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的风景
2019-01-08 13:42:38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一个北风呼啸的早晨,我踩着点儿在车站等车。赫尔辛基的公车一般都非常准时。那个高个子芬兰小伙子比我晚到,默默站了一会儿,问:“你来了多久了?”才出国的我懵懵懂懂,一听别人说英文就紧张,我答:“来了三个月了。”

他的蓝眼睛眯起来,一口白牙呲出一脸莫名其妙的笑,我愣着不知所措,他却笑得更厉害了,说:“我是问你在这儿等车等了多久了。”一股热流从脖子迅速升旋到脸上,我答“对不起!对不起!”

威廉也读心理学,我们在系里饭厅吃中饭常常碰头。饭厅很小,十来个座位,威廉总是端着盘子坐到我对面。他说起话来轻飘飘的,不急不躁,经常问中国的历史文化什么的。这天他却突然说:“认识你那天,火红的你站在洁白的雪地里等车,吓了我一跳,你可真算得上一道很醒目的风景呢,我很喜欢坐在好‘风景’面前吃饭。”

听了这话,我回家就把自己的结婚戒指戴上了,先生问:“你不是嫌戴着金戒指上学太扎眼又俗气么?怎么又翻出来戴呢?”我说:“这是爱情宣誓书呀!”

我的戒指让威廉足足盯了一顿饭,他有点语无伦次,我很想伸出手去摸摸他金色的头发安慰一声:知道么,小朋友,“风景”未必这里独好!那以后的日子,我和威廉的闲聊才真正轻松愉快起来。

他很惊讶我的女儿已经四岁了,也奇怪我怎么能一边照顾家照顾孩子,一边考试门门拿3分(相当于A)。我说:“我们中国女人都是半边天,是‘大女子’,身兼多职的。做妻子、做妈妈、做学生、做厨师,做孩子的老师、做全家的护士。”

“这和我们芬兰一样,你看我们的总统都是女的,总统生孩子还得老公休产假呢。”芬兰女性确实威猛,公众场合,女子们热情奔放不拘小节,高高大大的帅哥却动不动红着脸躲在女人身后。威廉的红脸就让我终生难忘。

一天,他说:“你有一样东西,我很喜欢。我可以提个请求么?”说着就脸红起来,小声怯怯地说:“你的头发,太好了,我想摸一下,可以么?”

愣了一分钟,我转过身去,我有选择吗?他的手轻轻从我的腰部顺着头发摸了两下,嘴里嘟囔着:“头发怎么能是这个样子的呢?怎么会?简直像假的呀!”

如果说我对他这轻轻一摸无动于衷,那肯定是说谎。那一刻我的心中实实在在泛起一圈快乐的小涟漪,心跳雷响。被人欣赏是快乐的,如果头发有知觉,此刻每一根都会跳起悠扬的华尔兹舞。

后来,课选的杂了,我常常在学校主餐厅吃饭,但和威廉碰面机会越来越少。

有一天威廉打电话约我在系里餐厅吃饭,说有个“惊奇”要给我看。排队买饭时,远远就看见威廉身边站着个纤细的女子,黑发齐腰,乳黄色发带干干净净系在额前。威廉,这一定就是你的“惊奇”吧?

女孩叫雯,来自台湾,在音乐学院学钢琴,细眉细目的娟秀像中国古画里跳出来的美女。整顿饭,威廉的眼睛长在她身上,饭也顾不上吃。我说:“威廉,中国有个成语叫‘秀色可餐’,美色是可以当饭禁饿的。”

威廉和雯的脸就同时红成了朝霞,相爱中人,默契如此。人世间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终!

离开芬兰时,威廉已经和雯合住,俩人请我吃饭送别。雯以台湾女生独特的温柔软绵绵地说:“杜杜姐,谢谢你给威廉播下‘中国女子很可爱’的种子。我和威廉,好幸福!”

【作者简介】:杜杜,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会员,加拿大中国笔会会员。十余年来在海内外平面纸媒发表作品逾两百万字,并屡次在美中加等地获奖,作品还被收入多部作家文集。目前出版散文集、诗集,中长篇小说集,短篇小说集、英文诗集等12部。杜杜作品Amazon.ca有售,搜索词:”dudu anthology”。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