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基山脉八日游:约翰斯顿峡谷
2018-05-17 12:02:5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马强)这天是我们在阿尔伯塔的最后一天,在返程去机场的途中,还有时间可游览一两个景点,最终选择位于弓河谷观景大道(Bow Valley Parkway)上的约翰斯顿峡谷(Johnston Canyon)。弓河谷观景大道位于班芙的西面,早先人们把这条路泛指为西部公路(West Road),这条路在城堡山这里正好走到了一半,它在这里和横贯加拿大一号公路有一个中转点(Castle Junction),游客在这里必须要作出方向选择。我们上次是去西面的贾斯珀地区,而这次是东面的约翰斯顿峡谷。

很多野生动物在憋闷了一个冬季之后,需要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寻觅食物,补充因漫长冬季食物不足而额外消耗的能量。为了避免野生动物的自由受到干扰,每年三月初到六月底的晚八点到早八点,观景大道从峡谷露营地到横贯加拿大一号公路东部入口这一段是不允许车辆通行的。约翰斯顿峡谷在班芙公园一百多个景点里的网友排名始终是前十左右,是班芙的必看景点之一。景区内有百年老店约翰斯顿度假屋,也有设施完善的露营地,还有可以提供自助咖啡的茶屋也是顾客盈门。

约翰斯顿是一个勘探员,他所处的正是拓荒致富的时代,很多人怀揣着发财的梦想加入探矿采矿的行列,尤其是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修建更是给了人们创造财富的憧憬,约翰斯顿也是其中一员。1880年,约翰斯顿来到了这个峡谷,虽然峡谷并没有他所冀望的宝藏,但他却给世人留下了一处美景财富,因此他的名字也和峡谷一样被永久的保留了下来。

几千年以来,城堡山冰河谷的一条冰河溪流向着山谷的东南方向滚滚而去,昼夜奔流的溪水越过高山,穿过草地,最后汇流到浩荡的弓河。约翰斯顿这一带的岩石大多以石灰石为主,质地相对松软,溪水经年累月的冲击最后硬生生将山体劈出一条峡谷,同时也留下很多大大小小的隧道,坑洞,湖泊,还有瀑布。从地图上看去,约翰斯顿峡谷就像艺术体操运动员手中的彩带带着曼妙的旋律从山顶飘然而落。

约翰斯顿峡谷有一条主干小径,单程全长近六公里。小径从度假屋处起步,一路向上最远可到墨水壶(Ink Pots),那里有大片的草地和七个墨绿色的温泉池,只是路途较远且崎岖,所以去到墨水壶的游客并不多。峡谷的主要景色基本都集中在下瀑布(Lower Falls)和上瀑布(Upper Falls)之间,这一段路程只有不到三公里,所以大多数游客都会把上瀑布作为游览的终点。这条小径应该是我们几天来游览过的景点中修葺的最好的了,最初是一段柏油路面,两侧是高大茂密的树林,右侧的约翰斯顿溪水轻柔地抚摸着水底的鹅卵石静静地流淌着。

在走过一段不是很陡的上坡路之后,就来到了峡谷独特的悬空步道,步道是混凝土石块的路面,两侧或单侧有铁制的护栏。步道是通过特殊的支架被固定在半山腰,彻底悬空的步道远远看去还是有些惊心动魄,不过走上去之后心里反而会踏实很多,因为右侧护栏上挂着制作精良的铁网,这一道坚固的屏障会让游客的安全感大大增强。

悬崖上的步道略有些狭窄,显得有点拥挤,作为班芙公园的著名景点,这条步道每年接待的游客数量起码在百万以上。越往上走,感觉脚下的溪流也越来越湍急,走了大约一公里左右,远远地就会听见轰鸣的水声,这里就是下瀑布了。下瀑布不是很高,大概十米左右,水量还算充沛,下面的水潭近乎圆形,潭水深绿不见底也颇有些神秘。

有一座横跨溪流的桥梁可以正面观赏瀑布,这里的悬崖很有特色,很多奇形怪状的崖石乍一看像是锯齿獠牙的怪兽,崖壁上也有好多小洞穴,不知是否有小动物在里面安家落户。观景桥上有很多游客在排队,桥的尽头是一小段隧洞,穿过去就可以更近距离观赏瀑布。因为隧洞另一端的观景台很小,一次只能容许两三个游客同时观赏,而每个游客观赏的时间又没有限制,所以排队的时间就很不规律。

在排了接近一个钟头之后,终于轮到了我们。穿过一小段幽暗的隧洞,走上几级湿漉漉的石阶就是观景台了。即使一次只有两三个游客,观景台的回旋空间也不是很宽裕。瀑布近得好像触手可及,水声更加宏亮,落到潭里激荡着白色的浪花,水雾喷到脸上有凉丝丝的惬意。在这里欣赏瀑布好像有一种揭开神秘面纱的感觉,只是面纱之后的依旧是美丽。

因为在此排队耽搁了时间,于是决定放弃上瀑布,就此打住回返。途中还经过了一个叫做慕斯草地(Moose Meadows)的景点。慕斯就是驼鹿,景点有一条专门的小径,是从约翰斯顿峡谷的主小径分出来的岔路。这里地势较低,经常发生水灾,湿润的环境非常适合青草和矮灌木的生长。而大片的青草和矮灌木都是驼鹿的天然食物,所以这里也一度聚集了大量的驼鹿,驼鹿草地的名称由此而来。

但是驼鹿这种动物比较挑食,它们通常只吃新鲜的青草,以前经常发生天然火灾,火灾过后一茬又一茬的青草始终保持着鲜嫩,优良的食物使得驼鹿生活得很快乐。后来由于人为对火灾的扑灭,青草的更新换代越来越缓慢,这对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驼鹿来说是致命的。这样驼鹿在和加拿大马鹿(Elk)的竞争中就落于下风,因为马鹿胃口很好,从不挑食。久而久之,驼鹿就逐渐绝迹,我们现在在这里偶尔看到的其实就是加拿大马鹿了,看来挑食无论是对人还是对动物都不是个好习惯。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大片草地,大部分已经枯黄,被风吹得东倒西歪,一片苍凉的景象。只是偶尔间杂的青草和四周的绿树提示游客这里也刚刚经历过夏日的郁郁葱葱。不过远处的山脊倒是有些特色,弓河山谷把落基山脉分成了两部分,从这里看去,左手边的山脉呈青灰色,而右手边的山脉呈褐色。实际上左手边的山脉比右手边的要年轻几百万年,岩石相对也比较松软。

在众多的背景山峰中,有一座山峰格外引人注目。青灰色的山峰白雪皑皑,整座山峰看上去像一个倒立的陀螺,又像一座灯塔直冲云霄,为众多山峰引领着方向,所以这座山峰被称为领航员山(Pilot Mountain)。等了一会儿,草地对面的丛林里好像有貌似马鹿在探头,不过很快就又不见了踪影,我们的出现也许打扰了人家的清净,看来不走也得走了这次。

随着太阳的逐渐西落,我们离开的行程也越来越近了。行驶在去往卡尔家里机场的公路上,看着后视镜里那一排排的山峰渐渐远去,直至不见了踪影,最终也不得不说再见了。再见,班芙!再见,贾斯珀!后会有期!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