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梦唤:悠悠移民路,漫漫参政途
2018-04-02 17:01:26
来源:星星生活

– 加拿大华裔早期移民与参政的艰辛

文/歌壮

金山的由来
- 心怀金山梦,身经离乡苦

或许您和我一样,第一次看到“金山”这个词的时候,在纳闷,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词呢?

金山(Gold Mountain,often rendered in English as Gum Shan or Gumshan),在华裔移民历史上,曾泛指发现了金矿的北美西部,包括现在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一般特指美国的圣弗朗西斯科(也叫三藩市,San Francisco)。后来,澳大利亚的墨尔本(Melbourne)也发现了金矿,墨尔本就成了新金山,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弗朗西斯科成了旧金山。

1848年,美国内华达山脉(Sierra Nevada),一位木匠在萨克拉门托河谷(Sacremento Valley)推动水车的水流中发现黄金,引发了世界淘金热(Gold Rush)。消息传到中国,广东台山上千人开始奔赴美国西部寻找金矿,希望一日暴富。“欲爱富,贪走金山路”,是当时流行的一句诗。淘金的目的地被称为“金山”。淘金热期间,大批华人移民(当年曾叫卖猪仔)美国和加拿大,金山,是当时的移民公司和雇主用来招募华工、吸引新移民的时髦词,是人们向往和憧憬美好生活的象征,金山成了华裔移民的代名词。

金山,是加拿大1867年建国前大批华裔移民的最初动因,吸引着大批怀着梦想、向往美好生活的华人涌入当时还称为西北美洲的今天的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地区。

然而,满怀着梦想和希望而至的淘金客发现,华人并不受欢迎,欧洲裔移民对华人充满敌意(Despite their importance to the Canadian economy, including the historic construction of the CPR, many European Canadians were hostile to Chinese immigration)。即使在经济上给加拿大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尤其是修建了前所未有的横贯东西的铁路(Canadian Pacific Railway (CPR)),从而使得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成立成为可能,华人还是饱受歧视,没有平等可言。华人是加拿大历史上唯一一个受到“人头税”移民限制甚至被拒之移民门外的族裔,而且,华人在政治上没有真正的公民权利,没有投票权,没有参政和从政的权利。

第一批华裔移民
- 虽为匆匆过客,却创短短移民史首页

1788年,英国皮毛商约翰-梅雷斯(John Meares)从广州和澳门招收了50个华人水手和工匠,把他们带到温哥华岛殖民地(Colony of Vancouver Island)的努特卡湾(Nootka Sound),他们1月22日从广州启航,5月份抵达目的地。这帮华工帮梅雷斯在那里修建了一个贸易站,包括一个码头、一个要塞和一艘叫“西北美利坚”(the North-West America)的帆船。梅雷斯便利用这个贸易站收购(交换)海狮皮,然后运到广州卖。第二年,1789年,约翰-梅雷斯又从广东招了70个华工跟随两艘船开往温哥华岛,但是他自己没有跟随商船走,而是留在了广州。与此同时,西班牙人垄断北美西北海岸的贸易,不断地扩张领土,他们在阿拉斯加听说俄罗斯人要在努特卡湾修建贸易站,便赶往那里,他们到达努特卡湾时,发现有三艘船,两艘是美国船,在那里过冬,另一艘便是刚刚抵达努特卡湾的约翰-梅雷斯的商船。西班牙人把船长威廉-道格拉斯(William Douglas)和船上的中国人抓起来并监禁起来,这就是当时差点点燃英国和西班牙战争的有名的努特卡政治危机(Nootka Crisis)。屈服于英国当时强大的海军实力,西班牙人不久放了船长,让他滚出努特卡湾永远不要再见到他。部分中国船员跟着船长道格拉斯回到了中国。其他华工则被押到附近的煤矿(当时还没有发现金矿)当矿工,有的华工和当地的土著人结了婚,有的后来被带到墨西哥。这120个人就是最早漂泊到加拿大的第一批华人。此后半个多世纪,一直到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淘金热潮(Gold Rush),就再没有听说有华人到过北美西部。

这120个华人也没有在加拿大历史上留下任何其他的记录,他们可以算是匆匆过客,却轻轻地打开了加拿大华裔移民史的第一页。

淘金时代的移民
- 滚滚淘金热,浪浪移民潮

大批华人移民温哥华岛,是1858年5月开始的,弗雷泽淘金热(Fraser Canyon Gold Rush)期间,洪门兄弟会把大量华人从加利福尼亚带到温哥华的弗雷泽河谷(Fraser River Valley)淘金。此时,温哥华岛被称为新大陆(Mainland),新的“金山”。淘金热潮的消息远播中国并吸引了大批华人从中国跑到温哥华淘金。到1860年,仅两年时间,估计就有7000华人到了温哥华岛。

“人头税”排华法案
- 倍受歧视辱,难圆金山梦

大批华人的涌入,引起了欧洲裔移民的不安,他们以华人可恶和危险为由,歧视和排挤华人,反对让华人享受全面的公民权(“unfit for full citizenship … obnoxious to a free community and dangerous to the state.”)。为了让华人帮忙修建铁路,加拿大政府对华人采取宽容的态度。

然而,一旦铁路修成,加拿大政府便开始阻止华人移民加拿大(As soon as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Canadian Pacific Railway was completed in 1885, Canada took steps to stop Chinese immigration.)。1885年,加拿大政府通过“华人移民法”(The Chinese Immigration Act, 1885),也就是史上有名的“排华法案”( the Chinese Exclusion Act )。

根据这个法案,想要入境加拿大的工人及其家属必须交50加元的“人头税”(Under the Chinese Immigration Act (1885), the Canadian government forced every Chinese worker, and family member, wanting to enter Canada to pay a $50 head tax.)。而当时的这50加元相当于2008年的1100加元(In 2008, this amount would buy goods worth $1,100)。要交这50加元是非常不容易的,要知道华人当时一天的工钱只有一块加元(Chinese workers willing to accept only $1 a day while white, black and native workers were paid three times that amount.),就是不吃不喝,也要干差不多两个月的活才能挣到这笔钱。华人是唯一一个要交这笔昂贵人头税的种族(No immigrants from any other country ever had to pay such a tax to enter Canada.)。

这个法案严重影响了华人移民,昂贵的登陆费(landing fees)意味着华人难以支持妻儿父母来加拿大团聚,付不起费用的华人无法登陆,华人移民人数从1882年的8000人骤降到1887年的124人(The number of Chinese newcomers dropped from 8,000 in 1882 to 124 in 1887)。可是,这个移民法并不能阻止到加拿大淘金的华人移民,十五年后,1900年加拿大政府再次颁布“华人移民法”(The Chinese Immigration Act, 1900),将专门针对华人移民的“人头税”增加到100加元($100)。即使“人头税”翻倍,还是不能阻止华人入境,又过了三年,加拿大政府企图杜绝中国人移民,于1903年再次颁布“华人移民法”(The Chinese Immigration Act, 1903),将华人“人头税”再翻五倍,增加到500加元($500)。这500加元,相当于2003年的8000加元($8000),超过当时普通老百姓一年的收入(This amounted to more than a year’s wages for the average worker),华人就是天天干活,一年也就挣到365加元。交这笔费用的华人从上一年的4719人一下降到只有8个人。这500加元的人头税限制一直延续到1923年。

1923年7月1日,加拿大国会再次通过“华人移民法”,干脆把华人完全排除在移民的门外,这个法案一直延续到1947年(From 1923 to 1947, the Chinese were excluded altogether from immigrating to Canada)。根据这个法案,华人是唯一一个被拒之门外的种族。七月一日被华人称为“全国耻辱日”(While 1 July is celebrated as Canada Day, some Chinese Canadians refer to that date as “National Humiliation Day.” )。当时的这种状况,被写进了这样一句诗“抵岸难登气满肚,越界无策奈谁何”。

取消华人投票资格
- 没有投票权,何来公平

加拿大政府不仅限制并严禁华人移民,而且在政治上剥脱华裔移民的公民权(包括投票权)。1872年,B.C.省议会通过法律首次取消华人参加省选投票的资格,萨省(Saskatchewan)也禁止华人参加他们的省选投票。1876年,B.C.省通过的市政修订案,严禁华人参加选举市长或者选举市议员的投票。从此,华人在B.C.省完全没有选举投票权(the Chinese in B.C. became completely disenfranchised),因为联邦选民的名单是从省一级的选民名单中来的,而省一级的选民名单又是从市级的选民名单中来的。这就是说,华人移民在加拿大三级政府完全没有政治发言权、完全失去了参政的权利。

华人还不能从事专业工作(比如律师、会计、医生、工程师等等),甚至华人报名参军,也不能上前线打仗,只能留在加拿大训练。

二战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使加拿大政府认识到种族歧视在加拿大是不可取的,加拿大政府歧视华人的法律使其让世人看起来虚伪,而且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同时华人在二战中作出了重要贡献,所以,1947年,一直到1947年,这年5月14日,加拿大政府宣布废除了“排华法案”,华人取得了联邦选举权(the federal franchise)。1949年,华人获得了省选和市选的投票权( the right to vote in provincial and municipal elections),从此,从此,华人在加拿大才真正拥有并能行使公民的权利(full citizenship rights)。这该不是一个巧合吧,1949年中国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泽东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1949年,无论是在加拿大,还是在中国,都翻开了华人历史的新篇章,华人从此可以享受公民的权利,有了当家作主的可能。

掌握话语权,实现金山梦
- 不忘初心,激励未来

回忆过去,是为了激励未来。怀着金山的梦想,倾听金山的召唤,越来越多的华人移民加拿大,而且华人在加拿大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据2011年人口普查和2016年人口普查及最新的数据显示,华裔移民是加拿大最大的少数族裔(the largest visible minority group: 华裔人口1,769,195,印度裔人口1,355,653,菲律宾裔人口662,600,犹太人口309,650),是加拿大境外出生的第二大族裔,汉语是加拿大除了英语和法语以外的第三大语言,同时,勤劳勇敢的华人在历史上对加拿大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华人的地位并没有随着人口的增长而提高,也没有因为生活的富足而上升,相反,歧视华人的事件还时常发生,尤其是近年,“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y”)抬头,当年的“White Canada Forever”的思想观念死灰复燃,提高华人地位、维护华人权益的使命显得更加迫切和艰巨。

2018和2019年是大选年,是我们掌握自己命运的大好时机,是改变现状的机会,既已来到金山,就让我们踏着前人的脚步,为提高华人的地位,为维护华人的平等权益,为了更美好的明天,充分利用我们的人口优势,牢牢把握我们手中来之不易的投票权,发扬前人为实现金山的梦想而历尽艰辛、刻苦奋斗的精神,排除各种困难和干扰,团结一心,行动起来,积极支持和鼓励参政,走出家门,踊跃参加投票,向加拿大社会宣示我们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