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瑞士的感想
2018-07-04 13:11:25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参加完在法国举行的婚礼之后,顺道到瑞士去探望明世兄夫妇及他们的女儿馨仪。他是我五姊夫的外甥,在越战结束后经海路举家逃离越南,飘流到印尼某个荒岛,逗留了十三个月,最后由瑞士政府接纳到瑞士定居,从此落地生根,成为瑞士公民。他们在人地生疏的瑞士奋斗了几十年,苦尽甘来。如今儿女成长并在这里立稳了脚,他俩也退休多年,在此安享晚年。

明世兄很喜客,对我尤其热情周到。我以往从香港到瑞士公干时,在周末曾被接返他家作客。嫂夫人厨艺出众,能烹调出美味可口的小食,如馄饨,水饺,使我大享口福。那个年代瑞士的华人很少,没有出售中国食品的超市,很多传统家乡菜的材料都必须自制才有。嫂夫人竟然能自制烤猪肉、义烧、咸蛋,而且十分到家。明世兄说他们住在Deitingen的那个村没有中国食品店,必须驱车到Bazel越过边境到法国去买。一来一回便会花上大半天,但为了追寻味觉上的美好回忆,他们仍不辞劳苦开车去。这样比较起来,居住在加拿大的华人实在幸福多了。

这次重游瑞士,明世兄长女馨仪慷慨将她公寓单元让出给我们暂住。地点距离Solothurn火车站很近,出入非常方面,盛情难却。我们四年前来过,所以很熟识那里的地理环境。瑞士面积本来便不算大,由Solothurn出发,搭乘火车到每个主要城市都只需一个到一个半小时左右。火车站售票处职员告诉我可凭护照先购两张半价证,每张120瑞士法郎,有效期为三十日。凭证可享受半价火车票、船票等等。

我们以前未去过Murten,一个湖畔小山城。先搭乘火车到瑞士首都伯恩(Bern),然后再转车。Murtensee湖是三湖区(Bielersee, Lac de Neuchatel, Murtensee)内最小的一个湖,Murten市是它的主要城镇,市区建筑在山上,居高临下,一览无遗。我先在湖边散步,看见很多年轻人到那里戏水,远足。湖的对岸有大片麦田在斜坡上,麦子成熟待割。麦田在阳光下呈现金黄色,非常夺目;麦田旁边是玉米田,一片青绿,比较迟熟。我们在湖边一家餐馆吃午餐,品尝当地烹调。主菜是烤鲈鱼,吃得差不多半饱了,女侍应才说second serving很快就来,因为味道太好,不想推辞。这是瑞士的餐饮习惯之一,特别在较高档次的餐馆。

欣赏过湖光山色,我们缓步向山坡走,很快便进入旧城区,正当午茶时间,路边的咖啡馆座无虚席。瑞士人很懂生活情趣,一杯热咖啡,一杯冻啤酒便可消磨一个下午。与咖啡馆并列便是一些饰物店、花店和时装店。瑞士人特别爱花,窗台都摆满了花盆,红红绿绿,七彩缤纷,将家居环境美化。我发觉瑞士人也喜欢骑脚踏车,男女老幼都善于此道。中国大陆反而背道而驰,使用单车的人比以前少很多。

在三湖区通行德法双语,所以Murten又叫做Morat,Biel又称为Bienne。瑞士有四种法定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文及罗曼什语(Romansh)。除了母语之外,瑞士人很多都能说其他语言,英文在这里也可大派用场。

虽闻洛桑(Lausanne)之名久已,但从未踏足其间。所以购了直通火车票先到洛桑,然后继续往日内瓦(Geneve)去,回程则由终点直接返回Solothurn。洛桑比Murten大很多倍,几乎都是斜坡路,需依赖交通工具才可四处走。由于膝盖痛,我不想过分劳碌,乘车到湖边走走便算,满足了曾“到此一游”的愿望,并提前往日内瓦去。我相信洛桑还有很多美丽的风景区,可惜力不从心,未能畅游。

日内瓦以前去过,但印象不深。这次再来,有全新的感觉。火车站离开湖边不远,步行十五分钟可到。日内瓦湖呈半月形,长达73公里,面积约580平方公里,水深达310公尺,横跨法瑞两个国家,日内瓦城便位于湖西南边的尽头,离开法国边境很近。这里流行法语,是国际外交接头的集中地,政要云集。日内瓦的五星级酒店鳞次栉比,霸占了湖边的黄金地带。我曾进入Four Seasons Hotel借用洗手间,没有被拒之感觉。

当天天气较热,乘船游湖享受湖风最赏心悦事,而且有半价票优待,何乐不为!日内瓦半天游便以此结束,回到Solothurn时天还未全黑。“自由行”的旅游方式最适合我们的年龄与趣味。

馨仪一直都忙于工作,上班下班,星期五又要修读专业课程,没有时间陪伴我们。直到这个周末才忙里偷闲驱车带我们到郊外游,瑞士的湖光山色百看不厌,她还特地带我们去尝一尝越南餐,和多伦多作个比较。之后又开车往琉森(Luzern)观光购物。以前来过这里很多次,但仍值得一来再来,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太吸引了。来此购物是为一个具有纪念价值的手表更换皮带,硬着头皮花了四百瑞士法郎才如愿以偿。

瑞士物价高昂,令人咋舌。近年由于欧罗贬值,很多往欧罗区的瑞士购物团应运而生。其实瑞士人很爱国,只购国产货。瑞士农业及畜牧业得到政府支助与消费者的支持,具备生存的条件。

星期日那天,明世嫂邀请我们到她府上吃越南餐,由她亲自下厨。她还叫了所有儿女、媳妇、女婿及孙子孙女,整集一堂,与我们见面。这份浓情密意,非常难能可贵。两个媳妇都是洋人,女婿也是。沟通多用德语及广东话,其间加插一些英语,这是新移民家庭的特色。

一个星期转瞬间便过去,还有很多景点等待我们去发现。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