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倾同学圈 缘起少年时
2020-02-21 15:04:53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点心)作家方方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而我们偏偏处在一个尘土飞扬的时代之中。这句话我特别有感触,因为我在武汉的朋友和亲人,现在就天天生活在灰尘里。

然而此灰尘,不是彼灰尘。任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再怎么上涨,只要我认识的人没事儿,我是不会感觉沉重的,直到我的一个发小被确诊了。

自武汉封城后,除了一线必须要工作的同学,其他同学都在家隔离,发小就是那个时候发烧的,伴有牙痛,所以一直以为是牙周炎引起的发烧,但因为隔离期间,不敢出门看牙医。他那天下午开始咳嗽,不得不去医院,CT结果显示毛玻璃,医院让他回去联系居委会,可居委会说太晚了,要等到第二天才能解决他和家人隔离的事宜。

他不敢回家,就在朋友圈里求救,因为中医院有同学,就让他去那里,可那家医院只收重症,让他自己联系居委会。另一个同学的医院是负责轻症的,她马上联系院长,跨区把发小收下。院长立刻派车去中医院接人,安排在隔离酒店住下,然后安排去方舱治疗。

那位院长为什么这么肯帮忙呢?是因为群里有一位同学,在加拿大电视台工作,他加入了一个义工群,源源不断地把医疗物资寄给同学的医院和其它医院,院长接受了那么多馈赠,非常感动,所以我们群里有人发烧了,马上就派车了。你说这算不算是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发小看病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就要解除他的后顾之忧。另一位同学的夫人是学校管后勤的,马上就把照顾发小家人的事情接下来了。为了给发小打气,群里一位在电视台工作的同学,每天连线采访,介绍方舱的内部情况,吃住啦,治疗啦,出门散步啦,发小也会每天在群里给大家报平安。

发小长得特别帅,又长期健身,口罩都遮不住他的帅,大家忍不住总要打趣他。他也很配合地说,走得太匆忙了,没带好看的衣服,马上有同学接话道:有胸肌的人,到哪儿都吃香。这么一笑一闹,紧张情绪就渐渐松动了。

另一位在国外的同学,她的妈妈吃鱼时被刺卡到了,刺虽然取出来了,但嗓子发炎,无法出声,她就请医院的同学开了消炎炎,另一位同学给她妈妈送去。因为小区已经封闭了,两个人约好时间,一个放药在指定地点,一个届时去拿。吃了药后,同学的妈妈又可以说话了。

你说我们这个群,是不是象个大家庭一样?

民以食为天。既然发小已经在方舱住下了,群里的焦虑一结束,又开始回到“吃什么”这个永恒的主题上来。每个人的悲欢离合并不相同,但馋一定是相同的。大家开始一轮又一轮地晒吃的。有晒富的,就少不了哭穷的。那位把夫人和女儿留在北京的同学住在汉口这个重灾区,就开始哭诉自己不敢下楼,每天辣椒拌饭,冰箱早空了,鸡蛋只剩最后三个了。

马上有经验老道的同学打趣道:你这不是得省到吃,蛋黄炒个饭,剩下蛋白,下顿再炒个饭。不了解这位同学的就为他担心了,结果他说,跟你们开玩笑的。好嘛,原来他的储备,一个月不出门都够吃了!

吃上面不愁了,玩笑的心就又回来了。一线工作的同学发现了一只狗,马上录了一段视频。他指着狗道:哪个单位的?回去回去!狗儿马上掉头跑走了。我们看了忍不住大笑。既然出现了狗,群里就开始聊狗了。有狗的同学把自己的狗都晒出来了。这疫情,没法遛狗了,只能是在阳台上晒晒太阳。有了狗,怎能不提猫呢?狗粮啊猫粮啊,大家又开始交换怎么弄这些东西的办法。

还有什么好玩儿的呢?都在群里聊聊吧,气氛那么沉重,是无法打持久战的,就算是中场休息吧,也先说点高兴的,让大家都乐呵乐呵,多分泌一点多巴胺,也好增强免疫力啊。

然而气氛依然会有沉闷的时候,有外地的同学惦念武汉的家人,很想回去看看。马上有人劝,再等些时日吧。那位同学伤心地说,就觉得自己有力气使不上啊。我对他说,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老年的从容,也许不是来自岁月,而是一次次地复生。

也有愤怒。国家出了那么钱,全国送来那么多医生,可就是有很多人不肯自我隔离,到处跑,还在外面吃烧烤,有的贱人还挑衅警察,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过正常的生活呢?阳春三月恐怕也下不了楼啊。然后一通海骂,心里顿时顺畅很多。

感谢这个群,我有了很多第一手信息,每天都可以和在武汉的父母分享。幸运的是,妈妈楼下有一个好邻居,她会照顾不出门的爸爸妈妈,比如每周送菜啊,小区一有什么通知,马上就用微信告诉妈妈啊。我很庆幸,去年回国的时候教会妈妈用微信,也因此我们联系更方便,少了一点点担心。

当然了,疫情一天没有结束,我就一天不能安心,但我更愿意用曼德拉的话来鼓励自己,生命的伟大不在于永不跌倒,而是跌倒后总能爬起来。

不经意间,武大的樱花又如期盛开了,在蓝天的映衬下,似乎比记忆里的哪一次都要美丽。冬天虽然还没有过去,但春天已经悄然而至。世间万物,皆有轮回,所有的失去,都会用另一种方式,盛装归来。我相信,一切终将过去,而一切必将重新开始。我期待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