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美瀑:一条银河落九天
2021-09-02 12:44:1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多伦多跟尼亚加拉瀑布之名几乎绑缚一起,人一听你来自多城,立马会说到大瀑布。尽管二者相距一时辰的车程,狭义上非属“身边”,但因是盖世三大瀑布中最靠近繁都的,广义上算是并不为过,确较那深匿洪荒之地的伯仲,无论在交通、住宿、观览等方面都巨优越,瀑竟卧于市井侧,极便利访,慕名纷至者最众,每年逾1200万。

对这北美最大的悬河,身边人家喻户晓耳熟能详,毋庸俺多言。光是51米高792米宽严实无缝的半弧线条,就力压寰球群瀑,折冠最齐整豁达的单幅水簾。我去过南美的尼瓜苏,虽飞流众多瀑广,但其中单一高挑宽幅的翘楚不及尼亚加拉的马蹄瀑,后者确是教科书式的经典竖川。

身为大多地区人,观瀑近水楼台自不待言,仅是常陪来客去开眼界,就已稔熟的不能再熟,面对那一成不变的洪流渐少了初识时的那般心灵震撼。

我首次朝觐是在1994年,从侨居的新泽西不远千里北上,到公羊岛悬崖边歪着脖子拧巴着瞧马蹄瀑、从彩虹桥旁的观光断圯上回首探望三银练,视角欠佳、赏析得不过瘾,但也惊为天河垂淌够荡气回肠的。三年后我移居多伦多,登陆不久便再去看瀑,区区俩钟头便至,从加方位纵览,角度与视野绝佳,瀑之整体气势迥然不同,吾人得天独厚。

就单赏瀑身而言,可择水陆空三相进行:下至河底乘船自渊上接近挂川,在蒙蒙如细雨的汽雾中举目河水天上来的壮观;乘坐直升机空中观光,鸟瞰泛泛激流与匹匹白练的瑰丽;凭栏徘徊岸地平视,或登摩天塔观景台俯看,雷霆万钧、咆哮倾泻,撞击魂魄。

尚可钻进竖井,通过地下遂道深入瀑后岩壁,由涵洞外眺厚厚动态水墙。夜晚更可睹彩色灯光秀,偌大的水幔被五光十色的探照灯束投映得璀璨斑斓,绚丽耀目,加上其上施放的烟花火树银葩,光怪陆离,如梦如幻。同一瀑景昼夜如此之多赏法,各有特色,感官效果大不同,不啻“一鱼多吃”,都是其它名瀑之最所弗能比拟的。

除了美瀑本尊,其周遭的环境风景亦很迷人靓丽:身入谷底沿瀑与河的木板步道徒行,两岸绝壁夹立、滔滔水流回声,林荫茂盛,川流湍急,漩涡旋转,意境深远。秋来枫叶红了,更加漂亮,赏心悦眸。而瀑布附近的水电站、国境线彩虹桥、女王公园,植物苑、蝴蝶馆、野生动植物栖息森林等,亦皆大可造访,怡然悠哉自得。

还有大片葡萄园和座座酒庄,盛产佳酿与国酒–冰酒,像世界最大的冰酒制造商Pillitteri庄园,以及农场、作坊等。毗邻的秀美湖滨小镇Niagara-on-the-lake,典型的欧陆风情,莅其内恍惚身临欧罗巴。这些个地方若是一一寻访消受,得花个几日的时光。

而大瀑布的成因,尼亚加拉断层带上,还散布着一些小型瀑,离多伦多车程一小时,可各个击破去游,它们所聚的哈密尔顿市被誉为瀑布之城,去揽胜时又是另一爿洞天福地,宏瀑下的微瀑并不势弱,也令人流连忘返。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