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贴耳任摆布 老来指甲老伴剪
2021-05-11 13:19:58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记得我8岁时,妈妈教我用小剪刀剪指甲。学会后,我感到很高兴也很神奇,小剪刀作用这么大,于是就剪这剪那。这么些年过来,剪指甲区区小事已成生活习惯,从没有感到剪指甲存在什么困难。

随着岁月日增,慢慢感到手脚都不太灵便,左手持剪刀更不顺。马马虎虎把指甲一块一块剪下来就算数,脚趾甲更是对付过去算数,是否平整在所不计,也不影响什么。有时剪出锐角,冬天穿袜子,脱下来常带出线头,剪不断,理还乱,常常一扯了之,好在老人公寓保暖好,我常年不穿袜子。

今年临近90大关,好像手脚更不听话。我70多岁时两膝先后置换了人工关节,以前经常骑自行车踏圈圈,膝部弯曲还较为自如,近年考虑到安全因素,和骑了一辈子的车道别,两条腿好像只能蹦蹦直,要剪脚趾甲,手竟然够不到自己的脚,无奈之下,生平第一次开口请老伴帮忙剪。

老伴做事心细,她要我先用热水泡脚十来分钟,使趾甲变软好剪,再要我靠在摇椅上,她搬条小凳坐在我前面,要我把双脚搁在她膝上。她适应剪的需要变换角度、搬动小凳。她先对付两个大脚拇指,因为拇指指甲硬而厚,两边嵌入肉,她要把脚趾头板过来、推过去,有时更换角度,把边角都剪净。然后处理其他趾头。

我不耐她这样慢调细理,建议她不必过细,她坚持她的做法,有时反问我:到底是你在剪,还是我在剪,我只好俯首贴耳,听她摆布。我唯一做的就是拿个烟灰缸,接住剪下的趾甲。


【图:老伴帮我剪趾甲】

我们用的小剪刀是杭州张小泉出品,是多年前我们回杭州买的。张小泉是杭州名剪,有几百年的悠久历史。其后代子孙开的剪刀店遍布全市,都以张小泉为名,有的冠以“真张小泉”或“真真张小泉”。只有我们老杭州知道大井巷门面陈旧的那家才是嫡传。老伴珍爱这把小剪刀,把它带到加拿大,已使用几十年,锋利如前。

剪完十个脚趾,接下来是另一道工序,要把趾甲的边缘都打磨光滑,这是她每次必做的功课。她用一块检来的卵石作工具,石头外形像个小馒头,上面隆起,握在手心里,下面平整,有很多麻麻点,她用来磨平指甲锋利的边缘。磨时我感到痒痒,为她耐心细致的作风而感动。她说,这块石头是她得心应手之物,将来回国要塞在口袋里带回去。

大功告成,我要她赶快好好休息一下,由我把剪飞了的指甲碎片检起来。我们结婚63年,年轻时工作挑重担,互相帮助,三个孩子出生后,工作家务两不误,先进、模范的奖状一大堆,一直劳累到退休。

现在老伴开始出现一些苗头,很多熟悉的人名、地名想不起来,今天是星期几常要问几次,想到某个词就是说不出,碰到上个小坡,心跳就加速,一百米的路程要停下歇两次。好在我的状态好像比她强一点,过坎、拉车我扶着她,她说不出的词我立即应口接上去。

老伴老伴就是老年时互助陪伴。我告诉她,一旦她剪不了指甲,这活我就包了。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