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扬过海的富贵竹
2018-10-03 17:50:19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夏婳)我酷爱富贵竹,从到广东第一眼看到开始,就被吸引,它的颜色和外形都是我酷爱的茶,就连俗气的名字我都不可救药的喜欢,或者心底或多或少有那世俗的愿望总是希望花开富贵的。更多是曾经读过的诗句: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这以为是居住在城市的现代人遥不可及的奢望,就这样轻易地实现了,不管此竹是否是彼竹,反正名正言顺的竹字,把这种植物请进家时,顿时觉得自己高雅文艺了很多。

在广东风风雨雨的日子里,多次辗转搬家四处游荡,但不离不弃一直在身边的就是富贵竹,而且令人欣喜地是它虽然名为富贵,事实却极易打理。一点水一点光线温度适合,它就自顾自地往上疯长。到我移民的时候,家里的三支竹子都快到我肩膀,临行前无奈送给了朋友,千叮咛万嘱咐要好生看待。

移民后先住了一段不见天日的地下室,心也是在地下室的,时不时地会想起往昔的岁月,梦中都曾有富贵竹的身影飘过,清晰地记得转年回国时奔到朋友家,第一件事情急不可待搜寻富贵竹的下落,朋友淡淡地说:死了。那种感觉犹如落进冰窟,至今也没有想明白那么容易打理的根本无需特别照顾的富贵竹怎么会死掉,难道是思念成疾?还是换了主人水土不服?

后来发现多伦多也有富贵竹卖,很长一段时间却也不是那么热心了,心里总有一种难言的感觉,或者也是觉得此竹非彼竹。可等真正安定下来,心又开始不安份了,市中心的唐人街那里当年十块五根郁郁葱葱的富贵观音竹,终于还是没有抵制住诱惑,捧了一把回去,然后按广东的风俗留了三根养,其余送给了邻居。

这次养的没有那么顺畅,越长越细越苗条颜色越发清淡,剪根剪枝换地方,倒也活着就是,最后移至卧室相陪,每次看到昏黄的灯光下它的侧影,平添了好多温暖犹如旧日记忆里的阳光……

买了房子后,空间大了,意外地在一家韩国超市看到富贵莲花竹,这个细分的品种和富贵观音竹不同,它不那么常见,外形枝叶紧凑得多,我眼里因此反而没有观音竹的大气,但本着多纳品种无需雷同的原则我还是买了三支回家。

几个春去秋来,这竹子长散开来,枝繁叶茂,有一米多高,配了一个白色格子衬深紫底色的花瓶养着,十分相得益彰,每每客人来都赞不绝口,那是生命里最美的时光……

有个冬日,看见莲花竹上面有些灰尘,我就想着给它洗个澡,这个举动的后果是一失手花瓶摔了,虽然我即刻去商店买了暂时取代品,但莲花竹似乎去意已决的,几天之后全部枯黄。

至今尚未明白,难道植物也有心语?植物也知人情?那留在国内的富贵竹是因我不在而离去吗?这几棵莲花竹是因为花瓶破碎而殉情吗?

突然想起,西人店里的富贵竹翻译的名字是lucky bamboo,觉得好可爱,漂洋过海的富贵竹落地生根之后名字也变了,是不是我们也一样?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