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因为写文章而遭遇网络暴力
2022-05-18 00:09:5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马强)头段时间看到几则因为网络暴力而致死的新闻,心里不禁有些感慨,想起数年前自己也曾经莫名地被人网络暴力了好一阵子。

我写过不少文章,大多以移民后的生活经历为主。文章内容都是我的自身经历或自身感受,都是对自身生活底片的客观描述,记录这些文字的目的主要是为将来的自己留个念想,仅此而已。

我的文章曾经被一些网站和论坛转载。自己的文章被分享,按理应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我的生活却因为这些转载一度乱成了一锅粥。

我出身平民,没有任何可以值得炫耀的背景和资历。移民初期,整日混迹于市井之间,浪荡于体力工之中,有的是迫于生计,有的则是为了打发时间,认识了很多人,也经历了很多事,草根自有草根的快乐,也有草根的淡泊,我从未妄自菲薄,甚至还有些乐此不疲。

但有人并不这么认为。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文章下面开始出现了一些批评和指责。价值观的问题很难融合,有不同见解也很正常。但这些批评者带有攻击性的态度和无端的侮辱谩骂却让我有些无法接受。

这些人以精英和白领自居,他们说我这种社会底层人物根本不配出国,来了也只是给中国人抹黑,他们认为我这种撸瑟儿就只配和撸瑟儿交往,还谴责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自己丢人还不够,甚至还腆着脸写文章到处给中国人丢脸。

最初我也曾耐着性子尝试着进行解释,并无任何效果。在这些人眼里,我是没资格和他们交流的。那时也是年轻,于是一时火起,就开始隔着屏幕进行反击。

这样一来,局面就有些失控。我就此被彻底归为汉奸卖国贼的行列,有人甚至还放话要从肉体上将我消灭。他们又不知从哪里搞到我的电话号码,于是那段时间我时不时也会接到一些匿名电话,电话里尽是谩骂和诅咒。

对方骂完就立即挂掉电话,根本不会给我回骂的机会,由于对方都是网络电话,我甚至连回拨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独自生着闷气。

我的生活也因此变得一团糟。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在筋疲力竭的情况下,我只好认怂出局,删掉了争论的帖子,注销了争议的帐号,也重新更换了电话号码,强迫自己把生活回归正常。现在想起那段日子,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从互联网诞生的那一天起,网络暴力就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网络独特的隐匿性使得施暴者可以恣意妄为而无需承担任何责任。我们也无法从网络言论里获得对方的任何个人信息,包括性别。在我进行反击的时候,我是完全把所有的对手都视为抠脚大汉,但后来的匿名电话又有不少其实是纤细的女声,让我大为惊骇。

虽然网暴给受害者带来极大的精神折磨,但目前的法律似乎还是无能为力。而对那些以网暴为乐趣的网络暴徒而言,也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这时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直接忽视他们的存在。

因为你一旦回复,就表明你已经落入了他们的圈套。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愤怒已经使你成为了和那些暴徒一样的人。只是无视暴力搁置争议,却要求我们具有极强的个人修养和高度宽容的心性,真正的说易行难。

特斯拉老板马斯克以其乖张的性格经常遭遇网络暴力,马斯克也曾反击,但往往是收效甚微,于是马斯克的反击也越来越少。后来网络上流传一段马斯克关于自己对待网暴的态度。

马斯克说,我现在不和人争吵了,因为我开始意识到,每个人只能在他的认知水准基础上去思考,以后有人告诉我2加2等于10,我会说你真厉害你完全正确!

这段话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其中的道理却耐人寻味。无独有偶,两千多年前,伟大的思想家孔子对待争议的态度和马斯克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话说有一天孔子的学生子贡在门口和一个来访的客人发生了争吵,焦点是一年有几个季节,子贡说有四季,客人说有三季。就在俩人争吵不休的时候,孔子走了出来,于是俩人就请孔子裁判。孔子看了客人一会儿,然后很坚定地说,一年有三个季节。来人听后大笑而去。

客人走后,子贡问孔子一年到底有几个季节。孔子说有四季。子贡很不理解。孔子说,来人一身绿色衣服,说明他就是个草丛中的蚱蜢,蚱蜢一生只有春夏秋三季,哪里见过四季,你和一个从来没有见过冬天的人争吵四季是不会有结果的。子贡终于明白了老师的苦心。

这就是著名的三季人的故事。这个故事和马斯克的那段话里都涉及到了同一个概念,就是认知。人们对待问题的不同态度完全由个体的认知决定,而认知又和个人获取信息的渠道以及对信息的甄别高度相关。

既然我们无法断定所有人都可以获得同样的信息,那么人们对待事物有不同见解也就在所难免。这种差别体现在投资上就是两个人对同一家公司的不同认知,往往会导致投资收益的两极分化。价值观的不同其实也是缘于同样的道理。

自从那次乱糟糟的网络暴力之后,我对待争议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面对无端指责或者猜疑,也是能避免就避免,实在避免不了,也会很客气的和对方说上一句,谢谢批评下次改正。

事久自然明,很多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自有公论,也不必非要争个一时长短。争议不下的时候,各自保留意见也许是最好的结果,所谓君子和而不同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