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普罗旺斯薰衣草海
2018-07-17 17:36:40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薰衣草开花的季节又到了,撇开安、魁省小儿科式草场花园的“以点带面”“小打小闹”,我们索性来个说走就走、径奔其大本营,越洋到紫苞的蜚名盛产地普罗旺斯(Provence),淋漓尽致地浸淫于一望无边的姹紫烟蓝花海,饱览畅游,狠狠体味了浓浓薰衣草的柔馨浪漫,一解胸中长年积存的紫薰心结,透透地过了把花瘾。

位于法国南域的普罗旺斯地区,拥有众多的薰衣草地,系全球最大的紫英沃野。这自然是拜地中海气候之赐、长期的阳光普照,尤符合该花草偏喜燥干的生物属性,从而让它得天独厚,享誉寰球。几乎变成了普罗旺斯的标签名片,为南法的一大风光符号,吸引着海内外爱好薰衣草者竞折腰、趋之若鹜。

其实这类独特的小花,单棵的相貌看起来类似草叶,顶尖细幼的花朵开成一束束的,呈麦穗状,故被译称为“草”。茁壮硕大的薰衣草成年株,有的居然可接近半人高。但这羞花在数量较少、独立细观时,显得稀疏色淡,并非恁地美观耐品味;只是在大面积种植、把它们栽得簇簇行行时,铺散在广阔田地上如同梳子拢过般的整齐,便陡然加增了其花势与气质,尤其是远视的画面感和意境,绝对地美不胜收。

也就是说,赏析薰衣草,一定得去袤田瞭眺,从360度全方位的视角纵目横睇,方能真正领略它的妩媚艳丽和无敌魅力,否则的话,并无甚美效、弗解眼目饥渴,难尽应有的罗曼蒂克之雅兴。

我们此去法兰西,乘飞机直抵降落在南疆的港都马赛,打那儿驱车北上,仅需个多小时便到了瓦伦索勒(Valensole)镇,这里是大普罗旺斯区的心脏地带、观赏大宗薰衣草田的理想之处。还没到达目的地时,就已经瞧科了车窗外不时掠过的紫色花田,不禁心旌摇动;及至观赏场点,预热得已很升温;下车伊始,立马便陷入紫色的巨大花圃中,果然沸腾热烈不已起来。

眼前呵成一气的广袤花丛,就如同一整张绒绒的大地毯,无垠无际的,极目处的陇上径直衔接着白云蓝天;阡陌连横,泛黄的田埂与淡紫的花道相间,色调分明;远处偶尔几棵小树兀立于地平线上,将整个美如丹青的地面点缀得唯美惟妙,诗情画意极了,愈发挑旺了大家的心火,熊熊燃烧放散在地头沧田。

农场慷慨允许游人入紫茵内欣赏和拍摄,但莫踩踏了花木,就沿着土埂漫走,但行无妨。来宾们自是遵守规矩,不越雷池一步。有趣的是原本汹汹涌至的人山人流,须臾便被这浩瀚的花海给释稀了,融汇消散得影踪零星,足以见草田幅员之阔大能容。

远道而来的沾花惹草者们,面对着这如此壮观锦绣的美境场景,个个心潮澎湃、身不由己地“放荡形骸”,纷纷扑扎向了紫色的世界、溶化在卉田灌丛中;而且是走得越远越好,这样摄影的时候就不受他人活动影响了背景,晒出来的图像效果一流。

置身在这相当罕见的田园风光中,人们无不卸下平素端庄的矜持“面具”,即使年纪再迈,亦都激动地显露出了童真原形,不由自主地摆出了各种造型与姿势,竞相与满满的鲜花合为一体:唯真、写意、艺术、舞姿、腾跃、相拥等等,无其不有,弗惧“为老不尊”,横拍竖照的,惟恐漏掉一个方位身姿,不时地伴随着阵阵欢声笑语,全部身心都融化在靓丽的景致中。

俺们的心情此刻也自嗨上了天,多少回在画片上领略到的梦幻般景象,如今竟身临其境中,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上午在顺道游“天空之城”勾禾德(Gordes)时,曾拐弯去参访了附近山坳里的一座修道院,那儿有片薰衣草田,衬托着古刹庙宇,端的好看,叫我们初晤了紫花阵容而心醉神迷,眼下则掉进了紫颜的汪洋大海中,气场忒巨了,美的令人窒息,喘不过气来,心旷情怡。

放眼漫坡遍野的紫霭般的花田,特别是那些带点坡度的起伏跌宕,叫进深层次越发凸显鲜明,格外中看。行行径径的长龙紫丛,千条万缕,油然地汇成了条条清一色的紫光川流,又似道道暗香葱茏,还略带有几许蔚蓝,仿佛是梦幻织成的巨幅霓裳,覆被在肥田沃土上。郁郁葱葱的远山,横卧在天际线上,遥衬着宛若印象派大师的山水画景深。

我们就这样忘情地边走边拍,穿行漫步在花径卉波中,身旁到处弥漫着丝丝芬芳,冷香淡远,却不熏人欲痴;惟有那种纯粹的诗意和悠幽浓郁的梦境,教人不能自持,每每销魂在这童话般的桃源乐土中。

待众人相照得差不多、意犹未尽地离开花海甸折进农庄展销室时,又深入瞭解了薰衣草除观赏性外的实际生活用途。这儿陈列展示着各种各样的相关制品,琳琅满眸,叫人目不暇接。原来薰衣草的花和蕾蕊,晒干了后能做成香包与香罐,放进衣櫃衣箱中,既可使服装帶上一股清清的香味,又可以驱虫防蛀,颇似传统的樟脑球压箱底作用,不过气味嗅起来却好多了。这便是为什么国人将它译成中文时唤作“薰衣”草,蛮符合华裔注重实效功用的一贯作为。

而最为炙手可热的,是从花里所提取出来的香精植物油,有杀菌、止痛、护肤作用,以及在芳香疗法时施用。那些由此衍生出的香水、肥皂、味料和日用化妆品等,更是为今人所钟意。

此外,普罗旺斯的所有景点,都售诸多的薰草装饰物等纪念品,勾魂缭目,诱人购买。确实未几离开了此地,以至多年以后,仍能睹物生情,追想起当年初识的绚丽灿烂与惊魄动容来,再次怦然心动,难得的回忆留念。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