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饭聚遇中国“土豪”
2020-08-25 21:44:4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银月)大半年没见师姐了。她来电说大学同班同学M携太太来多伦多旅游,邀请我一起饭聚,虽然与M素未谋面,名字也是第一次听到,但也算得上是我师兄,最重要是能见到师姐,还有另外两位相熟的校友,我欣然到会。

六点半准时去到餐馆,诧异我们总共六个人怎么开了一张足12位的超大桌子。神色略显慌乱的师姐解释,她也是十分钟前才接到同学通知,他们同来的另外6位团友,心血来潮要求加入聚会。感觉有点别扭,聚会目的是师姐与逾十载未见的老同学异国重逢,6位团友与我们毫不相干,但又不好意思婉拒,其实根本无法推搪,因为团友们不是商量而是知会师姐他们马上就会出现眼前。毕竟都是万里迢迢而来的乡亲,就当结识新朋友吧。

等了十分钟,还没见他们出现。M又来电,抱歉要多半小时后才到,因为他们刚从大瀑布回到酒店,要先沐浴更衣一番。祖国同胞就是讲究,出国旅游和当地同学吃个饭都那么正式,不像我们多村人,每次出国旅行,通常疲于奔命丧玩一天后,就蓬头垢面波鞋短裤直奔晚饭。

40分钟后,“八人旅行团”浩浩荡荡出现,我们四位多村人全体起立招呼客人。原来这四对夫妇的太太们相互认识,这次旅行由太太们发起,先生们是陪伴,真令人艳羡。其中一位先生似是大家默认的“领导”,身穿旧款西装,衣服略显宽大,估计这几天舟居劳顿消脂了。

领导首先发言,他盛赞我们大学贵为中国十大高等学府,他们几位老总十分渴望结识文化人。他介绍自己是国内一家大公司的总裁,另两位团友是某某集团公司的CEO和总经理。总裁虽然声如洪钟,但我居然没有听懂是什么公司,只大概知道都是环球国际跨国之类高大上的名字。一言以蔽之,来者就是高规格的“土豪”团。

紧接着,总裁就三天多伦多见闻来个小总结。他高度赞扬多村整洁有序,村民和善有礼,更惊喜的是超市物品琳琅满目,食品新鲜安全,最让他们不可思议的是,商品价格便宜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总裁激动得疑似结巴:“实在是太太太太便宜了!”。平心而论,多伦多超市物品尚未便宜到让人瞠目,因大多数蔬果都来自美国,价钱比美国略贵。心想,能在国内被“土豪”级总裁们青睐的超市肯定就是“不求最好,只求最贵”的那种。

总裁开始畅谈他的环球旅游经历。我们四位多村校友基本都是旅游达人,游历过数十个国家,大家都能看出总裁人生首次跨越太平洋旅游的激动兴奋,只因为他以往最远程的旅游点是东南亚。CEO也分享了他的感受,二十小时的飞行旅程苦不堪言,座位小时间长,时差痛苦难熬。我惊讶,八位“土豪”居然舍弃加中直航班机,不坐商务舱,以最省钱的方法千辛万苦从美国转机来多伦多,无非就是要体验民间疾苦,我对总裁们的敬佩油然而生,勤俭致富,“土豪”不就是这样生成的么!

晚饭的重头戏来了,20磅重的避风塘龙虾山登场。八位来客目光如电,一阵大惊小呼后,八部手机,对着巨龙山狂拍。见祖国友人如此欢喜,我们也十分开怀,嘱咐服务生额外分多些龙虾给来客。的确,多伦多美食向来以高水准及多元化扬名国际,尤其是粤菜水准更媲美粤港澳。

晚饭接近尾声,“土豪”们对饭菜赞不绝口,总裁说明天一早大家要早起去魁北克,催促埋单。见总裁这驾势,我心忐忑,绝对不可以让总裁破费,毕竟他们只是即兴加入的“拼桌”饭友。合情合理公平公正的做法是“土豪”们6人,与我们多村4校友,加上请客M师兄和他太太平分,刚好餐费各半。

账单来了,680加元,总裁脱口惊呼,“天啊,实在是太太太便宜了!”情况险峻,必须立马阻止总裁将要强行替我们埋单的不当行为,更绝不允许出现双方为争夺埋单而大打出手的失礼场面,那样真是太太太没有素质了。

君不见,北美的脱口秀常拿华人争夺埋单的怪诞行为作调侃,甚至有不知就理未见过世面的误会是群殴而惊恐报警。事实上,AA制是北美人普遍接受的规则,没有心理压力没有思想负担没有后顾之忧,尽情尽兴。然而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无奈其他族裔没法看懂。

账单在总裁手上,我几乎按捺不住了,师姐面色凝重,正欲奋不顾身去抢夺账单。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总裁大手一挥,潇洒地把账单转交本次晚饭召集人师姐,善良憨厚的大师姐一脸如释重负。总裁嘹亮声音响起,举起杯子:“来,让我们感谢多伦多四位才子佳人的慷慨款待,这顿饭真够水准!”

不愧是环球公司总裁,处事果断,一锤定音,一句话就把我这多村村姑的混乱思绪完全理顺。我还傻傻地心算680元的一半是340元,我们4位多村校友平分,每人85元。师姐和两位校友一脸错愕,显然他们和我想法一样,被总裁英明的终极付费方案打个措手不及,但各校友反应敏捷,加上数学功底扎实,旋即算出我们各人应付170元。

账单支付成功,“土豪”团全体成员一致道谢,总裁再次肯定,多伦多美食“平靓正”并非浪得虚名,菜肴美味,价钱却便宜到让人难以置信,如果在中国吃这样超水准的巨龙宴,至少要六千人民币。加拿大真好!他再三叮嘱,各位日后回国,一定要找各位老总,他们将会尽地主之谊。

工作繁忙的我们每次回国日程表都排得密不透风,亲戚朋友有时都无瑕去拜会,要再见师姐的同学的太太的朋友们的老公,基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大家应该是后会无期了。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