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净: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一)
2020-02-03 21:16:17
来源:星星生活

记得当年我和先生天各一方,我问他会不会忘了我?他就说只有国内的人会忘了国外的人,在国外的人是不会忘了故乡的。我当他说的是甜言蜜语,一笑置之。如今自己也成了“华侨”才懂得其中的滋味。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素净)该来的都会来,1月25日,多伦多终于确诊了感染新冠状病毒肺炎的第一个病例。这些天来,相关新闻不断,随手记录当下时刻的真实感受,算是对这一难忘历史片段的个人记忆。

1月25日(星期六)

昨天约克区教育局给家长发通知:根据卫生局的指示,目前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的必要。语音刚落今天就确诊第一个病例。小女婷婷所在小学的一个家庭,有两个正值学龄的孩子,妈妈出于好心和负责的态度,在学校华人家长微信群上公开承认家里有老人和确诊病人搭同一班机回多伦多。一石激起千层浪,每层浪都是@某某妈妈的。

我昨天到药店买口罩,药剂师是华人,说只剩三只了他自己需要留着用,因为他家前几天刚有一位朋友的孩子从武汉过来读书,就住在他家里。现在他连家都不敢回,昨天就在店里住了一宿,但是太太和孩子都还在家里,他总得回去看看吧。

我没有买到口罩,在Keswick这个离多伦多高速路一个小时车程的小镇,口罩也一样出乎意料地售罄!

1月26日(星期日)

鉴于目前所发现的海外确诊病例都是入境后才发病,发病之前和公众有过多少的接触已不得而知。春节期间回国过年的家长和学生肯定有不少,过完节返回多伦多该咋办?孩子是否第二天就能上学?

在经历了SARS的病疫后,还有现在每天从国内不断传来的不容乐观的消息,约克区华人家长忧心忡忡,昨日连夜在PETITION网络平台上发起了签名请愿动议,建议教育局采取积极主动的防疫措施,要求1-2月期间从国内回来的学生,自觉在家隔离17天,待自身健康情况良好后再安排返校。

我对网络的传播速度和便利从来就没有质疑过,不到两天的时间,就收集到了来自不同族裔家长的9000个签名,而我就是那位1/9000的家长。

1月27日(星期一)

女儿学校的华人家长们在经过两天的微信讨论后,有人决定把自家的孩子留在家里以观详情,导致学校的请假留言信箱一度堵塞。而决定让孩子上学的,该不该让孩子带口罩也成了揪心的话题。

学校今天连着转发了教育局和卫生局的通知和公告,总结要点如下:1.目前加拿大受感染的机率非常低,不需要采取任何额外的预防措施;2.建议日常的防疫措施包括了勤洗手、打预防流感疫苗针、如果生病了就呆在家里;3.打喷嚏要用袖口遮住嘴巴。最后,引起华人家长哗然的是:不建议让孩子戴口罩上学,原因是使用不当更容易引起感染。

下午接女儿放学,她说看到有学生戴口罩,老师也没说什么。看她那一副神情自若的样子,估计是被我吓多了。我接着问她有没有洗手才用餐,她说她用勺子勺饭,意思就是不需要洗手。算她诚实,却把我吓得个半死。

1月28日(星期二)

今早送女儿上学,感觉还是只有一半的学生在排队进校。当看到华人社区的许多新年庆祝活动纷纷取消的消息后,我给校长去信,表达了自己对在学校举办农历新年庆祝活动风险的担心,因为届时将会有很多校外的人员进来参与。不出意料,校长的回复跟教育局的口风高度地保持了一致……

今天看到明报说,温哥华本拿比一位武汉回来的女士因为不适,分别到当地的两家医院求诊不果,然后回国就医,到上海机场就被确诊隔离,现在她在温哥华的女儿在自动隔离中。太阳报说,星期一从中国到达皮尔逊机场的三个航班,只是本着诚实申报的制度,并没有对所有乘客进行医疗检测……

学校为了避谣,安抚人心,继续不懈余力地给家长发通知,大多数都是来自卫生局的“镇宝之说”:勤洗手,打感冒针,咳嗽打喷嚏要用袖子挡住,不建议戴口罩,因为戴口罩一怕引起恐慌,二怕更容易引起感染……

昨晚看到伊朗裔家长代表给校委会提出了和我一样的担忧……

1月29日(星期三)

今天送女儿上学感觉人多了一点,看到有些孩子边跑去排队边把口罩摘下来塞到口袋里,慌乱之际还不忘回头确认一下没有被父母看到。

说实在的,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知道在多伦多该如何防疫。家里口罩没一只,酒精没一瓶,擦手液没一樽,因为市面上已经很难买到。在群里看到哪里哪里有口罩卖,等你赶过去一问早就售罄,并且销售员的态度还挺不耐烦。孩子中文班的同桌就要从中国回来了,学校说不需隔离也不需戴口罩,一切照旧,所有的要求都会引起仇恨和歧视。

我在群里提需要隔离被人骂有病,说我是制造歧视的罪魁祸首。支持我的家长只能在私下给我点赞称快。现在最好是保持沉默,你不主动隔离,只能是我隔离。昨天给中文班老师发email请假,还没收到回复,估计他也迷茫。

1月30日(星期四)

今天是学校图书交换日,我到学校做义工。刚进大门就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看到保洁员Aiden先生正在忙着用消毒水擦门上的开关。他说别的学校不会这样做,只有他在搞特殊,本来还担心有人对消毒水过敏,但是现在这种情形怎顾得上这些,有人还对苹果过敏呢。他还说记得十几年前非典的时候,他到Newmarket一家餐馆吃饭,工作人员明着告诉他不给华人服务。他说那也没办法呀,可以理解吧,其实他自己也怕。

昨天看到几条新闻可圈可点。第一,加拿大航空停飞中国航班,说是为了顺应加拿大对国民发出的旅游警告,还有员工的安全,我想也是为了经济效益吧,乘客少了飞个来回都不够油钱。第二,多伦多市长庄德利站出来呼吁大家不要歧视华人,我觉得这个很有必要。第三条,中国女足正在澳洲参加奥运会选拔赛,队员们积极配合澳洲的要求正在隔离当中。当我看到“积极”两个字时觉得很欣慰,为了公众的安全着想,我们自己惹出来的事情我们自己承担。

歧视不会永远被消灭,但是歧视可以通过不断的宣传和实际行动来制止,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被歧视而忽略了我们应该做的防疫设施。如果不积极行动起来,把这一场瘟疫控制在最低的水平,我们华人社区将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昨晚得到好朋友的及时通知,买到了擦手液和酒精,热心的邻居和朋友们还纷纷让我上他们家去拿口罩。出门靠朋友,心里都是感动。

1月31日(星期五)

海南会馆的林会长在群里发动同乡给海南目前短缺的防疫物资捐款。他说,海南医疗落后,目前大多数医生和护士用的都是老式的棉纱布隔层口罩……听上去有点夸张,但是好在够煽情。同乡们不断接龙,都想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尽一份微薄之力。

海南人在多伦多的人数不算多,但是两天内还是筹到了约8000加币的善款,并且龙越接越长。按林会长的计划,将在网上订购一万只口罩寄回海南侨办。拳拳之心,身在海外,心系故乡。

记得当年我和先生天各一方,我问他会不会忘了我?他就说只有国内的人会忘了国外的人,在国外的人是不会忘了故乡的。我当他说的是甜言蜜语,一笑置之。如今自己也成了“华侨”才懂得其中的滋味。

刚来的时候辛苦,就一直想着家里的好,思乡之情无时不在。过了几年,生活好了,却又想着也让家里的亲人生活得跟自己一样好,于是寄钱寄物不算,还把家里人办过来探亲。而我自己呢,不回去探亲也就罢了,回去探亲回来后心情就更糟糕,时时刻刻都想着家里人的音容笑貌,有时候在开车突然间就想起家里老母亲独自在电视机前睡着的模样,鼻子就发酸……

这样的牵挂,在亲人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又怎么能放得下?于是每当国内有困难的时候,海外华人出钱出力出知识,各式各样的表达方式都有。作为第一代移民,梦里说的都是中国话。

2月1日(星期六)

昨天的新闻,在安省伦敦市发现了加拿大第四宗确诊病例。病人是一位来自武汉的西安大略大学的学生,好在该学生抵埠后就主动隔离,只是到过医院求诊并没有进入校园,没有对公众安全造成危险,学校生活一切照旧。中文网友们纷纷称赞她是一位好菇凉!

这不禁让我想起几天前有位从武汉回来的多大学生,稍微休息后就上学,导致室友搬离,同一个教室的同学也对她敬而远之,自己发话感受到了歧视。

我在此想问一下约克区教育局,到底是主动隔离,还是一切照旧,自由行走更容易引起恐慌和种族歧视?

在加拿大这个多元化的国家里,凡事一旦归类为种族歧视的类别,就可以公开反抗,报警付诸法律,议员,市长,总理一起站出来呼吁制止,事态就会得到控制。

小女婷婷是足球队里唯一的中国女孩。也许是家长们知道我们最近没有去过中国的缘故,大家见面后最关心的是我在中国家人的情况,有的还给我拥抱,并没有站在两米之外和我隔空喊话。我问婷婷有没有人提到“中国病毒”这个单词,她说没有,根本就没有人谈到这个话题。

婷婷上的小学,华人是最大族裔,接下来是伊朗裔,然后才是其他族裔。华人家长有学校微信群,可以随时交流。最惨的是其他族裔,想提出隔离要求又怕被人说种族歧视,但手上又没有具体的可以确认的信息。有位伊朗家长代表给校委会发信,用词极为谨慎,表示担忧。

这位妈妈说校长没有书面回复,但约她到学校面谈,也就是些安抚的话罢了。当我向她说明了我和她同样的看法后,只见她立刻吁了口气,连声对我说:“谢谢你,谢谢你的理解!我也只是听说我儿子班上有同学的祖父母刚从中国回来,真不知如何是好。我们又要上班,孩子待在家里没人看,送他上学又不放心。”我说没事,我们都是加拿大人,都生活在这里,我们只是实事求是,不分种族。

记得前段日子的伊朗空难,那天晚上我跟着其中的一位伊朗妈妈和孩子亲自去了一趟追思会,以实际的行动对他们表示支持。我们都是邻里街坊,只有我们把大家当做自己人,为其他人着想,为这个我们所生活和服务的社区和国家着想,才能让我们华人融入本地的生活和文化,才能以主人的身份和自信和大家平起平坐,才能减少种族的歧视。

正说着,那天和我一起参加追思会的伊朗妈妈进来了。她远远地向我招手,到了跟前又是一个大拥抱,同样地第一时间关心起我的家人来。

在这一片我们目前正在生活的天空下,我们都是加拿大人,互相支持互相理解,不分种族!

2月2日(星期日)

昨天是星期天,我到一家华人超市购物。戴口罩的顾客不多,只不过在这平时人流最旺的时刻却明显减少了许多。付账的时候我跟收银员聊天,她戴着口罩有信心地说,过几天就会好的,人,总得吃饭吧。

今早出门前,我特意打扮了一番。到了店里,我吩咐员工要多些用消毒水擦拭门把,并且最好是当着客人的面来做,勤些搞卫生,勤洗手,要让整个店比平时还要茶几明亮。在这白人居多的小镇上经营西餐厅,又是在这特殊的时期,我虽没有自卑感但是内疚还是有一点的。老主顾知道我最近没有回国,跟我开玩笑说没事吧?

在华人店铺生意逐渐受到影响的情况下,我真的很感激他们五年来的不离不弃!对其他生客来说,我就是一个中国人,但没有看到他们对我有什么恐惧和厌恶之情。而我也相信,只有把自己今天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乐观向上,笑脸迎人,其他的就不去要求太多了。

昨天看新闻,特鲁多总理总终于站出来撑华人社区。不但没有跟随美国暂停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还亲自参加华人社区的新年庆祝活动,呼吁消除恐惧和歧视,大有当年SARS期间克雷蒂安总理的风范。同时也有一群支持华人社区的民众,齐齐到唐人街排队购物,大撒爱心。

多伦多的华人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幸福应该被珍惜,我们在感恩大家的包容的同时更要主动做好防疫措施,只要我们能做到早隔离早发现早治疗,人人从我做起,为公众着想,相信病疫在全世界就不会造成失控的局面,中华民族才能朝正面的方向发展下去。

**素净:新冠病毒来袭日记系列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一)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68309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二)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0779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三)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1254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四)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2113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五)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2675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六)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3150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七)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3730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