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暖气炉遇到神奇销售员教授薅羊毛诀窍
2021-11-16 16:21:37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马强)家里的暖气炉坏了,不能自动调温了,只能手动调节。也就是说,这个冷暖气系统要么一直开着,要么就一直关着。自己已经试过,肯定不是温控器的问题。其它问题自己不懂也不敢随便乱动。

这个问题遇到夏天还可以开门开窗,但冬天就非常麻烦。疫情严重期间,为了减少外人入室带来的感染风险,就只好忍着。好容易熬到疫情缓解,就赶紧想辙找人来家里维修。

货比三家。网上一顿查,按照广告找了几个师傅的电话,挨个打过去咨询。咨询的结果却大相径庭,师傅们给出的修理意见不尽相同。这个也正常,不经过检测,只听我的描述确实难以下结论。

不过师傅们有一点都是一样的,那就差不多百八十块左右的出场费。要出场费当然也很正常,时间就是金钱嚒,况且疫情期间,人家还要承担病毒风险。

但问题是,没有人敢保证一定会修好。这就有点意思了,事情的最终结果很有可能是,我花了一百块,你来我家转了一圈,然后告之无能为力,最后让我另请高明。这身价岂不是比一线明星还要昂贵,关键是我啥节目也没看到啊。

当然也有不收费的,只是有个前提,就是要更换热水炉。我要修暖气炉,他要给我换热水炉,是不是搞错了?仔细想想吧,其实也挺有道理,都属于冷暖气系统。师傅建议说,把现在的热水炉换成壁挂式的,就是挂在墙上的那种,据说节能高效还不占地方,听起来很有吸引力。

更有吸引力的是价格,不过不是对我,是对师傅们。这个壁挂式热水炉价格从三四千到万儿八千不等。师傅说,价格贵是贵了些,可是政府也有几千大洋的补贴。听起来是不是有一种花了钱还赚了便宜的赶脚?

还有更贴心的师傅建议说对家里供暖情况进行一次全面免费评估,然后可以向政府申请补贴,这样就可以把家里的门窗、保温棉之类的统统更新,岂不是两全其美?我本来只想修一修暖气炉,愣是被搞成了全面更新,听着就像我本来只想去洗浴中心冲个凉,然后硬是被安排了个全套大宝剑,这服务是不是全面的有些过头了?

后来看到有网友说,如果师傅技术过硬,暖气炉可以一把修好,而一旦遇到半生不熟的主,估计得付个几次出场费才能搞定。听人家这么一说,心里越发没底了,最后还是决定找大公司的维修人员来处理,起码售后服务有地方说理。

师傅让我连带更换热水炉的建议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提示。我家的暖气炉是一次性买断的,但热水炉是租的,从那个大名鼎鼎的R公司租赁的,于是就决定向R公司咨询。

电话打过去,暖气炉和人家没关系,肯定得先讨论热水炉。我说热水炉时间太长,想换个新的。人家说你这个热水炉从年限看不需要更换。我说网上说热水炉用久了会有大量杂质水垢之类的,对身体有伤害,我很担心。对方说,既然这样,我们派个技师去给你检测一下再决定。

没几天,技师来了,一个白人小伙子,手脚麻利地拿出一套设备,一通检查下来,告诉我热水炉没问题,不需要换,实在要换,最好换个壁挂式的。得,转了一圈,又走回来了。我就问他壁挂式的价钱。他说会有销售和我联系,然后就走了。

小伙子走后不到半个钟头,一个叫瑞秋的销售电话就跟过来了。她热情洋溢地向我们大谈特谈壁挂式的好处,总体和前面师傅们的推荐差不多。顺嘴问下价钱,八千五,没有政府补贴,因为我们不符合补贴范围。

这个瑞秋估计是听出我对热水炉并不是很感兴趣,她于是就说她已经看过技师的报告,你们这个热水炉很新,根本不需要换。既然热水炉谈不下去,那就直接问暖气炉吧。我说我家暖气炉出了点问题,你们是否可以有技师可以维修。

瑞秋说,技师当然有,但你不是R公司的签约客户,她也没办法。聊天聊到这里,事情大概就可以结束了,但瑞秋接下来的一段话却让事情有了转机。

瑞秋说,你可以买一个R公司关于暖气炉的保险,在保险生效的第二天就可以要求公司派人检测暖气炉并进行维修。卖热水炉不成改成卖保险了,这个瑞秋可真会做生意。关键是之前也有R公司人员向我们推荐过类似的保险,我们觉得没有必要,这个建议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我心里这样想着,却顺嘴问出一句,那你们这个保险需要签几年合同啊?瑞秋的回答让我刚刚心里对她的误解深感惭愧。瑞秋说,这个保险没有合同,理论上你可以在暖气炉修好的第二天就解除合同,合同按月收费,每月具体费用需要咨询公司保险部门,大概十几块钱吧。

瑞秋的一番话顿时让我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一个可能上万的生意转眼十几块就搞定了,这也有些太魔幻了。瑞秋这哪是在推销,这摆明着教我如何薅公司羊毛,而且薅的毫不留情。

不管怎么样,在对瑞秋一番感谢之后,赶忙打电话给R公司的客服,客服听明来意立马把我转到保险部门。接下来就容易多了,买东西么,总是很畅快,于是我顺理成章就成为了R公司的暖气炉客户。这个保险每月费用十五块,合同从下个月的二十号开始生效。

合同生效之后,马上给公司打电话,申请公司派人维修暖气炉。不到一个星期,公司来人了,技师是一个叫萨义德的伊朗人。萨义德屋里屋外,什么配电板空调机等等一番查看,又打开暖气炉检测了一下电路板,然后很确定地告诉我有一块电路板坏了,需要更换。

他说这个电路板需要从厂家预订,之前替其他客户订过,因为疫情,等了几个月才到货。不过这是加拿大本地产品,现在疫情缓解,估计这次很快就会有货。他又说在等待期间,他会把两根线绕过这块电路板连接起来,这样暖气就可以正常运转了。只是这样做夏季时可能会影响冷风,不过夏天之前肯定会换好的。萨义德信心满满。

我问他电路板的价格以及是否在保险范围之内。他说电路板大概三四百块钱,能否报销要请示他的领导。当天是周四,萨义德说最晚下周一会给我回信儿。然后他又指导我们试了几次暖气,直到自动调温彻底恢复才离开。

不过接下来一个星期,萨义德并没回信儿。打电话给他也没接,估计萨义德可能很忙,就又等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消息。我们担心事情是否有变化,就直接找了客服,客服说她没有看到我们这个案例的记录,但她表示会继续跟踪,一有消息就通知我们。

又等了几天,再次给萨义德打电话,这次萨义德回信儿了。萨义德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属于保险范围,因为在等电路板,就没想打扰我们。这个解释虽说有些勉强,不过解决了问题比啥都强。

萨义德还说电路板下周就到。这次萨义德没有食言,不到一个星期,一个叫阿里的年轻伊朗人和我们联系,要来换电路板了。

阿里干活的时候嘴巴一直不闲着,他说自己是个博士,以前是伊朗公务员,来加拿大三年,赶上疫情期间政府大赦,顺利移民。只是阿里嘴巴利索,活计却一般,从熟练程度上看,显然是个学徒级别的。不过问题已经检测出来了,只是更换电路板,这个对阿里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说笑笑之间,阿里就完成了更换电路板工作。至此,暖气炉彻底搞定。一个几百块甚至差点搞成上万块的工作,最终只用了十五块钱。这一切都得感谢那个叫瑞秋的销售员,可以说是她手把手教我们薅了一把大大的羊毛。

按照瑞秋的说法,我们第二天就可以要求公司解除合同了,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通常大多数薅羊毛其实都是公司的营销活动,属于愿打愿挨的行为,消费者觉得赚了便宜,实际上商家得到的更多。

但R公司这个明显是政策上存在漏洞,至于这个漏洞是不是有意为之就不得而知。不过从我们这个案例来看,两次人工费加上几百块的配件成本,而我们只付出了十几块,R公司显然是得不偿失。

能够赚到便宜当然很好,但区分这个便宜是否该赚似乎更加重要。消费者的素质在很多时候会成为决定商家优质服务能否持续的关键性因素。对规则漏洞的利用虽不违法,有时却有违道义。

基于以上原因,我们决定继续向R公司缴纳保费,至少得把我们这次的维修成本送还回去。所谓投之以桃,也需报之以李。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