下,还有婀娜的树枝,到处都是白皑皑的,感觉美妙无比。南京的冬天,也常会下雪,但大雪封门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我对雪的向往发生了些许变化,起源于大学时期的一次雪中赶考。

那天早起,天降大雪,雪深十几厘米,人根本无法骑着自行车前进,我只好推着自行车,深一脚浅一脚,顶风冒雪往学校赶。走了近两个小时,终于抵达学校,全身都湿漉漉的,迟到四十多分钟,拿起考卷,融化的雪水和着眼泪往下滴。好在那门功课是我的强项,定下心来,还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抢答完所有的试题。

走出学校大门,放眼望去,只见雪后的大地斑驳陆离,浪漫情怀就这样被活生生的现实给破坏掉,枯黄的杂草,黝黑的泥土,被行人践踏的雪地,一片狼藉,洁白无瑕的美景不复存在。于是在日记里写道:向往洁白的世界,更害怕残雪后的大地。

移居多伦多后,这才真正领教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滋味。每年冬天,大雪如期而来,纷纷扬扬绵绵,“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确实美不胜收,但也着实让人吃不消,大雪天行路驾车都艰难,若是再来个电线断路,停电不供暖气,室外零下三十多度的寒气直往屋子里灌,自觉都快冻成雪人,雪之情怀自然透彻心寒了。

今年初的一个雪天,我下班的时候,因为着急赶路,只大概扫除车窗玻璃上的积雪,没除去车前盖上厚厚的冰甲,其实冰甲自早晨就没清除,既厚又结实,一时半会儿,也清除不掉。我开车行驶了十来分钟,经过一座桥梁,一阵大风掀起车前盖上整块的冰甲,以一个漂亮的弧度,完美地反向抛起,甩至车顶,冰块在车顶四溅开去。这场景只一眨眼的功夫,惊吓之中,我都没来得及喊:上帝保佑!这么大块冰坨,若是砸到车前窗玻璃,我命危矣!

加拿大的冬天,既长又冷,冰雪交加的日子对于天天要开车的上班族来说,真是莫大的考验。有一次,我驾车途中,因为雪太深,车子滑向路边,好不容易重新启动,打开双闪灯,一路小心翼翼,总算平安到家,冷汗都出来了。下雪天开车,需要注意的事项还真不少,主要归纳为:平稳慢行,与前车保持足够的距离,不要频繁变换车道;选择雪地驾驶模式或者换上雪胎;不可猛踩刹车,采取点刹的方式刹车;把稳方向盘,不可大幅度转动方向盘。最后一点,尽量避免高峰时段出车,能不开车最好不要开,乘坐公交车或者步行比较安全。

下雪天,除了行路开车难,铲雪也是一个繁重的任务,如果遭遇大雪,为了行人的安全,更必须及时铲除人行道和家门口车道上的积雪,否则雪越积越厚,更难铲,且有可能造成行人滑倒受伤的事故。

入冬以后,我更加关注起天气预报,盼望无雪的天气多些,雪下得越少越好。眼见着窗外又飘起雪花,汽车和道路上开始积累厚厚的白雪,心里直犯愁,又得早起铲雪道除车霜。

洁白美丽的雪花呀,我在赞美你的纯洁和美丽时,想说爱你,也是实在不容易!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