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接种疫苗的“积极分子”
2022-10-10 00:09:4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每天傍晚看一下微信里的“订阅号”是我的习惯。因为里面有我必读的一些“公众号”,其中包括每天都更新的《超级生活》和《加拿大星星生活》。

和一些充满“歌功颂德”或“无厘头”内容的公众号或APP不同,这里总是提供一些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信息,除了像哪里发生“飙车命案”,哪家餐馆“集体中毒”诸如此类的负面消息之外,也有不少“加拿大政府又发钱了”的好消息,更有包括像天气骤变、罪案火災、交通事故的警示。

9月12日晚,我从《超级生活》中读到了“今天开始!安省开打Omicron“二价”加强针!6类群体优先!9月26日起全面开打”,还列出了预约网站:https://covid-19.ontario.ca/book-vaccine/

文中还说,9月12日上午8:00起,将为最脆弱的人群提供二价 COVID-19 加强针预约服务,列出的6类人中,我们“70+的居民”便居首位。

初看到“二价新冠疫苗”一语我不解其意,上网搜索才知,莫德纳的初始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命名为mRNA1273,二价疫苗mRNA-1273.211则是由一半原始SARS-CoV-2毒株、一半Beta毒株组成的抗原混合制成的新疫苗。

翌日,我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能否尽快地预约到这种“针对COVID-19的原始菌株和Omicron变体”的加强针。输入了健康卡的有关信息后,确定了我们即日起便可预约接种,而离家最近的“Mitchell Field Community Centre, East Bldg”竟可预约到当天中午的,我毫不犹疑地连同老伴一起约上了。

妻子和我都是接种疫苗的“积极分子”,只要有机会,绝不延宕左顾右盼。其中的第二和第四针是在美国打的,都比较超前。8月底返加拿大前,美国麻省的二价加强针尚未开打,但我们却查到2022-23年的Flushot已经开打,我们顺便完成了专为65+人群的High-Dose Quadrivalent vaccine(高剂量四价流感疫苗)接种。

我们之所以这样“积极”是因为妻子在疫情始发的2020年初,刚刚做了治疗房颤的心脏射频消融手术,有这样的基础病“前科”对新冠不能不百倍提防,不可大意。最近仙逝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皇的死因就和她今年2月确诊感染新冠伤了元气不无关联。

两年多来,我们每年两到三次跨境往返美加。今年7月驾车从多伦多出发去亚特兰大看望外孙女,历时十天,跨越十多个州,住了九天旅馆,最终到达儿女所在的波士顿稍住。

虽没有一处要求做核酸或要出示阴性证明的,旅馆里也只见少数人戴口罩,我们还是很小心的——出入坚持戴口罩,进入房间先用自带的酒精喷洒消毒,早餐取回来到房间里吃……

但感染新冠的机会总是存在:在波士顿与儿女相聚时,当然不戴口罩,儿子去公司上班常与新冠患者接触;我们还在女儿家中接待过从外地送女儿入读“哈佛”的朋友一家,她家三口均感染过新冠后痊愈;加上日常总要去超市,每天必外出步行锻炼,不一而足。我们之所以没有感染,并不讳莫如深,不能不归功于及时接种了疫苗。

目前,Omicron BA.4和BA.5变体导致了美加的大多数COVID-19病例,预计将在今年秋冬流行。这次,安省的疫苗接种比较超前,成年人只要上一次接种疫苗的时间三个月以上,就可以接受二价加强针,无论他们已经接受了多少次加强针。正如安省卫生厅长所说,随着呼吸道疾病季节的开始,确保人们及时接种疫苗尤为重要。

这天中午,我们按约来到了接种点,一个社区中心的球场里,有几十张台子工作着。虽然刚刚开打,来接种的人还是不少的,大多为老者。这里秩序井然,只见一个个桌子上的工作人员不时地举起写着“Bivalent”的纸片,便有人端着盘子过去,上面摆着针筒和疫苗针剂,“Bivalent”就是二阶的意思。

给我们注射的年轻女士,又让我们核实针剂上写的“Moderna Spikevax® Bivalent (50mcg) COVID-19”,彻底打消了我原来担心会不会打错疫苗的顾虑。

接种完毕,我们坐在一片椅子上观察,手机里看到接种的证明已经发到电邮里了。大厅内不能拍照摄像,走出门外我们留影纪念。

接种后到家,手臂有些酸痛,次日有点低烧,有点腰酸。这并不奇怪——我头两次打的是莫德纳有反应,后两次是辉瑞无反应,这次打的二价又回到莫德纳。有点反应总比感染上病毒好。第三天完全恢复正常,又能快步如飞地外出走上一大圈。

据悉,故国也在开展二价疫苗方面的工作,但愿亲友们能早日接种,免得总是排队查核酸。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