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社区的免费理发
2017-05-01 16:01:42
来源:星星生活


(图:社区义务理发的布告和社区管理员给我老伴理发)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头发长了要理,年纪大了老了,仪表还是要求整洁。我们附近街上就有理发馆,收费是男15元,女20元,这是一般理发馆的价,高级的女士理一次约50加元。我们老人要求不高,平时都是在家里自己解决,我给老伴理,她给我理。我这个理发师生平也就是给她一人理过发,是她的专职理发师。我们只要求理理短,基本对称,式样不讲求,多年来一直如此。

有一天走过Ray of Hope (希望之光) 社区,看见一张布告,提供免费理发,是每月第一周和第三周的星期一下午四至六时。心想,何妨请加拿大的理发师给我们理理发,体验一下加拿大人如何“学雷锋,做好事”。这里的社区里设施周全,每天免费提供一顿饭食,有图书报刊供阅览,也可以打台球,玩乐器,咖啡等饮料和茶点、水果随时自己取用,里面冬暖夏凉,有点小毛病还有医疗室,信徒们周末可以做礼拜,因此里面一直热热闹闹,一些老人就常在大厅里看书报,聊天,玩扑克、打瞌睡。

复活节长假的最后一天,社区开放了,刚好是星期一,我们就去试试看。那天理发师没有来,大概还在休假吧。义工们看见我们坐等,就打电话通知另一位会理发的人来给我们理。过一会儿,一位年轻姑娘来了,要我们再等“一秒钟”,后来改口“一分钟”就好了,看来她是个风风火火的急性子。

她在门口贴上一张签名表,上面印着First come, first served(先到先理)。然后把我们请到另外一间房间里坐下,她把胸前的名牌给我们看,介绍她的名字是Chantelle,我按一般读音规则拼读,她说这是法文转来的,要按法语发音,和英语略有区别,因为她妈妈是法兰西人,而父亲是爱尔兰人。我说,爱尔兰在闹独立了,她说是的。这样一来我们之间就熟悉了。

名牌上标明她的职位是Supervisor,也就是“管理员”, 她说她喜爱理发,美化人生是开心的事。我们感到很高兴,今天是管理员给我们理发。她说她每周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在这里上班,而我们只是在星期六去农贸市场时顺便来社区过一下,所以从来没有见过面。她也问我们的姓名。中国人的名字老外不好记,我们只是告诉她我们姓什么,发音简短一点,以减少难度。

她询问我们的年龄,得知我们已八十四、五,她大为惊讶,特别我老伴还是一头青丝,白发很少,她说她奶奶70来岁已满头白发,老伴声明这与她老妈妈的遗传基因有关系。她妈妈90多岁时头发也只是略为发灰。我们就这样边理发边聊天,不时高兴地大笑。

她又问我们何时结婚的,我们说1958年结婚,明年就是钻石婚了,她又感到惊讶。她自我介绍她今年24岁,妹妹21岁,是大学生,家里就她们俩个孩子。她得知我们以前的职业是教师时,感到特别高兴。因为她妈妈也是教师。我们也介绍了家里的几个孩子,大孩子快60岁了,大孙女比她还大一点,让她看了手机上的几个孙子的照片,说说笑笑谈得很高兴,我们也练了一把英语。

她的理发工具都浸泡在一个广口瓶的清洁液中,理了一会儿就征求我们意见,我们说夏天天热了头发短点好,削薄一点。她马上加工修改,态度亲切。我征求她的意见,把经过摄影留念,她欣然同意。结束后我们深表感谢,互道下次再见。

这是我们在加拿大的第一次免费理发,回想前些年在国内,每逢三月五日的雷锋纪念日,有的单位根据上级安排派出服务队做好事,在人行道上给群众理发,或者补脸盆、修自行车等等,不过这几年不时兴了。有时,一些理发培训班结业了,就把学员们带到公园门口,免费给人理发,在真人头上多试几次,提高技能才能出师。

去年夏天我们回国,我们咸阳是西北城市,物价较低,一般理发馆里理一次要十来元,发型屋看级别,三十元或更多。马路边的只理不洗,只要3元,来理发的大部分是老人。那位理发的师傅告诉我,他一天要理四、五十个人的发。他准备了几把电推剪,一把电用完了就换一把。当然,这种街边理发卫生是谈不上的,同一把电推剪在不同的人头上过来过去。

理发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加拿大的社区为百姓办好事,值得称道。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