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楼何辜
2017-05-24 17:52:31
来源:星星生活

这几年,多伦多房价大涨,很多人总是把原因归结为是人们在炒楼。这让我想起2年前《世界日报》一篇新闻《继续炒楼 联邦无意打压》,报道了当时有关加拿大政府最新联邦预算案的内容,该预算案指出,温哥华、多伦多两市的房价高涨,“主要是因为人口增加以及土地供应短缺所致,暗示房价高并非人为炒卖”。

我那时看后感到非常高兴,加拿大政府总算说了一句公道话。在不少人眼里,楼市好像和股市一样,炒炒就能炒高,所以我们这些房产投资者经常被千夫所指,“房价都是被你们炒高的”。其实略懂股市常识的人都知道,操纵股价者,非庄家不能所为,散户只是跟风而已。但是在楼市里,庄家并不存在,我等散户连跟风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楼市非要认定庄家的话,那非政府莫属。

据报道,该联邦预算案甚至不讳言的指出,房市已成为加拿大GDP的“重要贡献者”。这种说法在中国流行已久,但其实是民间一种讽刺的说法,有很大的负面意思,没想到在加拿大,这个说法居然被正名,堂而皇之的登上了联邦政府的预算案,这只能说明,事实确是如此。

大家想想,房地产及其相关行业是一个多大的行业范畴?从建筑设计、施工、装潢,到房屋买卖、贷款、保险,再到房屋的维修保养、家居布置、除草铲雪等等,涉及的行业林林总总,从业人员无数,这是一个巨大的商业生态圈,房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GDP的贡献当然是勿容置疑的。

我所认识的与房屋行业相关的从业人员,比如房产经纪、室内装修及房屋维护人员等等,最近几年都是忙得不可开交,那些被某些传统行业裁员下来的人们,如果愿意投身于与房地产有关的行业,其实是不愁工作的,只要愿意吃苦耐劳,哪怕做房屋清洁的小时工,工作多得做不过来。冬天的时候铲雪,夏天的时候除草,经常都很难找到人来做。

不过,《世界日报》的该报道是从一个记者的角度出发的,其用词“炒楼”,本身就带有贬义色彩。其“联邦政府无意打压房价,民众可安心炒楼”的论调,更显示出记者痛恨房价过高,对政府不作为、甚至为房价背书表示愤恨,对炒房者也有某种程度上的揶揄。

这位记者的心态,我完全能够理解,经常能听到周围也有人这么说,网上也充斥着网友们对“炒楼”的反感。可是房价过高的原因有很多,不能归咎于“炒楼”,如同不能归咎于“丈母娘”一样。住房需求是一种刚性需求,正如预算案所言,主要是人口增加以及土地供应短缺造成的,多伦多是加拿大最大的城市,人口越来越多、住房供不应求是事实,这跟“炒房者”没多大关系,就像跟“丈母娘”没多大关系一样。

联邦政府对房价过高、民众负担过重其实不无担忧,但是从宏观经济角度出发,政府对于经济是否繁荣、就业率的高低更在意的多的多,具体来说就是GDP的增长是重中之重,因为这是民生的根本所在。同样的道理,对于百姓而言,是否有工作,是否有收入维持生活是首要的问题,至于住什么样的房子、住多大的房子,这还是次要的,不然,为什么人们都跑到工作机会多的大城市来挤公寓或townhouse,而不呆在乡下小镇住大House呢?

而GDP的增长跟支柱行业的繁荣稳定是分不开的,房地产已经成为加拿大的支柱产业之一,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房地产不景气,对经济的打击将甚于油价下跌。在这个高福利的资本主义国家,依靠那些懒散的本地人来维持经济繁荣是不现实的,必须依靠外来移民和外来经济支持,而外来移民和外来经济的到来必然伴随着巨大的购房需求以及地价上涨,这是资本的逐利本性决定的,这就是经济规律。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炒房”行为是对繁荣经济有积极意义的,不应该被指责和歧视。更何况,“炒房者”之所以能在楼市里获利,全凭自己的眼光、胆量、水平、财商(跟中国炒房相比,在加拿大炒房必须贷款才能挣到钱,极大地增加了炒房的难度),并不损害任何人的利益,何罪之有?投资房产低买高卖,和其他所有商业行为并无二致,有这样的需求就有这样的市场,炒房即投资房产无可厚非,有本事的、敢贷款的,谁都可以炒。

作者:土旺 (全职房地产投资人、大鹏地产经纪)

电话:416-455-3412,647-772-2168

电邮:Canada54321@gmail.com

微信:milogood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