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货囤出的断舍离
2021-02-23 11:18:32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素净)新年伊始,电台里做起了“新一年的断舍离”节目,听众们纷纷提前霸线,一吐为快。

节目受启于山下英子的《断舍离》一书。“断”=断绝想要进入自己家的不需要的东西,也就是不买、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舍”=舍弃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离”=脱离对物质的迷恋,让自己处于宽敞、舒适、自由自在的空间。

说白了,就是通过收拾家中的破烂儿来整理内心中的破烂儿,让自己的人生变得简单、开心!当今世界物欲横流,如果能做到割舍无用的,克制欲望,抵制诱惑,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减法生活理念。主持人深受启发,并将断舍离的对象扩大到了生活和人生的不同层面,除了物质,还包括了各种生活习惯和个人喜好,甚至是一段感情和一种关系等等,因人而异。

比如说,对于喜爱打扮的女士们来说,家里的衣柜往往是第一个需要考虑“断舍离”的地方。而我却有点不同。多年来,自己独爱简单淡雅的服饰,而这类服饰是不容易过时的,并没有时时增添新衣服的需要。没了需要也就没了购物的欲望,偶尔兴起买了一两件新的,再捐出一两件旧的,空间总是足够的。

顾此失彼,同一屋檐下,我家的厨房却完全是另一派惨不忍睹的景象。

环顾厨房,橱柜、冰箱、杂物架、饭桌和台面全部堆满了食品,鲜果瓜菜、肉虾鱼蟹、饺子春卷比萨饼、牛奶豆浆果汁、鸡蛋面包面条面粉大米、中药材、咖啡茶叶巧克力粉,还有各式各样的零食小吃、芋头地瓜油盐酱醋,番茄酱沙拉酱烧烤酱,全然一个中西合并的小超市!

这其中,有新鲜的,也有开始腐烂的,有快要过期的和早已过期却舍不得丢的。大多数是自己买的,还有一些是别人送的,不喜欢吃也没办法处理的。

其实,我以前并不会如此,自己又不是美厨娘,吃来吃去都是那几道菜,每周上一次超市买的也就是那几样东西。临时缺个啥的,街角就有商店出售,根本不需要大买特买。

回想一下,应该是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为了减少外出购物的频率,我从此变成了一位“阔太”。到超市,见啥都眼红手痒,恨不得买够一个月的用量。看到有折扣,立马果断下手,不多拿几盒分分钟就会后悔。有时只是临时出去买个急需品,但一进商店两眼放光,拿到两只手都快拎不了才无奈罢手。最要命的,到了收银台才想起来–急需品忘了拿!

家里人口并不多,但是每人的口味不同,同一类的食品要分开花样来买。就说酸奶吧,先生要少糖的,我要防过敏的,女儿要饮用型的。每人置一盒足矣,碰到减价,好,每人来两盒。东西买回来了,一开始皆大欢喜,没过几天问题来了:先生说这个牌子还是太甜,女儿说这个不是她喜欢的口味。一盒酸奶只消灭了一两杯就不动了。好吧,下次买他们指定的品种,原来的那些就只能待在冰柜里等待过期。

新鲜面包,先生要荞麦的,我要水果的,女儿要巧克力的,好,每人一袋。如此循环,爱吃的吃了,不爱吃的放着,过期忘了扔的或舍不得扔的,堆满了橱柜和冰箱。有时候想吃点零食,一看到处都是吃的,偏偏就是找不到想吃的,能吃的,可以吃的。

听完节目,我受了刺激,当天晚上就决定攻读《断舍离》,开始我新一年的断舍离大计!

还没看到第2个章节我就受不了了,立马找来一个大垃圾袋,把几个橱柜和冰箱一一打开,冷静细读包装上的保质期,该丢的丢,绝不手软!多数是吃了一半就不想再碰的零食,还有前年圣诞吃剩半盒的曲奇饼、万圣节孩子讨来的糖果,第一次封城时囤的一大盒杯装水果粒,过期的酸奶,长了牙的马铃薯,发黑的香蕉……10分钟已经装满了大半袋,这对于时常在饭桌上教育孩子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我来说,真的不知是啥滋味……

毫无疑问,这是我的“舍”。那么还有“断”和“离”呢?按我的理解,断和离其实差不多是同一个意思,或者应该说“离”是思想上要舍弃对物质的迷恋,“断”是在行为上对“离”的一种具体表现,就是不买、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为此,我给自己订了一个新的购物原则:

一.取消一周一购的频率,不到差不多“弹尽粮绝”都不去采购;二.不买大包装的、少用的、保鲜期较短的食品;三.不合口味也要坚持吃完了旧的再买新的;四.如果买了只有一个规格包装的食品,就分一些给邻居和朋友,绝不放着浪费。五.碰上折扣促销,必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要为了捡便宜而造成更大的损失。

扔掉了不能再食用的食品,橱柜变得整洁了,厨房也跟着明亮了许多,宛如一个刚瘦了身、剪了发的大美女,清清爽爽。再看看自己那几条“聪明的点子”,心里果真像山下英子所说的那样顿时轻松舒畅了起来,并暗下决心痛改前非!

说回电台的节目。有听众说要断掉爱吃肥肉的喜好,因为不健康;有的说要断掉社交媒体和朋友圈,因为占用时间太多;有人说要断舍离回去上班的念头,这个估计是领着福利在家待得舒服了;还有人说断舍离口罩,这个好,应景,只可惜不能马上付诸行动,且当作是一个美好的盼望吧!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