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归根vs落地生根,此心安处是吾乡
2018-08-14 11:58:50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爱米)“此心安处是吾乡”源自苏轼为其好友王定国的歌妓柔奴写的词【定风波】最后一句,称赞柔奴跟随夫君不畏艰辛安之若素的美好品行,也借此抒发了作者本人在逆境中随遇而安、无往不快的豁达胸襟。

白居易也曾写过“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的诗句,同样是把故乡的涵义引伸为可以让心得到安宁之所在,吾乡不再是出生地,而是归属地,诗人寻求的是能够让心灵获得认同与归属感的自在之乡。

以上两句诗词,如今读来,不禁使人联想起我们的移民生活,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今年是我离开祖国,移居北美的第二十个年头,从美国到加拿大,二十年之内,我们搬了九次家,每一次搬家都有难言的苦衷,“三搬当一烧”,所以,我们家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唯一像样的大件就是一架立式钢琴,那是我们在买了现在所住的房子后,为喜爱弹钢琴的女儿购置的学习必需品。

很久以前,在我的概念里,那些探亲返乡的老华侨,似乎都抱有一种落叶归根的情怀,但最终有多少人回归故里就不得而知。光阴似箭,转眼,我自己在国外也生活了二十年,开始跨入老华侨的行列。屈指算来,我已经有十七年没有回国,二十多年没有回祖籍故乡。故乡于我,已经变成一个渐行渐远的梦,一首蓦然回首的歌,一句不经意闯入心田的诗。

当陌生的异国,因着居住时间的增加,因着每天的接触与了解,呼吸与共的命运关联,渐渐变得熟悉亲切,并且,当我们的下一代在这里出生,异国就是他们的“故乡”,我们牵挂的重心发生了偏移,“落叶归根”已经成为随风而逝的昔日黄花,“落地生根”则是必须面对的当下生活。

多年以前,我们怀着一颗驿动的心,不远万里,离乡背井,追寻梦想,来到加拿大这片美丽博大的土地,我们的初衷是什么?是寻求自由、平等、富裕美好的新生活,是探索”永远的伊甸园“—一个可以心安的永久乐园,让漂泊的心灵可以安稳停靠的理想港湾。

我们的理想实现了么?心安理得,岁月静好了吗?看看现今的加拿大,我们每天听到的新闻,经历的生活:禁而不绝的枪声,持续疯涨的物价,拥挤堵塞的交通,天价的房屋与汽车保险费,令人咋舌的抢劫盗窃……正在失去安宁祥和的社区,越来越缺乏安全感的生活,于是感叹,“心安”在加拿大其实也很不容易做到。

古代文人在被贬失意之际吟诗赋词,言志抒情固然可以给人启迪,渲染一种积极向上豁达开朗的人生观,但对于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我们来说,除了精神上的慰藉鼓励,我们更需要通过行动来获取真正意义上的“心安”,而这种心安也需要我们以主人翁的姿态去争取去奋斗。我们既然选择在新乡落地生根,就有责任有义务不懈地努力,以期实现人生的终极目标—把安家之地变成心安之处,以达到”此心安处是吾乡”的理想境界。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