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净:新冠病毒来袭日记(六)
2020-04-13 14:57:46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素净)这段时间,世界各地的“疫情日记”网络文章不断被转发,因为自己也有记日记的习惯,因此随读了几位作者的文章。武汉有方方,英国有团圆妈,纽约有蓝蓝。通过她们的文章不但了解到了当地疫情的进展和疫情下的人生百态,而作者的一时感言更让人贴近现实生活。

武汉的方方日记已随中国的疫情告一段落;英国的团圆妈还在为滞留在英国的小留学生们面临的问题发出呼吁;美国的蓝蓝日记“疫情下的纽约人”记录了作者大量的所见所闻所感,有数据有图片有新闻摘要。作者实名张兰兰,北美作家协会会员,但生命无常,3月27日她在美国因车祸不幸去世。3月25日最后一篇的疫情日记也成了“纽约蓝蓝”没有说再见的告别。

2020/03/30(星期一)

再继续我的个人生活实录。昨天是星期天,这是我隔了两个星期后第一次回到华人超市买菜。进门前就做好了防护:戴帽子戴口罩戴手套。看到门口有洗手液提供使用,店里的客流量比以往少了将近一半,80%的顾客都戴上了口罩,包括一些其他族裔的顾客,工作人员更是不在话下,有的连防护镜都用上了,店里到处贴着“友好保持社交距离”的标语。

说实在话,除了肉部排队的人群自觉保持距离外,其他人也跟以往一样互相擦肩而过,很难做到两米的距离。我觉得工作人员辛苦,特意向旁边正在上货的女士问声好。她听不清我说什么,竟然一个转身就向我走来,毫无防备之感,吓得我呆在那哭笑不得。

多伦多大学网络传染病专家Dr. Abdu Sharkawy昨天在采访里说:“如果与人有近距离接触,戴口罩是一个好主意,尤其是去超市买菜你应该戴口罩。”这一点基本的防护知识华人一早就懂,现在更是懒理什么会被歧视之说,你有你笑我有我戴,我的命运我做主好吧。多伦多和温哥华有些超市已经在大门口贴上告示:不戴口罩,不准入内。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随着病毒在社区的蔓延,站在岗位直接面对客人的工作人员被感染的可能性越来越大。Loblaws公司及其下属的SuperStore这几天就有两名员工被感染一人死亡,还有加油站和TTC的员工也一样被感染。虽说市面上的口罩供应紧张,相信是暂时的,公司应该给员工一个戴口罩的选择,实在不行,自己手工制作的也可以。

速战速决,买了满满的一车东西用不到45分钟,走出店门,一阵清风吹来,才发现全身满头都是汗。回到家,谨记盆友发来的买菜防护措施下半部:给买来的食物该消毒的消毒,该换包装的换包装。买一趟菜不容易,感觉处处都有病毒,人人都是嫌疑犯。我就要疯了!

2020/03/31(星期二)

一场瘟疫,三头家,轮流牵挂。首先是我们挂念国内的家人,再轮到老母亲挂着我们,现在又是我们挂着人在波士顿的儿子。

3月11日美国麻省理工开始清校,本科生限时一个星期内离场,研究生以上的因为住宿条件比较独立可以继续留校。儿子正读研,做了不离校的决定,我们的心从此悬了一半。


【图:近日网上广泛流传的照片,一群小留学生在返程的飞机上】

看英国团圆妈的疫情日记,指出了中国留英小留学生面临的困境,疫情加重、学校停课、寄宿家庭没法安排住宿、航班急速减少。其实在加拿大也一样。不单是中国来的留学生,不单是小留学生,只要是留学生就面临着一个何去何从、费用不够、孤独无助和精神不振的现状。为人父母却鞭长莫及,爱莫能助,其中的牵挂有多深我都懂。

当群里的家长正在商量拼车去学校接孩子的时候我就问儿子的打算,他说楼里人都走完了就剩四个人挺安全的不用担心。他已成年,我们尊重他的选择,校方也发了如果有困难可以找学校的通告。一开始看到波士顿的病例还不算多,又值学校放春假,我也不是太担心,隔两三天跟他联系一下确定他没事就好。只不过,心中的挂念又岂会减少?每做一道好菜就会说要是儿子也回来该多好,每天看新闻也必定先看波士顿再看多伦多。

昨天跟他视频,我说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命令他回来。儿子卖口乖:“没事,不用担心,我回去要是万一把病毒带回家就不好了,你和爸爸也不年青了……”我差点掉泪,真是傻孩子,你回来也可以先隔离的呀。

其实,担心爸妈和妹妹只是他不愿离校的原因之一,后来才知道他正趁着春假的空闲帮着一位华裔师兄的公司做事情。他的师兄从德国到麻省理工读完博士之后自己开公司创业。公司从事3D打印业务,儿子几年来从学校的实验室到师兄的公司都跟着他学习做研究。他们现有的产品本来和医疗行业没有关系,只是病例的迅速增长导致了相关医疗产品的严重短缺,经过医院的审查批准,他们正在把工厂的3D打印设备临时改造成了生产鼻拭子的程序流程。

当我们从他口中“挖出”这一消息后真可谓又喜又惊!喜的是他们年轻人懂得利用一技之长帮助医院抗疫救人,惊的是担心他上班有危险。儿子一早就料定他妈妈会有如此“惊人”的反应,不用我问他自己作答:“哦,不用担心,我们都戴着口罩。我师兄还戴N95呢,他是CEO,谁倒下他不能倒。”

大吉大利,我赶紧堵住他的大嘴巴:“呸呸呸,我们谁都不能倒下!”

2020/04/01(星期三)

公园也关了,这是必然结果!北美人生活没层次,一碰到好天气户外活动定不会少,即便是在这封国封城的时期,湖边公园的热闹程度终于引起政府的愤怒。这该怪谁?

昨天公校老师打来电话,通知孩子返校的日期已推迟到5月4号,并且让做好让孩子上网课的准备。自从3月16日停校后,孩子们课后的补习班纷纷开始了网上授课。真可谓五花八门各显神通,电子邮件通知一封接一封,有的要求用Zoom,有的要求用Skype,有的是Google Meet。

网课对我这个Tech盲来说是个全新的概念,一个个陌生的App简直把我搞得晕头转向。好在家里设备够齐全,desktop, laptop, iPad, tablet, smartphone,先不管型号和档次,从名称上来看是一应俱全的。一步一步按着安装程序的介绍和群里热心爸妈的临时补课,到目前为止我总算是活过来了。

相对于这些古灵精怪、如亲临其境般的虚拟课堂来说,教育局的网课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Google Classroom一直是老师用来布置作业的小天地,见不到人影听不到人声,只能贴帖发链接,加上安省的小学教育基本上没有固定的课本,如何达到网课的目的?谁也没试过,不少家长开始怀疑它的实效性。

教育局一直推崇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和资源共享的教育宗旨,在推出网课前曾向家长发出过问卷调查,询问家里是否有足够的电子设备给孩子们上网课。推网课,如何推,老师是否有足够的训练,学生是否有必备的电子设备支持?还有,需要特殊教育的学生该如何得到帮助?还有ESL的学生又该如何安排网课?

说句真心话,两个星期内都要做好这一切是不容易!只不过,如果疫情在短期内不能得到抑制的话,教育局是否应该推行比Google Classroom效果更佳的网课教育途径呢?如果不能,焦虑的家长们只能是省吃俭用花钱另请高明了。

写到这,刚好收到约克教育局正式上网课的通知,点开里面的一个链接,教育局主任Louise Sirisko的一番话让我的情绪有些波动,“我们想念你们,想念你们在课堂上所带来的能量和创造性,在乎你们我们的学生……所有的公园和学校操场都已经关闭,让我们一起尊重和遵守这些特殊时期的规定,尽量待在家里,保持身心健康,照顾好你的家人,让我们一起渡过这个困难的时期。”

是的,当下的情形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家长、老师、孩子,让我们一起保持身心的健康,保持积极的沟通,不怕有不同的意见,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我们最后定会成功!

2020/04/02(星期四)

早上起来,满室阳光,春风徐徐,天气好得不能再好。女儿的两只野生宠物“Blacky”(松鼠)在后院争抢着她给的苹果粒,驱逐打闹,上蹿下跳。她在屋里从门口追到窗口,看着它们直喊乐。万物苏醒,人类却被迫在家春眠。10岁的女儿对我说:“妈妈,我们都不开车了少了污染,我们又不能出门,动物们应该很高兴吧?”

孩子的眼睛是明亮的,孩子的心也是善良的。

看CTV昨天的文章,我简直坐不住。眼看着数字飙升,医护人员受感染和超时工作,病理研究毫无头绪,而政客们还不忘睡醒就打口水战。BC省医官Dr. Bonnie Henry终于开口:建议社区居民戴口罩。当被问及是否赞同人们使用布制口罩时,她说,虽然布制口罩不是医用口罩,但是它能挡住口沫的散发,至于是否可以保护你自己不受到感染择还不能得到证明。

文章还说,现在在世卫,该不该戴口罩还是一个正在进行辩论中的话题。我不理解,有亚洲几个国家的先例–勤洗手、隔离、出门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是他们有效防止病毒扩散的统一做法,为什么不可以借鉴?出门戴个口罩辩论了几个月还没有结果,真想骂人!原来说的两米社交距离几天前MIT又出了一个数字,8.2米才是安全的。一片哗然!

不过,可喜的是文章还提到多伦多Michael Garron医院基金会发起了一项自制口罩的活动,里面对如何自制与给出等问题进行了解答。当然这些口罩不是给医院的医护人员使用,只是提供给社区其他需要的人群。巧合的是我所在的加拿大童子军分队里的一名领队已经加入到这一制作口罩的义工队伍。他们小组的目标是3000个口罩,供应人群是社工、护工等。多伦多大型的纺织品供应商Mega fabrics也做出了捐布的公告。

民间的力量总是比科研走快一步。人命关天,主观和客观,激动和冷静,你选哪一个?

2020/04/03(星期五)

放了三个星期的假,一个月后能否返校现在谁也说不清,焦虑的家长终于等来了教育局的网课通知,有人欢喜有人愁。

欢喜的是玩疯了的孩子终于有功课要完成了,愁的是安省教育厅指定的的授课软件平台是Google Classroom,只有书面信息供学生阅读学习,没有虚拟课堂,没能达到授课的实际效果。

为了能够把家长的声音带到约克区教育局,在教委Cindy的组织下,我和其他两位家长代表参加了今天跟教育局主席的网络交流会。以下几点是我作为小学家长所提出的几点问题和建议,后附上主席的作答,仅供各位家长参考。

1.从幼儿园到六年级每周五个小时的Work,这个work指的是什么,是课堂功课还是家庭作业?每周五个小时(7,8年级是10个小时),平均一天一个小时,包括了英语、数学、科学和社会学四门科目,对于四年级以上的学生来说是否太少?答:这里的work指的是老师花在每个学生身上的时间,包括备课,布置作业,回答问题和修改作业。学生每天的家庭作业时间由学生和家长自行安排。

2.法语课程如何安排?答:由班主任和法语老师协商合作。如果没有收到法语老师的网课通知,家长可以和班主任联系。

3.我知道BC省教育厅采取的是Zoom教学模式,安省有些私校用的是Google meet,我们教育局也会考虑吗?答:目前不会考虑。出于个人隐私安全的考虑,安省教育厅给老师发出的工作指引标准是不能带有摄像和录影功能的网课。

4.如果疫情继续恶化,教育局是否有一个长远的计划?答:如果继续恶化会有长远计划,但是目前还没有。

5.我的建议:尽快加入Live Lesson,比如先推行每天至少一个小时,让学生和学生,老师和学生之间有一个面对面的交流和互动平台。老师可以解答学生的问题,学生也可以提问。这不仅可以给学生提供一个真实的学校生活,也是一个社交和学习的正常环境,这会对学生由于疫情带来的低落情绪产生正面的影响。答: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会把家长的这个建议带到下次的会议中去。

我个人认为:老师的位置特别重要。按照主席的说法,老师可以制作自己的教学视频上传到Google Classroom给学生参考,诸如此类的技巧都可以接受。所以,家长有什么想法应该积极跟老师沟通,完全可以提出个人的建议,但是不要指责,老师也只是照章授课。如果家长想再向上一级反映,联系各区的省议员便可。

2020/04/05(星期日)

好久没有更新病例数字了,加拿大奔15000,安省奔5000,多伦多破千。我居住的约克区离多伦多有15分钟的车程,到昨天为止也有444例。

安省昨天宣布更新后的必需行业名单,Canadian Tire和Staples等纷纷转到网上订购,这意味着更多的人们正在失去他们的工作。安省四大医院已经发生交叉感染,老人院成了重灾区。福特省长天天见报,日夜操劳奔波,尽显疲态。

上午到家附近的公园跑步,儿童玩耍的沙池、滑梯和秋千已经被黄色警戒线围绕,公园的灯柱上挂上了告示标明了公园里停止使用的区域。远远看到一两个晨走的居民,社区跟平常一样平静。如果不是看新闻的话我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世界早已千疮百孔,不堪入目。

心里还是挂念着儿子,却又不想多说些什么。母亲和兄长每周一次视频,婆家人也一样。他们的担心我可以理解,只不过,太过频繁提及疫情难免觉得有点承受不住。

看到童子军里正在义务帮忙赶制口罩的领队还在询问着募捐制作材料的可能性,我也想着自己也应该为社区做点什么吧。我分别联系了Food Bank和Chats,看看是否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些送货的义工服务。工作人员们都非常热情,给我详细讲解了目前他们所需要的服务和义工申请手续。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否帮上一点小忙,但是我想,就算只是让他们知道背后还有人在想着他们,支持着他们,已足够。

“在这困难的时期,团结就是胜利,分离就是失败。”引用福特省长昨日说的一句话,点赞!

**素净:新冠病毒来袭日记系列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一)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68309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二)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0779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三)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1254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四)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2113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五)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2675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六)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3150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七)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3730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