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奥地利小镇哈施塔特
2018-04-24 15:56:1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无数次从画报和摄影作品中得见这个梦幻般湖畔小镇的芳容,却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谙其名、是何方圣地,直到后来合家首游奥地利,才晓得原系这国的稀世珍宝,叫哈施塔特(Hallstatt)。惜当时行程只涵维也纳与萨尔斯堡俩大城,纵使后者距它蛮近的,终还是无暇光顾而擦身过了。最近我们二访奥国,当然不会放过它了,直奔而去尽睹这仰慕久矣的世界文化遗产之神韵风采。

从萨尔斯堡开车约一小时,便可抵达这风水宝地。小镇雪藏在重山峻岭中,又在水一方,仿佛一位下凡沐浴的婀娜仙女。长期以来封闭的孤镇多靠船运进出,陆路“蜀道难”于上青天。近些年来兴建了高速公路,开凿了隧道、打镇所背倚的山腹里穿过,径直可进入世外桃源,大大满足了日益增长的旅游潮交通需求,捷利多了,遂教与世隔绝的这一瑶池幻境容易地敞亮在更多世人面前。

钻出涵洞不远便到了镇的停车场,我们弃车信步,一下子就到了湖边。放眼望去,一泓碧水窝聚在青山怀抱中,深而无波几如镜面,倒映着巍峨的阿尔卑斯俊秀山躯岩体的倩影。就在这山麓水浒间的狭长坦地中,层层叠嶂地铺盖着几溜房屋宅舍,似阶梯样、幢幢依山面水,无敌湖景房;数座小教堂高耸的塔楼各异,构成了人为的天际线,亦是其地标,妙不可言。忒过脸熟的挂历上的经典画面,今终实落落的亲现眸前,比图像上的要阔幅真切得多,融进了这全景丹青中的我们,说不出的激动,不由地加快了开发的脚步。

沿着镇子仅有的一条主路进发漫行,长不过千米,窄窄弯转,沿着岸线伸延,道旁多是民居和纪念品商店,以木质老屋为主,古色古香,显示着早年的沧桑,仿佛带人回到了中世纪的时光。游人如织,擦肩接踵,很多兴奋地叽喳着,也都走走停停,四处抓拍着精髓意境,目弗暇接、美不胜收。

湖滨紧贴水的有限缓坡插建着参差不齐、鳞次栉比的房屋,五颜六色,是为镇的特征,惟在中心区山坳有一处稍微宽绰点的地方,辟为小广场,乃市心脏所在地,有雕塑喷泉和纪念柱等。寥寥几间餐厅与客栈,转圈的建筑选,炫丽典雅,层层阳台上挂满了盛开的盆栽鲜花。一边矗立的就是那座基督教堂,青灰岩石砌成,古朴苍劲,惟塔顶盖涂成了黑色,不恁醒目,倘漆成绛红的话,定会奏“万绿丛中一点红”之果效,将整个镇面画龙点了睛。

小广场显然是集市和镇民们休闲的场所,但白天多充斥着观光客,我们坐在长椅上,稍息细品一番古镇的风貌人文,瞧着外来客熙熙攘攘、个个引颈探首、东张西望的样子,联想自个在旁观者眼中亦是这般形象,哑然失笑,委实是倏有此“艳遇”,眼目不够使的了。

再继续往前,导游带大伙儿来至湖滨的一段斜坡栏杆前,从这儿回首观望,原来是哈施塔特标志性风光照片上的拍摄点,映入眼帘的影像太熟悉不过了。凹凸蜿蜒探水中湖岸及其上的别墅、贴崖层迭竖立的靓宅、水光山色、蓝天白云,这桢绝美图案从此角度上囊括得最为绚丽。所以人人都在这儿抢占有利位置留影为念,作为相片反映到此一游的最佳注明。拍毕,我们又择人稀幽静处驻足凭栏远眺,细细咀嚼这天然美境,微风和煦拂面送爽,伴着舒展开来的画卷般景致,叫人心旷神怡至极。

俯视近处湖边的浅水湾,筑有一些小栈桥亭榭,为住户泊船用的,相当于陆城市民的车库。水中有三五游艇悠荡,点点天鹅鸭凫游弋,勾勒出一幅悠闲恬谧的景象。遥看对岸一座城堡掩映在山根林荫郁葱中,说是有600年的历史了,令人浮想联翩;一条铁道铺设于山麓,观光列车的彩厢构成了一道流动的风景线,煞是好看,它在站台卸下乘火车来朝觐的人们,后者再搭渡船过来这边,顺便湖游,真不错。再举目环顾周围包绕的高山,座座大有泰岳压顶之势,把个哈施塔特湖箍得像是桶底之水深幽。

沿原道返行了,我们一路不忘拾遗补漏,寻味来时或许疏忽的枝节,更细致地搜索尚未见的镇容,尽量地把一切都收入镜头回去作壁上观。不时地叹奇那些各具特色的宅邸墙垣,墉户门洞,晾台窗棂,它们都是些艺术品,又多被主人用一己钟情的花卉打扮点缀起来,锦上添绣。有的见缝插针建在峭壁上的屋第,半部悬空前探,底下用木桩或直或斜地撑托着,使我想起了山西的悬空寺境况,都是向山要地求宅呵。偶尔瞥见斋邸之间的山崖隙缝中,一股清泉奔泻下形成了一帘袖珍瀑布,三叠而下,淙淙有声,也是难得的一景。

追溯斯地的历史,早在3000年前就有了人烟,来挖掘山里的盐矿,渐形成了这镇。如今矿已成博物馆供人参观,旅游业成了经济支柱。因我们在萨尔斯堡郊外和波兰见识过了地下盐洞,此番就免去光顾,拨时多浏览这逶迤的湖光峦色。另外镇上的天主教堂里有个纳骨所,藏有千多先民的骷髅,系因此处土地绝稀,活人都难住下,死者弗能相争,就于逝后暂埋,待尸腐后掘出,拣其颅骨注明姓名、生卒年月,改存于教堂,意在安息于上帝的园中。腾出来的墓穴再葬后人,代代如法炮制,成为了当地独特的殡俗。

流连在这方寸洞天福地,史迹的刻痕、大自然的绮丽,交错荟萃着,嵌印进了画中的人们百看不厌,意犹难尽不舍离去。我们终于有幸置身了“世界上最美的小镇”,不啻得入一方尘世仙境,今生足矣。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