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外地读大学
2019-03-26 13:39:38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儿子去外地读大学,这是其高中毕业时便做出的选择。当初几间高校来了录取书,他权衡之下舍弃家门口的多伦多大学,而刻意选择乡野之地的外地就读。

我们不加阻拦掺言,理解愣头青的懵懂心理,欲振翮高飞,摆脱爷娘卵翼庇护,以宣示展现自个已能特立独行。出洋经年的我们夫妇俩思维早已西化,只要孩子们不过分出格,就毋予干涉,免得误了其“大好前程”,担不起这责,遂任由随之自我设计未来,不做包办。

于是小伙子兴冲冲上道了,肯定放单的感觉不错。头一年栖身学校宿舍,先行适应一段;翌年便搬出来,自觅房租住,又是不同的体验,其是赁屋和搬家过程,初尝了容身社会的滋味。

他同学六人合租了栋独立宅邸,每人有各自的房间,共用浴卫厨厅等,需排班轮流打扫卫生、扔垃圾,以及分配职责付费网络、暖气、水电的账单、然后均摊收取等,这些是在住在家里时从不操心的,而在外就要自行打理了,亦是生活锻炼的细节。

再就是处理房客们间的关系,在我等过来人眼中这事应挺简单,毕竟书生无职场里暗流汹涌的切身利益生存竞争,及与上司的微妙关系。可是对于初涉世的这些大男孩来说,却不失错综复杂,相安无事并不容易,时常因小致大而有所冲突伤感情,下课回来被这些事弄得心焦意乱。它当然算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还是属于小儿科级的,总会得学好。

故此当他打电话回来诉说这些苦恼时,我们就适时地进行劝导,给点建议,主旨是与人为善,少做计较,无论东方的“吃亏是福、息事宁人”,还是西洋的“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试图帮他度过人际相处的瓶颈。倘若他居于家里,见天只是赴校上课,倒是无此烦恼闹心,可温室里的花朵未经风雨,将来一旦踏进江湖,仍得过与人打交道这关,那可将是险恶得多的环境了。

次年再换寓所时,儿子就接受教训,只与习性合得来的学友搭伙,虽少了年轻人喜欢的人众热闹,却是多了和谐,锐减了无谓的摩擦与麻烦,这样回到小窝可得以轻省放松,蓄锐养精。不过这回是与房东同住,要学着跟年长的地主周旋,又是新的砺炼。

小小的大学城,环境自然是半城半乡,市区大部围绕着大学而存,娱乐消遣设施少,不似繁华的多伦多灯红酒绿。故学子们只好闷头啃书,生活较单调枯燥。这尤令大都会下去的他感到些许不适,落差很大。而且又不似多伦多系全球人种与民族的活动博物馆,啥肤色模样的人都有,大家皆不觉得自个异类。而那里可谓一色的本地人,儿子说,像他这样的华裔不多,即使是在学园内黄面孔亦属小众,无法跟多大校苑亚裔比比皆是面面相觑媲美。

他日常在街上或小区里还能见到一些拖家带口的小夫妻,年轻得就像是大学生龄即已当了爹妈。我说这就是加国小城镇的原貌,你成长在大都市没见过,借此可了解了一下城乡差别。当然如果不习惯这氛围,毕业就到大城市找工便是,眼下就是借地修行,而非久留之地。世界和社会原本就是参差不齐多样化的。

儿子一直很忙也不常回来,我们初初与他尚保持较频联系,随时知晓其景况,或予言传疏导抑或聆听。到后来就减少了通讯,不管是电话还是短信,少加打扰以致分心。其课业紧压力大、参加急救队值班也多,No news is good news(没消息便是好消息),俺也学会了西人的思维套路,放手散养,其实就跟儿时父母对吾姊弟五个抚育的做法一样。孩子上大学这事儿,在某种意义上,接收知识装备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人格在实践中的领受锻造训练,学会独立思考、成熟自立,是迈向社会、挑起责担的预备役。

但当节假或长周末归来的话,他便自搭灰狗巴士返往。每回到家中吃上娘做的家常饭菜,辄感叹真好吃,大快朵颐。在外均是吃食堂,很少自己动手做,无暇采买烹饪,尽管炊具等家什俱备。饭堂自然全是西餐,还是全加最佳的大学餐饮,我们放心,唯回家时恶补中餐以飨“中国胃”。临回去前他妈又煮上一大堆让带着,够吃三四天的,可怜天下慈母心。送行登车时望着儿子离去的背影,教我感叹光阴荏苒,海内外一代代的负笈求学者就是这么过来的。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