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国召救护车就医体验
2020-09-29 11:32:26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那日晨起,我妻感到头晕昏沉,初以为夜里睡的不实。不期愈变厉害了,稍转头颈便天旋地转、恶心欲吐,惟平卧闭目不动稍好点。遂告病休在家,一天没见强,晚间更加重了,就连翻身都眩晕轻呕,一宿未寐,好歹捱到天亮。

俺俩多次分析了病因可能,不敢完全排除脑血管意外,决定径去急症室就医。拨了911叫救护车,接线生听是病事,转线另人作答,后者询起病情好不啰嗦,竟说够不上派车接的标准,除非经注册护士认可才行。

在我坚持下接通了护士线,对方问了病情后说应尽快乘救护车就诊。我返回911重新交涉,这才答应马上遣车。廿分钟后就到,没有想象中的呜呜鸣笛,前我曾见邻家召的尚有警车开道,动静蛮大。

俩救护员拎着包箱进屋来,边问话边测体温,又联系医院急诊科,近处的均已“客满”,唯多伦多总院还接待。救护员搀着妻子出门,架到担架车上固定好推入车厢。小女闻讯赶回来随车同去,我则安排好别的随后到。

急诊室候诊的不多,很快便给她挂上吊瓶输液、内加晕海宁(Gravol),同时抽血送验,一切井然有序,不似通常那般忙乱。作为大都会最高的医疗单位,这确叫我有点意外。妻子又去做了CT,有员工推着她的床车往返,不用家属掺手。这时她的脸色稍好些,恶呕也轻了。

大夫初诊她可能是患了耳前庭神经炎,导致耳髓失衡,病毒感染所致,这与俺俩的猜测相同。只要是扫描无脑梗塞、溢血就行,毕竟症状差不多。

在这段时间,妻子要如厕,按铃后有女护工来,扶之坐上底板镂空的座椅车,连带着活动输液架子一起推去卫生间。到那儿亦不用换坐到马桶上,就在原位底下放只一次性使用的桶便器,溲后由护工扔掉。又推她至池边洗手,弄得妻子很不好意思被这般伺候。

我们不由地回忆对比起国内的医院,俺俩工作的大学附院算省级高档次的,但也差很多。我管过的高干病房,条件比普通病房强得多,仍与此相去甚远。无论患者需要拍片子还是解手,都得自备家属人员料理,几条汉子抬推是常事。而这厢竟无需家人,皆由院方服侍,叫人确感轻省,也保持了患者的尊严。

呆了五个多钟头,其间不断有护士来瞧,最后主治医师现身,说CT结果正常,血、尿检查也无异,先前的拟诊确立,故可以回家休息了,待日后去看耳鼻喉专科,排除内耳迷路有啥问题。我们再三道谢,医生又指示护士打电话招请出租车来,我们打的返回,结束了这趟急诊之旅。这家医院真是服务到家了。

在家将息数日,妻子彻底康复,又能摇首晃脑的如初了,我们心中满了感恩。借着长了这场不大不小的突来病恙,初体验了加拿大的急诊科与救护车服务,庆幸自己来到这么好的国家,有此周全温馨的医疗体系服务。妻子同时还有另一番体会,她平日里既要上班又要做家务,经常累得会发个牢骚啥的,现在悟出了个理儿:能干活本身也是一种福分,是身体健康的标志,一旦长了病灾的想做还不成呢!所以要“凡事谢恩”。

再过了几天,又接到了寄来的叫救护车服务的账单,45加币,说这是对那些持有安省健康卡的、且有合理的缘由用车者的开价。否则的话,则需要自费掏付240元之巨。教我们又明白了:救护车首先并非是随便就能够使唤得动的,其次还有付费的标准不同,这些均是在未曾经历过它时所不晓得的,从而令俺更进一步地了解了加拿大的急症服务规范,身在福中知福。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