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罗马尼亚的Peles城堡
2018-02-21 16:19:32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一提到城堡,人立马会联系起中世纪欧洲,今人到欧陆旅游,古堡随处可见,辄是观光重点。我曾造访过最负盛名巴伐利亚的新天鹅堡,系世界著名十大城堡之首,也是最近当代的古堡,1886年还没完工便随着国王猝薨而停筑,此后未再续建,原设计的360个房间仅完成了14个,故只是个“空壳”。日前俺探访了罗马尼亚的派勒斯(Peles)堡,方晓得竟还有比前者还年轻的古堡,同样的靓丽殷实、风水宝地,令人眼眸一新,过目难忘。

派勒斯城堡始建于1873年,由当时的国王卡洛尔一世(Carol I)主持设计的,经过了41年的营造于1914年竣工。这位罗马尼亚君主其实是位德国王子,出于当时列强分治的规则而出任了他邦统领,他出身于欧陆三大王朝家族之一的霍亨索伦氏族,而后者的发祥地南德的霍亨索伦堡,是与天鹅堡齐名的离宫。定是眷恋怀念故园山水与古堡,这位外来大君决意在附庸国也修一座家乡风格的行宫,于是便有了这座杰出的廷堡豪筑传世至今。

派勒斯堡离首都布加勒斯特1.5小时车程,乘汽车或火车去访都很方便。堡下的火车站是欧洲著名“东方快车”干线上的一站,地陪介绍说Carlo皇帝曾参与了出资并建设这条铁路,遂得一“红利”–让罗国额外加了一处停车点(每个国家应只设首都一站)–Peles城堡站,利于帝王及前来观瞻的旅客往来方便,国王经常在王堡宴请款待来谒的观光客。即使是百年后的现今来到此,仍可看出当年皇家站台的王者威严气派,从这儿步行20分钟便可到达山间的宫堡。

Peles堡实际上是行宫金銮殿,国王的夏宫,为炎热的暑天皇上在此打猎、消夏使用的,它是欧洲最美的城堡之一,说在全球最壮丽的古堡排名中位居第六。甫至林荫浓蔽的堡外围,我们就先被周遭的那些漂亮房舍给震住了,它们皆是日耳曼风格的,尖角方圆连体交错的造型,赭色条木镶墙嵌框,红瓦石壁白垣,美不可言,这些都是城堡的附属性建筑,如门阙廊房、卫戍处、狩猎屋、观景台及发电机室等,但却宛如典雅儒尔的别墅,叫人感叹皇室的啥物都不疵。

从拱卫的大门洞进入堡的庭园,眼前豁然开朗,大片的茵茵绿草地,林木茂盛,鲜花盛开。浓荫道的尽头,崭露出了城堡的全貌,它形态优美,占地3200平米,方正凹凸、高低错落有致,姿韵多端。内里共有168个房间,外面有七道回廊,特别是四个堡角的不同式样的碉楼钟塔,及其壁上的雕木画券,引人入胜,让偌大的廷堡看上去像是袖珍玩具似的或者童话世界模型,让人爱不释目。

在天井里排队等候入内参观,我们环顾四周高墙,上面画满了彩绘,典型的巴伐利亚民俗风格,配以木质的镶板阁楼,精巧玲珑。入堡内部不许游客拍照,还得穿上尼纶鞋套,可见他们对国宝文物保护措施之严,观众惟有把所见所觑刻在眼底或心版上。

我们从以前只有皇者和王后才能走的宽大楼梯的中道拾级而上,体验了一把昔日王者之尊的滋味,来到二层的硕大的中堂。站在这里的彩色大理石地面上,仰望其玻璃天花板穹窿,明媚的阳光如瀑泻下,照亮着阔厅,这巨大的镶花透明屋顶是可以滑动敞开的,由电力控制,这在古堡系列中是绝无仅有的,可见其身世年青、已经步入电器时代。

厅堂的四壁镶满了紫檀、橡木的家具和雕刻,繁杂而精致,巨细无遗皆是精工巧凿,优美无比,熠熠生辉。跟接下来我们参观的其它房间如出一辙,皆以海量的木雕护墙和配器为主,就连门把手、桌腿椅脚、窗户櫺子等都雕刻得十分考究,而非一般宫廷的镀金鎏银,这是它的一大特点。

古堡的一二楼对外开放35个单元,我们依次参观着,瞠目结舌,眼界大开。它们不光是古色古香的文物珍宝,而且一点不缺乏现代化设施,说是配有类似集中通风和吸尘系统,使得整个广厦的清洁工作变得容易,而且冬暖夏凉,相当于如今的中心空调,这在原装的古堡族中绝对翘楚。

堡内的布置设制,计有专门接待外宾政要的会客厅,典藏丰富的图书馆,雅致迷你的电影院,后者是罗国第一个放映电影的地方。至于餐间、客厅、起居室、卧房等就更不用提了,装潢高雅华丽,摆设雍容显贵,东瀛屏风,神州瓷器,各具特色,主题鲜明,有的含意大利风采,有的德意志格调,有的法兰西样式,有的奥斯曼色彩,不一而足,叫人目不暇接,浸在迷幻境地中。

给人印象深刻的是兵器陈列库。这位毕业于柏林火炮学校的尉官国君,嗜好收集兵戎武器,故各国来宾皆投其所好,进见礼多为各种珍稀贵重的刀枪剑戟,盔胄盾牌等,挂满了墙壁,琳琅满目,件件皆精品,收藏量在全欧居首,教人叹为观止。

带着满脑子人工内饰的艳丽,出到户外庭前御花园,明媚旖旎,草坪花坛,喷泉铜雕,布局严谨又不失浪漫。回首仰观堡垒伟岸之躯,外合里应,委实富丽壮观。从高耸的哥特式钟楼背后远看,逶迤的喀尔巴阡山郁郁森林是为陪衬,岭峰俊秀挺拔,遥见有吊缆车直达巅顶,夏可观光冬可滑雪,确实风水极佳,国王真会选址营造一己的安乐窝,在此享受了近半个世纪,并留给后昆这一历史文化与建筑瑰宝。

我不禁在思想,中外大众多是批斥统治者们奢靡挥霍、大兴土木构筑宫廷而置民不聊生弗顾,可是若非这般,后人今日还有什么古迹可看的呢?故孰对孰错?一时也哑口无语了。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