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学中文的盖理
2017-08-29 14:44:02
来源:星星生活


(图1:我们互教互学中、英文)


(图2:把学过的词句打印,编号,写上中英文和注音)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盖理(Gary)是会话组的义工,今年71岁,他热情地帮我们学英语,并成了我们的好朋友,好老师。我们的互教互学是我们老年生活中的一段趣事。

每次会话开始,他总提出一些浅易有趣的话题,使谈话容易展开,如,最近回儿子家去了吗?小孙子会走了吗?你觉得特朗普这个人怎么样?他还有个特点–写字很快,有的词我们没有听明白或不太清楚,他立即写出来。我们老中,听说读写就是读的能力最强,听不明白的,写出来一看往往就想起来了。因此近两个小时的会话,常常写满了好几张纸。盖理是个有心人,知道我的习惯,结束时就把几张纸都交给我,我回去要再查查,记下来。

我平时在家里也看看浅近的英语读物,有不懂得地方,做个记号,把书带给盖理看,请他解释疑难之处。这也是对话的内容。不久前我在超市里碰到一件有趣的事,在排队付款时,前面的先生和我开个玩笑,接着他竟然为我付了货款,我开始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追出去道谢。我把这件趣事在会话组里叙述一遍,后来写下来发给盖理,请他批改。他修改后再发还给我,到会话组活动时,又当面给我解释,使我印象深刻,我感到收获很大。总之,听说读写盖理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盖理性格开朗,态度亲切,又博学多才,懂得多钟外语。他祖籍德国,父辈19世纪中叶移民加拿大,他德语、英语自然很熟练,在多年的工作经历中,他有机会接触和使用法语、葡萄牙语。盖理当过多年的牧师,曾仔细钻研圣经和许多用希腊文撰写的文献,从而学会使用这种语言。他还有一位来自南欧的朋友,他们相处多年,他就跟朋友学习塞尔维亚文和相近的乌克兰文,俄文也知道一点,会使用简单的会话用语。他看出这些斯拉夫语系的文字大体相同,又略有区别。我和他相识也有几年了,他虽然年过古稀,学习的兴趣和劲头仍然很足,经常兴致勃勃地跟我学中文。

中文和他学过的其他拉丁语系的文字差别很大。开始他还问我:中文有多少个字母等等问题,他和很多加拿大人都认为中文和西方语文大概差不多,都有字母表。经过我粗浅的说明,他明白完全是两码事,他反而更来劲了,就因为中文和其他文字完全不同,激发了他的学习兴趣。

他体会到中文很美,很形象,偏旁三点就象征是“水”,“雨”里还有四点;“木”字就象是一棵树,双木就成“林”,三个“木”堆在一起就表示是大森林!写成英文就是wood-woods-forest! 同样“人”表示一个人站在那里,两腿好像在迈步,英文就是human being, 三个“人”聚到一起就是“众”,也就是mass, 或者crowd了。他感到中文真有趣。

他最初学的也就是一些常用的生活用语,如“你好,谢谢,再见” 之类,进一步他常根据情景,提出一些稍复杂的语句,如:“我们是好朋友。”“我的名字是盖理。”“我们一起学。”“我们互教互学。” “今天的谈话太好了。” “我学到很多。”

我把中文语句写出来,他在每个汉字下注出读音,并用之于日常活动中。他仅仅是记读音,还没有达到记字形的地步,“音-形-义”还少了重要的一环,但是老外能做到其中两环就很了不起。在场的其他义工对盖理的劲头表示钦佩,但他们自己没有这样的干劲。

给他写的语句多了,寻找不易,我决定依他学习的先后编号,打印出来,中文用大号字,英文句意用小小的5号字列在上方,让他在中文下方注音,便于他记字形和读音。他注音有他自己一套办法,我没有教他汉语拼音,我们之间不是规范的汉语教学,只要他听得懂、说得出就行,音不准也不是大问题,慢慢来 。

盖理收到我发去材料后,感到很高兴,他给我也打印一份,于是学习起来有所依据,他的劲头更大了。他在邮件里也常使用这些“中文”,不过是用他注释的读音,而不是汉字,他的电脑里还没有安装汉字系统。

盖理也给我谈到他的家世。他父亲二战时参加1944年6月的诺曼底登陆,是坦克手,受伤被德军俘虏,关入战俘营,二战结束时得到美军解救,45年回到加拿大。盖理46年出生。他妈妈今年已96岁高龄,仍很健康。盖理前几年还经常骑摩托,有时还带夫人出外旅游。

他对中国近代的历史变迁有大致了解,也问过我南海的情况。我告诉他中国人一千多年前就到了那一带,郑和的舰队曾多次经那里远航东非。二战时日军侵占了那里所有的岛屿,战后美军用他们的军舰运送中国军队重返,并立碑标界,周围的国家并无异议。他听了我的说明连连称是。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