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游欧洲:佛罗伦萨星灿烂
2022-09-13 16:01:49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马强)提起佛罗伦萨,就不能不提美第奇家族。美第奇家族出过四任教皇,两个法国王后,一度权倾欧洲,美第奇银行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银行。家族以银行业发家,但他们的高利贷业务不被天主教认可。

美第奇家族酷爱艺术且格调高雅,他们资助并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聘请他们为家族专门打造各类艺术品,从文化方面为家族树立威望。

家族这一行为也成为了世界文化史的一个里程碑。美第奇家族慧眼识英,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但丁、薄伽丘等艺术大师们由此横空出世,他们像夜空中璀璨的群星,用才华和魅力引领欧洲走出长达千年的中世纪黑暗。

阿尔诺河流经佛罗伦萨,河上有一座维琪奥桥,也叫老桥,是佛罗伦萨最古老的桥。桥南侧是碧提宫,曾经是美第奇家族住所,现在是一座博物馆,里面有拉斐尔等人的作品。

家族成员平时由老桥过河,于是就在桥的上方建了一个瓦萨里长廊,瓦萨里是米开朗基罗的得意门生。过桥右转几分钟就是著名的乌菲兹美术馆。美第奇家族几个世纪的收藏都存放在这里,这里是美第奇家族留给后人最大的一笔遗产,也是世界文化的一块瑰宝。

乌菲兹美术馆呈U字形,两侧是长长的柱廊,柱廊里摆放着28位名人雕像。大师的作品在美术馆里到处可见,镇馆之宝是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和《春》。

波提切利是文艺复兴早期艺术家,这两幅作品对后世影响巨大。波提切利其实是个绰号,原意是一小瓶,因为波提切利经常去美第奇家蹭吃蹭喝,家族成员就用来时一小瓶,走时一大瓶来嘲笑他,久而久之真名倒被人遗忘了。

美术馆尽头是西纽利亚广场,广场上有旧宫和佣兵凉廊。旧宫以前是佛罗伦萨共和国统治者府邸,后来成为美第奇家族住所,家族搬去碧提宫后,这里称为旧宫。旧宫门口有一座《大卫》的雕塑。《大卫》是佛罗伦萨的象征,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不过都是复制品,真品收藏在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

佣兵凉廊靠近乌菲兹美术馆一侧,以前是个集会场所,科西莫一世曾经在这里驻扎过海外佣兵,现在是一个露天雕塑博物馆,里面有很多著名雕塑。科西莫一世是家族早期的知名人物,将家族首度带向辉煌,被称为佛罗伦萨国父。台阶上有两座狮子雕塑,左边的是二世纪的,右边的是十六世纪的,两者相差了一千多年。

下一个景点是佛罗伦萨地标百花圣母大教堂。这个教堂外观以粉红色绿色和奶油白三色大理石砌成,艳丽夺目,是世界第三大教堂。教堂拥有世界最大的红色砖造圆穹顶,从这个穹顶开始,欧洲建筑从哥特式转向了文艺复兴式。米开朗基罗甚至自叹也造不出如此壮美的穹顶。穹顶内部壁画《最后的审判》是瓦萨里的作品。

教堂旁边那个四角形柱状建筑是乔托钟楼,钟楼颜色和教堂完美搭配。旁边八角形建筑是圣乔凡尼礼拜堂。礼拜堂最具观赏价值的是三面青铜门,其中东门雕刻的是亚当夏娃的故事,被米开朗基罗称为是通往天堂之门。

很多名人包括但丁和美第奇家族成员都在这里受洗。洗礼堂东门是复制品,正品收藏在附近的大教堂歌剧博物馆作为镇馆之宝。这个博物馆收藏了很多百花圣母大教堂和圣乔凡尼洗礼堂的真品,米开朗基罗为自己坟墓创作的装饰雕塑《圣殇》也在这里。

佛罗伦萨市中心不是很大,大部分景点都在步行几分钟的路程。很多地方都值得一看,比如新圣母玛利亚大教堂,收藏米开朗基罗《昼》《夜》《晨》《暮》的美第奇礼拜堂,还有收藏中世纪以来第一件裸体青铜雕塑多纳泰罗《大卫像》的巴杰罗美术馆等。

但丁之居也是文艺爱好者的必去之处,这里是但丁的出生地。门前有一块地砖,洒上水就会出现但丁头像。佛罗伦萨的一砖一瓦可能都和大师密切相关。如果时间充裕,去米开朗基罗广场还可以远观佛罗伦萨市景,尤其是夕阳和夜景更为壮丽。

对于吃货来说,一定不能错过佛罗伦萨的T骨牛排。这里有着不输于和牛和澳牛的牛肉,但佛罗伦萨人的吃法更加粗犷豪迈,有着大快朵颐的快感。喜欢皮具的,这里的牛皮也不吹的,真的是世界一流。

今天的最后一站是比萨。比萨是意大利中部一个城市,历史上它的海上力量和威尼斯齐名。这里也是伽利略的故乡。比萨的四个最重要景点都在奇迹广场。

比萨斜塔是属于歪打正着的旅游景点,由于地基松软及顶部材料过于沉重,导致倾斜,后来虽经现代科学家校正,也不能完全复原。据说伽利略曾经在这里做过自由落体实验。

斜塔其实是比萨大教堂的钟楼,比萨大教堂外观雄伟内部壮丽。旁边红色圆弧顶建筑是圣若望洗礼堂。中间一片绿草地,四周有大理石长廊的建筑是比萨墓园,墓园长廊有一些壁画。其中有一些壁画和草图收藏在广场南侧的斯诺皮耶博物馆。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