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纽芬兰之旅
2017-06-07 15:16:58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玮仁)“旅行不去纽芬兰,玩遍北美也枉然”我们被这句广告词诱惑了好几年,终于在去年(2016年)8月下旬踏上纽芬兰这块神奇的土地。

加拿大东部的纽芬兰“Newfoundland”,字面上的意思为“新找到的土地”。据考证,早在公元1000年左右北欧维京人坐船从格陵兰岛来到这片土地上。欧洲航海家约翰•卡博(John Cabot)1497年6月24日率领英国船队在波纳维斯塔角(Cape Bonavista)登陆,并把纽芬兰变成英国的殖民地。直到1855年纽芬兰才获得完全自治地位,1949年并入加拿大,成为最后一个加入加拿大联邦的省份。

纽芬兰有曲折漫长的海岸线、延绵起伏的山野。除了众人皆知的信号山,我们还在北美大陆最东端Cape Spear看日出。被誉为地质学界宝地的Gros Morne国家公园是地球大陆板块漂移学说的有力证据,也是地球奇观。我们在那里的冰蚀峡湾(Western Brook Pond)乘游船观览、在地幔石桌面山(Tablelands)的奇特地貌上行走。在世界遗产维京人生活遗址(L’anse aux Meadows National Historic Site)体验一千多年以前早期欧洲移民者的生活。还乘船出海观鲸,鸟岛赏鸟群,品尝当地特色美食,以及欣赏五彩斑斓的民居房屋,等等。

纽芬兰自然风光的美丽与壮观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那是令人为之震撼和陶醉的美丽。我们在七天里所走过的山山水水,经历的风风雨雨成为终身难忘的最宝贵的财富。只可惜错过了看冰山的最好季节,也以此成为我们再去的最好的理由。

出发前,从前行者的经验中得知:纽芬兰的天气变化无常,经常阴天下雨而且风很大,8月下旬,白天最高温度不到20摄氏度,而且出了圣约翰斯(St. John’s),手机就没信号了,但旅馆都提供WiFi。

一.飞抵首府圣约翰斯,游信号山和Cape Spear

圣约翰斯和多伦多之间有1.5小时的时差。机场办理完毕出发前预订的租车手续提车,沿途发现圣约翰斯虽然是省会,却是一座安静悠然的小城,这里车辆很少,十分清净,完全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和忙碌。在路边快餐店吃过午饭,便按计划向著名的信号山(Signal Hill)驶去。圣约翰斯的道路蜿蜒曲折,地势也高低起伏,是个典型的依山傍海的海滨城市。

信号山游客服务中心设在半山腰,从游客中心的后面远望,多云的天气下,港湾显得十分平静。两侧的山坡上,突兀的岩石丛中散布着错落有致的房屋,更远处便是圣约翰斯市区,五颜六色的房屋,令人浮想联翩。

信号山实际上就是一块巨大的岛礁,曾经是军事要塞,至今仍可见昔日的炮台和大炮,山顶上的Cabot Tower看上去像是一个城堡,虽然不高,却稳如磐石,屹立在大西洋岸边,如同忠实的卫士,守卫着圣约翰斯。

信号山是因1901年12月12日列尔莫•马可尼(Guglielmo Marconi)在这里第一次接收到来自大洋彼岸英国的无线电波而得名,这也是人类第一次跨洋无线电信号的成功传输。而Cabot Tower则是为了纪念欧洲著名的航海家John Cabot。

进入Cabot Tower里面,除了出售纪念礼品外,还设有许多展板,介绍纽芬兰早期的电报通讯史。Cabot Tower的最上面一层是个视角为360度的瞭望台,毫无疑问,这对当年指挥战争全局具有突出意义,而现在则成了一个环看四方的绝妙观景台。

随后开车前往不远处的北美大陆最东端Cape Spear,许多人慕名来此都是为了体会那种天涯海角的感觉。我们从停车场向前沿着海岸走一段路,就看到了加拿大最东端的标志。此时天气渐渐转晴,我们沿着蜿蜒的海岸线拍照和观赏。虽然海风并不是特别强劲,但是惊涛拍岸的气势非常雄伟。滚滚海浪打在岩石,掀起的白色浪花有五、六米高。我们在海边流连了将近一个小时。

这里保存着一个二战时修筑的战壕堡垒,炮台上有一门已是锈迹斑斑的大炮。Cape Spear还有北美最古老的灯塔,上山的小道是木质台阶,拾阶而上,一面是大西洋浩瀚无际的波涛,另一面是加拿大绿树成荫的国土,真是令人心旷神怡。

看天气预报,第二天晴天,上网查好日出时间,决定明天一早去Cape Spear看日出。于是,早早休息。

二.Cape Spear看日出,Rocky Harbour品海鲜

早上5点多钟,我们摸黑再次来到Cape Spear。月亮悬挂在天边,不远处的灯塔亮着,天海交界处的云层中透着红光。我们坐在悬崖边,迎着海风,听着脚下惊涛拍岸,静静地等待日出。终于看到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为自己亲眼目睹当天北美第一缕曙光而激动万分。之后才发现,虽然气温并不高,只有十度左右,但还是被蚊子隔着衣服咬了好几个包。

回到旅馆,吃过早饭,我们开车向西,目标是当晚的住宿处Deer Lake。原本是计划住在更往西一点儿的Rocky Harbour,但是由于晚订没有空位,不得不选择据此约半个小时车程的Deer Lake。

天气晴好,到达Deer Lake时的时间尚早。我们没有停下来,而是决定先直接去Rocky Harbour。明媚的阳光,湛蓝的天空,深邃的大海,宁静的港湾,还有四面环绕的青山,一切都是那样的怡人。我们在海边流连很久,并在Rocky Harbour度假区的餐馆吃了一顿回味无穷的海鲜晚餐。

三.Gros Morne国家公园经典景区冰蚀峡湾

Gros Morne的法语意思是“巨大的孤寂”。Gros Morne国家公园于1987年被评为世界自然遗产,这里不仅有绝美的自然景色,还有地壳运动各个时期形成的地形地貌,是一部研究地球变化史的活教科书。它和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埃及的金字塔、美国的黄石公园一起,并称为世界四大奇观。

转向Viking Trail(Highway 430)北上不久,映入眼帘的便是浩瀚的大海和连绵的群山。阴云的天气里,山顶云雾缭绕,山谷中行云飘渺,蜿蜒其中,如入仙境。等转出山路,眼前则是一马平川,空旷无人的海滩,灌木丛生的沼泽地。猛然间,前面突兀起两座对峙的山峰,高耸的悬崖绝壁好像是刀劈斧凿一般,隐约还可以看到两峰之间幽深的山谷,这就是著名的西布鲁克冰蚀峡湾(Western Brook Pond)。

Western Brook Pond是Gros Morne国家公园的经典景区之一,是亿万年前冰川运动雕凿而成的淡水峡湾。这里曾经与海洋连通,冰川消退之后被陆地隔离。Western Brook Pond平均水深大概75米,由于两岸都是几乎没有土壤的火成岩,所以,Western Brook Pond的水异常清澈,几乎不含任何杂质,是世界上最纯的湖水。而且由于缺乏必要的离子,这里的湖水是不导电的。

我们从多伦多出发前就已经订好上午11点的游船,从停车场走到坐船的码头需要经过一段3公里的hiking trail。不幸的是这时下起了细雨,我们打着雨伞,走在木栈道上。栈道两旁是典型的泥炭沼泽(Peat Bog),和由冷杉(Balsam Fir)和云杉(Spruce)组成的针叶林带。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来到峡湾入口处,得知由于雨雾太大,游船开船时间推迟。等了一个多小时,周边的山峰终于从浓雾中露出身影,通知登船。我们乘船蜿蜒而上,仰望两侧直立的绝壁,感受这千年沉积下的醇美和凝重。两岸的山峰可说是一步一景,随着船的行进变换着奇妙的景致,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最让人惊诧的是悬崖上嶙峋的怪石和那仿佛从天而降的空中山谷(Hanging Valley)。

而整个行程中最迷人的则是山间飘荡的瀑布。它们有的象一条玉带,轻盈的飘荡在山巅。有的从山间石隙中飞流直下,如新娘头纱一般轻垂在山前,纯洁的色彩,优雅的形态,衬托出山的雄伟,水的轻柔。还有从山巅飘落的飞瀑,如轻烟袅袅,薄雾缠绵。我们一直都伫立在船头,虽然细雨蒙蒙,山风凛冽,但仍兴致盎然。

游船有一个停靠点,是专门供爬山的人上下船的。据游船的导游介绍,从这里下船爬山,大约需要5天时间返回,而且需要提前登记并持有执照。我们的游船有一对年轻人在那里上船,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只见他俩背着大行囊,脸上、脖子上、胳膊、腿上到处都是被蚊子咬的包。想象着他们曾经在如此空旷的山谷中度过了五天,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游船之旅结束后,我们驱车向北,在小镇Cowhead吃过另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之后,继续北上,抵达当晚住宿处St. Anthony小镇,快到旅馆时,看见路边有一只驼鹿。

四.参观L’anse aux Meadows国家历史遗址,坐游船观鲸

天气晴好,早上按照旅馆服务员的指示开车去附近一家有地方传统特色的小餐厅吃早餐,多次被路边的景色吸引而下车拍照:宁静的早晨,灿烂的阳光洒满水面,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发花,水边的花草,水中形状大小各异的石头十分生动和丰富,感觉像是来到另一个世界。

L’Anse aux Meadows是有据可考的欧洲人最早登陆北美的地方,1960年,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维京人(Vikings)于公元1000年左右从格陵兰岛坐船来到纽芬兰岛建立的一个定居点。此处于1978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维京人最大的贡献就是从欧洲带来了炼铁技术,并在这里发现了富含铁的土(软石)块,成功冶铁并打造铁钉用于补船。

我们随着讲解员走在沿着海边大约4公里的trail上,参观整个遗址,感觉自己仿佛穿越到了10世纪维京人的村落,那些坚韧的人们在夏天从格陵兰岛出发,划着几条木船横渡大西洋在这里登陆。然后他们在此休整并渡过寒冷漫长的冬季,等到第二年的夏天,他们再驾船南下到New Brunswick附近去采办货物,主要是皮毛和木材,并在冬季到来之前返回欧洲。生存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中,那种艰辛是我们难以想像的。

这里最为吸引游客的是遗址复原部分,几间按照原型复制的土坯茅草房,分别是居室、储藏室和工作间。工作人员都穿着当年维京人的服装,向游客讲解介绍以及演示一千多年前维京人冶铁和捕鱼的方法以及生活场景,他们用鱼骨作针,缝制各种兽皮作衣服和鞋子,用石头作纺锤来纺布,以及奇特的炼铁锅炉。

讲解员还给我们解答了几天来我们一直不得其解的疑惑:每家居民住房前靠近路边放置一个多边形的圆柱体大木箱是垃圾箱。纽芬兰岛上没有高大的树木一是因为风大,再一个是因为冬季漫长和寒冷,不适宜树木生长,也因此树木的质地十分坚硬。

参观完毕,我们下一项活动是去St. Anthony乘坐“观鲸和冰山游船”。

St. Anthony是纽芬兰岛最北的小镇。这里的重点活动就是坐游船观鲸和冰山。游船的公司叫做Northland Discovery,每天有两班船出海,只限五月中到九月底。游船的全程约两个半小时,冰山季节是5-7月,观鲸是在7、8月,时值8月末,看冰山是想都不要想的事了。由于如果天气不好的话,游船就不会出海,所以我们在前一天晚上确认天气晴朗后,才在旅馆订船票。

上船的地方坐落在医院对面的港口,我们的船是下午一点钟,路边买些快餐,便匆匆赶去排队,登上Northland Discovery Boat Tours的游船,开始了我们的观鲸之旅。游人依据喇叭里不断传出的船员通知的鲸鱼跃出水面的位置,忽而看左又忽而转右,无数次看到鲸鱼甩尾和在水面上腾起画出漂亮弧线的奇景。船上风很大,我们都带着御寒的衣物,最重要的是海浪很大,游船颠簸得十分厉害,有晕船晕车的人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游船上来,我们沿街走到尽头抵达小镇的制高点Fishing Point Park,这里有一座灯塔和饭馆,坐在里面吃饭,整个小镇和港口可以一览无余。旁边不远处有木板铺就的很陡的台阶通向山顶,我们登高远望,俯瞰刚刚乘船游过的大海,还遇见了几只狐狸及其洞穴。

五.Arches省立公园石洞和地幔石桌面山

早饭后从St. Anthony沿着Viking Trail(Highway 430)一路南下,开车7个小时到当晚住宿处Grand Falls Windsor。Arches省立公园就在沿途,三个拱形石洞的大石头绝对不会错过。这块远古时留下的巨石有三层楼那么高,底层被海水冲刷成镂空的拱门形状,真可称得上是巧夺天工。除了这引人注目的拱门大石头,脚下满地都是大小石头,形状和纹路都十分奇特。

继续南行,下一站是Gros Morne 国家公园另一个经典景区Tablelands(地幔石桌面山)。

Tablelansd又称Naked Earth(裸露的地球),是地质学上的奇观,也是Gros Morne之所以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的主要原因。这是几座由地表罕见的奇特岩石构成的山峰,山顶如桌面一般水平而得名。地质学上说这个是地幔而不是地壳的一部分,地幔由于板块运动挤出到地表。因为这种地貌在陆地绝无仅有,类似的地幔地貌只有海洋深处才可以见到,所以吸引大批地质学家来此研究考察。据称此处和火星表面类似,所以NASA曾在此处做登陆火星的实验。

放眼望去,满目是由黄褐色岩石密布的峡谷和峭壁,如同戈壁滩一般荒芜苍凉,和旁边郁郁葱葱的其它大山有明显不同。走在往返3.2公里的trail上,也算是体验了一把在火星上的感觉!漫山遍野中除了岩石还是岩石,虽然山体经过上亿年风雨的侵蚀和风化,仍旧寸草不生,山脚的植物也是由于别处的土壤被带到此处才有存活的机会。

在不经意间,会发现一条涓涓溪流,那清澈的似乎纤尘不染的溪水潺潺的流淌在乱石丛中,给这空寂的山谷平添几分生机。抬起头,如屏障一般高耸的群山,单一凝重的色彩显得异常雄浑壮观。回头望去,天地宽广辽阔,那种自然对心灵的震撼令我们终生难忘。我们几乎是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Tablelands。

六.圣玛丽鸟岛观海鸟

从Grand Falls Windsor出发,行车5小时到Cape St. Mary’s Ecological Reserve(圣玛丽鸟岛)看海鸟,晚上回到圣约翰斯。

圣玛丽鸟岛位于Avelon半岛的南端,鸟岛附近的地貌很像是草原,没有一棵树木,只有低矮的灌木和沼泽湿地。灰暗的天空加上潮湿的雾气,让人觉得有些凄凉。这里有一个不大的游客服务中心和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说目前只能看见一种鸟Northern Gannet。大约有1万5千只鸟布满距此1.5公里以外的几个海岸峭壁和海中礁石上,她一再嘱咐我们按照路标指示走。

走出游客服务中心,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群绵羊。1.5公里的路程并不算远,但是风特别大,我们抓紧衣帽踉踉跄跄地在飓风中行走。这看似恶劣的环境却是海鸟们的天堂,陡峭的崖壁和岩石间的缝隙都是它们的栖身之处。我们顺着曲折的海岸线望去,笔直的绝壁上斑斑点点,密密麻麻的都是海鸟的身影,还有成百上千只海鸟在半空中翱翔。

走到小路的尽头,与岸边相距差不多十米的一块几十米高的巨石上盘踞着多达上万只海鸟。这是我们平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如此多的海鸟,那份激动和惊喜真是难以言表。鸟岛的壮观景象也是无法描述,无数只海鸟在悬崖上栖息,而悬崖下方就是澎湃的海浪。此处不但能目睹数以万计的鸟,还能听见它们高亢的叫声所形成的大合唱。

Northern Gannet是一种很漂亮的海鸟,体形比海鸥稍大,头颈处为黄色,展翅翱翔时体态十分优美。在悬崖巨石上,它们紧挨着聚集在一起,有的站立高处,悠闲的梳理着羽毛,有的为了地盘而争斗,更多的则是两两依偎,或耳鬓厮磨,或引颈高歌,还有的在护卫着小幼鸟,那场面,在冷飕飕的海风中特别温馨。还有的鸟迎着海风,张着翅膀在空中飞翔。有的甚至逆风而行,磨练翅膀的力量。当风力过于强大时,它们简直无法前进,便和风僵持在空中,就像停在那里的直升飞机。

随后,沿Highway 100北上,晚上便回到圣约翰斯。

七.游览圣约翰斯市区

这一天的活动是在圣约翰斯市区内游览。整个上午我们都徘徊在圣约翰斯的大街小巷。我们先来到Mile 0标志点。圣约翰斯是加拿大,也是北美大陆最东端的城市,这里是横穿加拿大的Trans Canada Highway的东部起点。位于市政大楼旁边的零公里标志只是个象征性的标志,并不是真正的公路起点。所以很不起眼,甚至有些简陋。

漫步街头,我们被古老巍峨的教堂所吸引,为那曲折陡峭的街道而惊叹,最令人赏心悦目的是街道两边古朴而色彩艳丽的民居住房。那一排排一列列样式简单的木屋,色彩各异,高低错落,搭配的既优雅又热烈,清新而凝重,令人仿佛置身缤纷的童话世界。

吃过丰盛的海鲜午餐,我们来到信号山下的地质博物馆,博物馆从外面看上去就是一个歪斜的魔方建筑。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展室都在地下的博物馆,其中专门有一个“泰坦尼克”展厅,详细讲述了1912年泰坦尼克号在纽芬兰海域与冰山相撞的来龙去脉,认真分析了泰坦尼克海难的原因。

当晚,我们乘坐飞机顺利回到多伦多家中。

在纽芬兰之旅结束后将近一年之际写下此文,仿佛又回到了纽芬兰那块神奇的土地,一处处、一幕幕又呈现在眼前。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值得继续探索的地方,是一个值得一去再去的地方。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