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通水管中接触的加拿大工人们
2018-05-23 16:01:48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最近水管突然堵塞了,我们平日使用都很小心,真搞不清什么原因,请朋友帮忙,用橡皮盖挤压也不顶事,只好向房管所投诉。管事的人用小纸片给我写了个电话号码,叫我自己打电话求助。他说明,房管所和很多部门有联系,他们各有所司,而且电话是24小时服务的,电话打通,先是一大通音乐持续好几分钟,然后才来了说话声,询问事故情况和我所在地点,表示会来处理。

果然,第二天上午近10时有人来敲门,这是加拿大人开始干活的时间了。来的一位身高1米9以上的壮实年轻人,手提一箱一包,包里全是修理工具,箱里是通管道的钢索机。灶房水池底下的空间很小,他把小柜门拆了钻了进去。他那么大的个子实在有点勉为其难。

小伙子拧开螺丝盖,把钢索塞进去,开动电机,钢索转动起来,他不停地送进钢索,总长约2米,仍不见效果。他锯断原来的钢管,把墙上的隔板也锯开一个大洞,用一条更粗的钢索继续通。最后他认为已疏通,就用新的塑料管取代原先的钢管,接头处涂抹粘胶即可防止漏水,技术有了进步。他把污迹、锯末都清理干净,把锯下的木板用塑料袋装好带走,工作一丝不苟,加拿大工人的服务素质实在可佩。

他连续干了两个多小时,始终是跪着或钻在那小小的空间里,我们请他休息一下,喝喝茶,吃点点心,他都婉言谢绝。他起来放水试验,水流通一阵,但又堵塞不前。他估计可能是别处堵塞,用电话向主管部门汇报,最后告诉我们第二天会有人再来继续干。我们感谢小伙工作认真负责的精神。

第三天是星期四,来了一老一青两个工人,年轻的看来是助手,只是跑腿取工具,老师傅跪长久了,就让徒弟代替一阵。他们的外衣上印着一家专业疏通管道公司的名字,他们告诉我公司在哈密尔顿,离我们基奇纳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使用的钢索更加粗些,转动更加强劲。也许是在前一天操作的基础上,不久就解决了问题。

离开时我说墙上的洞和锯开的木板还没有修复,他们说这不是他们的事,他们会通知相关的工人来修理。第四天是星期五,没有人来接着修理,接下来周末是神圣的休息日,当然不会来。

到了第二周的星期一,过了上午10时半不见有人来,估计上周的修理工没有汇报修理工作尚未完工,我再次到房管所去投诉。对方先是要我自己再打电话,我坚持请她帮忙催,最后对方答应了。星期二儿子来电话说房管所来电话通知:星期三来人修理。

星期三工人如约来到,50来岁,留着一把关云长式的长须,手拿一份打印的通知,是房管所发给他们木工组的,内容很详尽,说明要修理的相关情况。工人的机具也很专业,打钉机一按按钮,咔嚓一声就把两块木板钉在一起。补洞和恢复架板进行顺利,但是由于管道通过,洞补得不严实,我真担心老鼠会钻进来。

房管所就是那么几个人,以分配住房和核算住户的租金为主要业务,住户的居室有了问题,他们只是介绍相关的部门上门解决。诸如水道、电路、灶具、冰箱、墙壁门窗的修理和粉刷等等,都有专业公司负责处理。这些公司都是独立经营,各有专长,各司其职,又相互联系,互相支持。不像中国的有些部门那样,一个大公司,无所不包,组织庞大,部门齐全,甲公司有木工部、电工部,乙公司同样有这些部门。

加拿大工人的敬业精神令人钦佩,干活认真细致。他们没有吃拿卡要等等歪风,不会摆架子,讲条件,用户不用倒茶敬烟,低声下气讨好他们。这一点我们中国来的用户感受特别强烈。其他方方面面都是如此,在中国的医院里,墙上大标语写着不许收受红包,事实恰好相反,没有红包病家自己吃苦。此地的医生们大概不会手术前先看看红包送来了没有。这是不同的社会风气使然。

加拿大的工人分工细,每人只干本工种的活,不是本人的工作范围,要你另请高明,麻烦的是用户。

另一方面,加拿大人干活进展慢,工期拖得长。这次疏通水管,前后延续了8天,我房管所去了两次,又是电话,又是发文,前后来三批共5个工人,干了三个上午,整个过程,处处需要耐心。

这也是生活在加拿大需要适应的一个方面。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