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结束了,请对裁判说声谢谢
2022-06-27 23:55:55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素净)进入六月,多伦多的天气总算是稳定下来了。草长莺飞,花红柳绿,蓝天白云,正是人们享受户外活动的好时节。孩子们盼望已久的户外足球赛季也吹响了哨子。

婷婷今年13岁了,按俱乐部的安排今年分到了13-15岁的组别。赛前的一天,新教练给家长来了封电邮,介绍了这个组别的特点:将使用国际足联的比赛规则,在一个标准的球场上,进行11vs11的上下半场各40分钟的比赛。

场地大了,人多了,赛规也复杂了,两军对垒需要整个裁判组来断对错定输赢。就要开赛了,一个主裁判和两个裁判助手闪亮登场,个个黑衣黑裤,油光可鉴,精神抖擞。主裁判的胸前挂着一支哨子,走到了场地中间;两名边裁各拿着一面旗子,分别走到了球场的两侧。果然是一副正规球赛的架势!

哨声划破长空,球赛开打了,我们这些当父母的之前的一些担心才跟着放下。事出有因,记得是在五月初的一天里,家长们收到了俱乐部发来的一份通知,标题是全部是大写字母的“关于裁判的重要信息”。

邮件一开头就以非常严肃的口吻直奔主题:全安省的各种类型的体育比赛尤其是足球,正在面临着严重的裁判短缺现状,而导致这种现状的原因有多种,其中就包括了来自家长、教练和运动员对裁判的谩骂和侮辱。

至于这个短缺的严重性到底有多严重呢?通知中列举的几个数字足以让人咋舌!

单在足球方面,2019-2021年,全安省的裁判人数下降了58%,只有42%的人从2019年的注册中回来,也就是减少了4802人;约克区足协,到2022年4月27日止,在册裁判只有231人,而正常情况下应该有800个以上;列治文山足球俱乐部,到目前为止只有33个裁判,正常情况应该有100个以上。

通知继续说道,面临困境,我们又能做些什么来尽量改善现状呢?办法有三点。

首先,如果你知道有人想找兼职工作并有意成为一名裁判的话,请发电邮到HeadReferee@richmomdhillsoccer.com;还有,请大家理解,裁判跟我们一样,也是人,也会出错,请不要对他们大喊大叫;最后,每场比赛结束后请对他们说声谢谢,感谢他们的出现和支持你孩子的球队。

最后,在这种现状下,家长和队员要有准备,不论是专业还是业余球赛,极有可能遇到只有一个裁判或者是根本就没有裁判出现的时候。不要指望裁判做出的每一个判定都是正确的,如果你对裁判进行谩骂和侮辱的话,你将被要求离开现场并接受严格的条例限制和处罚。

说句实在话,作为家长,谁不喜欢自己孩子所在的球队赢球呢?谁又愿意看到裁判的误判是落在自家球队的身上呢?家长有意见是可以理解的。即便如此,自从婷婷加入球队五年以来,我还真没看到过家长对裁判有辱骂的行为,多数情况都是大家私底下抱怨几句就过去了。

只不过,在一次的比赛中,我却遇到了对方家长仅因为比分悬殊而对我队队员进行谩骂的情况。他当时对着一位只有十岁的小姑娘大喊几声“cherry picker!”(原意是摘樱桃者,在这里意指啥都不用干,就站在对方的球门前等着球过来就射门,捡个现成。)

孩子们都愤愤不平,被说的女孩还哭了起来,还好我队的家长们克制住了,只是通过裁判来做出对该家长的警告。而对于有着这种品行的家长来说,有朝一日对裁判说出一些不敬的言语相信是会有可能的。

的确,裁判也是人,只有一个脑袋和两只眼睛。Ta只有尽可能地做到公平公正,有时做出一些引起争议的判决当属正常,受到影响的一方有抱怨也可以理解。但是如果反应过激,影响了比赛的气氛和秩序就不可取了。

在昨天的比赛中,婷婷的对手打得比较拼命,几次绊倒婷婷和其他队员,裁判皆判对方犯规,急得对方教练大喊“Come on!”(不会吧!)。这是一句经常在赛场上会听到的用词,适可而止,没有引起大家的争吵和不愿见到的场面。

前些日,我在婷婷的学校看了一场校际间的排球比赛。裁判是他们学校的体育老师,记分员是学生义工。期间有一个争议球,裁判改判后比赛正要继续进行时,突然有一位队员大喊一声:“比分记错了!之前是15:14,现在应该是16:14,为什么还是15:14?”

顿时间,把记分员弄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裁判在确认完比分后维持了现状,但是那位队员还是不服气并提高了声量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为自己辩护,裁判老师也马上提高了声量,制止了那个队员的言行并宣布比赛继续进行。

到了中场休息,我隐约听到裁判老师对大家(包括那位队员在内)说,不是不允许有异议,但是,经裁判再次判定后就应该尊重判定的结果,如还有疑问我们可以赛后再讨论,这种不尊重裁判、不尊重比赛规则的行为都是不可取的,这就是体育精神,明白了吗?

我还记得去年的夏季有一场裁判突然缺席了的比赛,当时要不是有一位家长自愿上场充当“临时裁判”的话,整场比赛就无法进行了。还好只是一场球赛,要是由于裁判的严重短缺而导致整个赛季都要取消的话,那孩子们就没有丝毫的乐趣可言了。

下了班,抓住夕阳中美好的一刻,我在小区里散步。球场上,一场球赛刚刚结束。一群六七岁的男孩们正听着裁判的指令,你推我搡地跑过来排好队,准备握手致意。

年轻的女裁判问:“你们可以握手吗?”(估计是因为疫情的缘故)孩子们的小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那好吧,就去握手吧,记得要说踢得好(Good game)哦,要友好哦。”

听话的孩子们跟着做足了仪式,大家握手言和,个个高兴得手舞足蹈,欢歌笑语,皆忘记了方才的输赢。

家长们起身,给孩子们鼓掌喝彩,感谢教练的付出。已经喊哑了嗓子的教练也为队员们加油赞赏,也感谢家长们的支持!

人们和宠物狗慢慢地散去,那位刚刚在赛场上来回驰骋的年轻的女裁判,正在两队之间的空地上默默地收拾着她的物品,没有人过去跟她说一声谢谢。

收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