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瞧纽芬兰的圣约翰斯
2017-11-22 18:58:36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加拿大的东岸北隅有个岛省,深入大西洋中,面积约四十万平方公里,人口却只有五十万。其首府唤作圣约翰斯(St. John’s),丘陵地貌,绿树成荫植被,冬季气温算较为温和,酷寒时节海港不结冰,类似于西岸的BC省,故有人把它称作东边的温哥华。

然而实地真情却并非这么浪漫,据长居于斯地的国人朋友讲,一年之中几乎半载阴霾刮风冷飕飕,雨雪交加,难得晴空。我记起来廿年前就曾查阅过它的相关资讯,确是这般介绍。因其时我从美利坚移民枫叶国,找工作险些去了那里,只缘纽芬兰纪念大学医学院最先给了我个录用通知,故而上网了解一下此地的风土人情。后来多伦多病童医院邀请了我,遂放弃了去那儿。再往后读了长篇小说《曾在天涯》,作者即是在圣约翰斯生活过,辄憧憬着多伦多这一他“心中的圣城”,足以见这两地的不小差异。

二十年后当我第一次踏上了这座岛屿和省城旅游时,激动的内心感触与以往观光加国其它地方略有不同,不时地对比思忖着安省多市和这里,亲临其境又一次评估着自个当年所做抉择当否,心中不住地充满了感恩。

这座北美最东北端的大城市,人口不到二十万,是新大陆最靠近欧洲的重镇,离着爱尔兰仅三千公里,就跟到安大略省的Sault Ste. Marie等距。这块陆地在15世纪时被意大利探险家圣约翰斯所发现并因此得名,所以自然就成为了北美洲最早的欧式都邑。不过它的命运却也多舛,英、荷、法等国越洋而来的军队多次鏖战争夺这一要地,使得城市屡遭蹂躏涂炭;百多年前自生的一场火灾更是焚毁闹市于一旦。故而游客今日莅临入目的,皆是此后所重建的市容。

我们先访了港市之屏障信号山上的军事要塞遗址,亲眼见识了数百年来舶来兵家厮杀争夺所留下的痕迹,并居高临下鸟瞰全城。然后下到城里面走街串巷纵观横览,沿着海港分布延伸的市中心,城建格调与其它的加国市镇无异,惟独满是五颜六色的镇屋,系其一大特征,这一点在我们日后奔赴纽省的其它城乡时也都历历瞩目,令人难以忘怀。鲜艳的墙色委实给人以新颖艳丽之感,尤其在这常年灰暗阴天的地方,赏心悦目,可以给人提气、振奋低迷的心情。我们睹景思忆,昔日玩旧金山时曾专程去访名景点“彩色小屋”、“悬崖小屋”等,后者比起眼下这里来,那简直就是个笑话了,不可同日而语。

妻子亦不由地联想到了我们居住的多伦多,净是些老旧砖垣,灰蒙蒙黑乎乎的,色调黯淡得很,毫无生气;本来加国就冬长夏短,教人萎靡缩首,这些色调更令人感到压抑。难道就不能学一学纽芬兰吗?同是一国的建筑和英伦人的后裔,咋地差别这么大呢?给房子漆涂上点鲜明醒目的色彩,不光好看,多少能折冲些阴郁,提升愉悦心绪,裨益于人的魂魄健康。为什么无论怎样新建或者翻修,房屋都不选择色泽鲜亮的建材,怪哉,无语。

老市政厅建得古典雄伟,如同城堡壁垒似的,如今让位给了最高法院,市府则另择地新筑更壮观的,跟多伦多的市政府易楼如出一辙。可见官衙总是门面铺排当先,以为地标,这在古今中外社会一理,不管是甚社稷国体。它背后的山坡上,散布坐落着几座大教堂,天主教的和基督教的俱全,均属于文物级的标志性建筑,式样各异,颜色迥然不同,皆青林绕裹,花卉簇拥,整个区域是该市发现之旅的主线,反映着早期移民尊主为大的意念倾向,留给了后人今天的信仰寄托地和观光之处。着实站在此处不乏君临天下之气概,俯视着壅塞的港区和熙攘的商街,有一种超凡脱俗,立地成圣的威仪。

再到水边浏览这儿的港口,实在不起眼,且停靠的多是些科学考察船,奇形怪状、缤纷多彩的,但无形中形成了一道靓丽的水浒风景线,给海滨添了新颜霓妆。毕竟这儿是最接近北极洲的深水不冻港,所有赴极地探险的科考舰只都必在此修整、补给等,或者是永久的锚地。

而在青史上的历次争夺战中,这里也是舰队战船的集结湾,即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也给美国用于航空兵和猎潜艇作军事基地,以对付德国的水下海狼。战后它就变成了商港渔埠,但在上个世纪末捕鱼业衰退后,一蹶不振,直至晚近随着周边大陆架的海上油气田开发,才令港都重有了新的起色。

逛游中我们转进去一家酒吧坐坐瞧瞧,里面的人还不少咧,净是年轻男女,小酌呷引,高谈阔论的,十分热闹,似乎只有这里才是宣泄天涯海角之地孤寂的处所,跟外面的冷清寞落形成了鲜明对比。而从姑娘小伙那些红扑扑多有雀斑的纯真脸上,不难觑出当地住民的质朴之气,就跟在街上遇人常会主动地相帮我们拍合影一样,叫远方的来客心里温馨。然而这里的物价贵,税也高,只因所有的东西都是从内陆空运来的,所以我们生活在多伦多的人有福了。

作为横贯全加拿大的高速公路网的最东端,零公里的起点被标志在市政厅前。自这里起到西岸温哥华岛的维多利亚港,全长8030千米,是全球高速公路长度之最。而新近又有一条连接加国东西两岸的“万里长城”即将竣工完成,即2.4万公里长的步道(Trans Canada Trail),它经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修筑,终成正果,其东部的发端也是位于这厢。这两个伟大的工程皆让圣约翰斯名扬四方。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