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杀猪照勾起的点滴回忆
2022-01-31 09:59:44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前些天,在腊月下旬,老家浙江农村,侄女家杀猪,给我们发来现场照片,背景是大片新楼房,勾起我对几十年前弟弟一家生活的回忆。


【图:腊月下旬老家人杀猪迎春节】

我老家在浙江农村,我长期在外地工作,只有弟弟一家在老家。他家五朵金花,负担重,一辈子我们互相帮助。

60年代,农村贫困,物资缺乏,弟弟家劳力弱,更是如此。他告诉我,家里吃的油全靠猪解决,所以平时要让猪吃好,常喂些红薯、玉米、 萝卜叶,有时添些荞麦,让老猪长得肥些,多出油。

他核算过,一头猪杀下来,能得板油十来斤,加上一个猪头,端午、中秋再买点肉补充,全家7口一个月平均吃油两斤左右,对付着过日子。

猪平时养在和住房一墙之隔的猪栏里,鸡窝就搭在旁边,猪在栏里哼哼,鸡会跳进猪栏挑爱吃的享用。家人方便时用的粪桶也摆在那里,早年方便完,人们就是用摆在旁边的小竹片刮一下,没有使用现在洁白的卫生纸之说。

粪桶积满,家里人就会挑到地头倒在积肥坑里,“地上堆满粪,粮食堆满囤”,庄稼人都懂这个道理,因此鸡猪人三者共用一室,平等相待。


【图:挨着楼房的石墙棚房就是人猪鸡合用的套间】

弟弟家杀猪总选在腊月下旬,但是那时家家要杀猪,杀猪师傅很忙,难以请到,要事先预约,定下时间。

师傅来了,好烟好酒接待,同时要请三、四个邻居壮小伙把几百斤的猪逮住,抬上案板按住,猪哼哼大叫,说时迟,那时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猪血注到大桶里,大女儿连忙接住,那也是很好的食品。

老家的风俗,家里杀猪总要请亲朋好友来共同庆贺,我们老家的土话叫“散猪辰”,主要是用下水做几个菜,喝些自酿的黄酒,联络感情。过年时杀猪的人家多,你请我,我请你,大家难得高兴尽欢。

我三十年代6、7岁时懵懵懂懂就应邀赴散猪辰,吃完大席,主人还请大家用竹签穿一块大肥肉回家,我兴高采烈地拿着肉块回家,童年的强烈印像到现在90过了还没有忘记。

弟弟在七十年代多次告诉我,他家平时养几头猪,腊月把最大的杀了,把多半的肉卖了还债和贴补家用,留下一些肉和下水作为过年接待亲友和家人欢庆春节食用,有肚、 肝、肠内容就很丰富了,也是很难得的。

我平时月月给弟弟资助,弟弟杀猪后想到也要和我们分享,常把猪脸,就是猪头部分把骨头去了,留下脸部的肉,加上口条事先用酱油腌渍,再给我们打包寄来。

六七十年代实行肉票制度,一个月一人只有4两肉,一个猪脸也给我们带来欢欣,寄托弟弟、弟妇的一片心意。由于陕西路远,途中耽搁时间长,好在腌过问题不大,我们在遥远的陕西也吃到故乡的美味,勾起我童年的回忆。

弟弟、弟妇先我西去,我们兄弟的情谊永恒留在我心中。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