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净: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九)
2020-05-03 18:17:10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素净)在家隔离足不出户,网络成了人们最重要的生活工具,大千世界皆可以一网打尽。有了网络,待在家里既可以享受生活又可以保命,还可以与相隔千万里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视频聊天,不怕没有共同话题,“新冠病毒”地球人谁都懂。

2020/04/20(星期一)

疫情下,父母在家上网班孩子在家上网课已成了新的生活模式。孩子上网课首先要满足两个条件:设备和网络。这些都是安省教育厅在推出网课之前需要考虑的问题。

互联网对于北美人来说早已不陌生,但是这并不等于每个家庭都可以保证自家的孩子人手一台上网设备。据约克区教育局统计,大约就有七千个家庭不能做到这一点。说实在的,数字有点让人感到惊讶,我顿时有点饱汉不知饿汉饥的感觉。

昨天看CP24,省政府为了帮助缺少工具和资源的低收入家庭,已通过各区教育局向21,000名学生送出了配备免费网络功能的iPad。“一视同仁、资源共享、公平平等”一直是加拿大推崇的教育宗旨。疫情下,教育厅帮助有需要的家庭解决困难,让每个孩子都能够在Google Classroom里看到自己的名字,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延续了真正的教学育人精神!

2020/04/21(星期二)

被人惦记的感觉是幸福的。两个月前,安省海南会馆的同乡们在林会长的带领下,急家乡所急,集大众之力捐款购得一批抗疫物资及时送达海南红十字会。两个月后,海南支援海外乡亲抗击疫情物资又反过来运达多伦多。14,000只口罩对于正处于疫情高峰口罩紧缺的海南同乡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了个大馅饼,群里顿时炸开了锅!感谢鼓掌声一片,就差放鞭炮。

林会长和太太早早就把几箱标有加中两国国旗的口罩放在自家的车道上,箱子上面还有几袋已按数量分好了的口罩,正在等待乡亲们来提取。听林会长说这批口罩三天前已到达,他们已做好安全隔离,可以放心使用。他还特别说明此批口罩上没有加拿大医疗物品认证的标志,应该不适合捐送给当地医院、社区中心和非华人家庭使用,希望大家谨慎。


【图:在林会长家车道上取口罩】

领到口罩的同乡们纷纷和林会长和林太留影,并发到群里点赞道谢。是的,收到口罩时的感觉就跟收到自家亲人们寄来的一样。“乡音乡情,共克时艰”,铭记这抗疫期间暖心的一刻。

2020/04/22(星期三)

今天是我在Chats当义工的第一天。早上八点半出门。小区里有四间小学两间中学,平时的这个时候正是交通大堵塞,而今却是空无一车一人。听新闻说社区传染已达峰顶,心中想除了要感谢坚守在前线的医护人员外,还要感谢一直坚持宅家的市民们。冲锋陷阵有生命危险,坚守后方时日久了也会焦虑,只有大家一起努力才会早获全胜。

在火车轨道前稍停了片刻,看到一箱箱的货柜在眼前一晃而过,这才感觉有点回到正常生活的轨道。沿途所见,仍在正常工作着的还有建筑工人,以及道路扩建的施工队伍。

我是新义工,大家为了照顾我,提前给我准备好了一切。老义工John还在给我的送货清单上细细标明了每户人家的食品袋数,避免我发生少送的情况。工作人员Jasmine给了我一套PPE(口罩、手套和消毒液),还有一张放在车前头的标牌“Chats Volunteer Driver”,以便在送货过程中找不到适当停车位时希望别人能给个方便。

【图:Chats给义工们放在车前头的标牌】

我今天要负责把食品送到六户独居的老人。我谨慎地遵守着Chats的工作指引:一,先给客人打电话,告诉对方我什么时候会到;二,到达后把食品放在门口,敲门,然后往后站保持适当的距离;三,等客人开门后,确保他们把食品拿进屋内才能离开;四,如果没人应门,立即打电话求助。

我今天的工作很顺利,除了错过一家的拐弯路口外,其他五家都很准时送达。客人们都很高兴看到我的出现,当我打电话预先通知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那一份等待的心情。也许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一周一次的送餐服务吧,早早就预料今天会有人来,电话接听得特别快。有一位客人还告诉我她很喜欢吃鱼,这次特别多订了两盒,并且冰箱里的食品也剩不多了,正等着今天的送货呢。我感觉到了自己被别人需要的欢喜。

看着客人出来拿东西的时候,为了避免长时间的交流我们只是互相问声好和道声谢,还好有电话可以安全交流,多说几句,听听对方的声音心里就踏实多了。在这种隔离期,能和陌生人有个短暂的交流是难得的,也是舒心的。

在这次的疫情中,老人是被感染的高风险人群。Chats的“Meals on Wheels”所服务的对象全都是独居老人,虽然他们行动还算方便有自理的能力,但是他们也一样不能外出。有的人有儿女的探访,有的人无儿无女,有的人儿女们远居他乡,通个电话已算难得。如何确保这些老人能得到生活上的照顾和帮助,Chats在这方面所起的作用可以说相当重要。

送货上门看似简单,但是我想这应该也算是一次简单的探访吧。当看到客人们亲自来开门,脸带微笑,按照他们的节奏把东西拿进屋内,能正常交流,我至少可以知道他们还在正常地生活着,这比什么都更重要。

2020/04/23(星期四)

打救一场全球性的瘟疫,按理说,世界卫生组织理所当然是这一场人类与病毒决战的总指挥。只可惜,从去年12月底到今天,世卫一路走来不容易。不但因为行动缓慢而饱受指责,美国更是带头暂缓给予世卫的捐助,谭德赛总干事被要求下台的呼声愈发强烈。

作为加国的首席医官谭咏诗(Dr. Theresa Tam)也一样面临着如此的境况。Rebel News在4月16日发起一个“解聘谭医生”的网上签名请愿,至今已看到有超过31000个签名。随后,在网上也有持不同意见的民众发起了支持的请愿签名(可惜看不到签名人数)。双方都有各自的理由。

在这一次加国的抗疫镜头中,各省和国家的医官们成了焦点。他们是抗疫的领头人,他们的疫情更新发布会是民众每天关注的头条,他们是国家甚至是世界级的医学界人物,国民有相信和寄托希望在他们身上的理由。

在其位谋其职,个人的能力有高低,有人胜任也有人失职,再正常不过。一国的医官之首,Dr.Tam因抗疫受到民众的指责并不出奇。对付新的病种对大家来说都是头一遭,都不容易,但愿Dr.Tam总结教训,因国情而论,早日带领加拿大走出阴晦。

2020/04/24(星期五)

今天安省又增加了几百个新病例,依然是全国第二重灾区,前线的医护人员肩上的担子继续加重。省民们为了表达对英雄们的感激之情各显神通,有的送咖啡送餐送巧克力,有的餐厅给他们打折,Costco还允许他们插队,连多伦多警察都齐齐鸣笛向他们致敬。我也鼓励女儿向他们表示感谢。她在推特上给医生和护士们留言,下午即刻收到医院的回复。困难时刻,我们更需要感情上的紧密相连。


【图:女儿和医院基金会在推特上的互动】

女儿今天满11岁。如果是正常的上学日,她这时候定会听到学校广播室里传来的祝贺声,她也一定会收到House Leader送来的手工制作生日卡。今年就不同了,注定是一种不一样的生日经历。我偷偷给老师发电子邮件,问她是否可以在Google Classroom里给婷婷一个祝福,我还告诉她婷婷想大家了,还记得老师说过春天来的时候要带大家到户外去上足球课呢。老师秒回,用了一个“Definitely”,满口答应,并感谢我告诉她这一切。

早十点钟,女儿准时打开电脑准备上网课。映入她眼帘的首先是班主任的生日祝福,接着是法语老师,还有生理老师,最后当然是同学们铺天盖地的蛋糕图和表情包。突来的惊喜,女儿圆圆的脸庞顿时被涨红,边叫边跳,差点把楼板踢烂。

我故作蒙圈,跑过来问她发生什么事了。“看,看,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了,哦,天啊!”我也学着她发出尖叫声:“哇,怎么可能?你们老师和同学真是太棒了!这么好,高兴坏了吧?”看着屏幕上还在不断冒泡的祝福,我暗暗地偷笑,网课上的生日祝福,看来也不赖嘛。

国内的老母亲几乎记得家里所有人的生日,昨天就约好今天晚上要跟她的外孙女视频。她几天看不到我们活泼乱跳的就着急,也好,这说明她身体好有精力。我趁着出去买蛋糕的时候顺便拐到旁边的兑换店给她寄一些生活费,这个暑假想回国的计划看来已无望,寄钱是我唯一的安慰,真是辛苦家里人了。

原以为今天不是周末,大统华应该不会忙,没曾想,门口的队排到了大马路边上,入口处还有职员在给顾客测体温。有了国内的抗疫经验,加国华人的防疫意识比谁都强。

回到家,女儿又是第一个跑出来恭候我,当然最关心的还是我都买了些什么给她招待客人,因为四点钟后她的好朋友Edward要过来跟她庆生。他们俩约好了今天到家里的后院踢足球,吃完蛋糕就走。昨天晚上十一点半婷婷的两位好友Sarah和Brigitte就借用父母的手机掐着点发了祝贺短信,今天Edward又戴着口罩到家里来给好友庆生,人的一生不能没有几个死党啊!

老师这周布置了一项任务:让每一位学生给老师写一封信,告诉她这周里发生的事情。我好希望女儿能把这一些都记下来,以后再翻来看看,定会叫她忘不了。

2020/04/25(星期六)

当西岸的BC省一路逆行,坚守一份独有的亮丽抗疫成绩单并开始计划重启的时候,很不幸,魁省和安省的长期护理院却频频发生疫情暴发浪潮。

更不幸的是,魁省的一家私人长期护理院发生了护理员工因害怕被传染而私自离岗,从而导致31名居民死亡的的悲剧。在安省看到的消息是:全省超过20%以上的护理院已爆发疫情,超过一半的死亡人数都来自该类措施;671名员工受到感染一人死亡,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医院的医护人员感染数字(112人)。这无不暴露了省府在护理人员的个人防护设备供给严重不足的现状和这种状况给员工带来的工作压力和恐惧心理。

我上个星期在省府招募义工网站上的报名今天收到了回信,询问我是否愿意在长期护理院做义工。先生第一个反对,我也犹豫不决。尽管心中很想能够尽一己之力,但是面对现实,又担心自己在那种环境下工作安全得不得保障。想想我只是想当一名义工而已,随时有选择的权利,而那些在职的工作人员却不一样,坚持在岗位是他们的职责和使命,如果临阵退缩,不但良心过不去,估计以后想做回这一行就不容易了,压力可想而知。

安省目前的应对措施有两点,除了限制护理人员在多个地方工作的可能性外,他们已向联邦政府请求派出军队支援的要求。虽然每个省府都不愿承认自己已陷入绝望和崩溃,但是管理层如果不早些放下政治成见,不难想象,灾难还会重现。

2020/04/26(星期日)

千万个想不到,继萨省第一个宣布将在5月4日重启后,新省在周五突然宣布即日解封,立即开始实施四个阶段的重启计划!

看着别人重获自由,多伦多的居民们终于坐不住了。昨日有100多人聚集在省府公园门口游行示威,反对政府的封锁隔离令。这些人不但违反了五人以上聚会的紧急禁制令,从视频上看,根本做不到保持两米的距离,而且只有很少人戴口罩,有些人还把孩子带出来实地观战。日夜忙于抗疫的福特省长怒而指责,这些人是不负责任、鲁莽和自私的一群。

不难理解,吃饱了睡足了,人们还需要更多的东西,自由,这也反映了部分居民在当下的一种情绪:我受够了!安省从3月17日发布禁令到今天已有39天,解禁令一改再改,如今还没有确切的日程时间表。人们待在家里无所事事,不知何时才是个头,生理和心理上开始出现状况。

公园里的措施已被关闭,但是跑步、散步、骑单车和溜狗目前还是允许的,只要保持好距离就行。昨天是个好天气,我们一家决定改变天天在小公园里绕圈的习惯,拐往另一边的小树林走去。一开始没看到几个人,虽然路径小,但是要做到保持距离还是可以的。我们在小路上还非常意外的发现了一只大乌龟,这可把女儿高兴坏了,蹲在那不愿走,非要看着大乌龟跨过小路爬进另一边的小水塘不可。

走着走着人越来越多,根本没人戴口罩,我开始感觉有点不妙。后来竟然还碰到熟人,我们都不好意思隔得太远讲话,只好匆匆说几句就话别,真是早知如此还不如就在小公园遛弯好了。

约克区的公共树林步行区已在上个周末重新开放,开放的理由是:气候转暖,人们需要出门探索大自然,并且,运动对人们的身体健康大有益处。我们一家人决定把放风区转移到大一点的公共树林区,置身大自然,放飞紧绷的心情,坐等福特省长宣布解封的一天。

**素净:新冠病毒来袭日记系列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一)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68309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二)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0779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三)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1254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四)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2113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五)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2675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六)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3150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七)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3730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八)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4320

新冠病毒来袭日记(九)
http://newstar.superlife.ca/?p=274804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