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游欧洲: 法国有个汉斯城
2022-10-14 14:54:23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马强)汉斯位于法国东北部,也叫兰斯,距今3000年。离巴黎很近,被称为巴黎后花园。当年德军的二战投降书就是在这里签署的。汉斯是王者之城。公元496年圣诞节,法兰克第一任国王克洛维在汉斯宣布受洗成为天主教徒,从此法国成为天主教国家。1996年,罗马教皇保罗二世在汉斯主持仪式来纪念克洛维受洗1500周年。

克洛维的加冕让汉斯成为法国君权神授的发祥地,从1027年亨利一世开始,之后的法国国王几乎都选择在汉斯加冕,因此被称为加冕之都。法国人认为只有在汉斯加冕,政权才具有合法性,也会更长久。

加冕的具体所在是汉斯大教堂,也叫汉斯圣母院,汉斯最著名的景点。这座哥特式建筑高耸入云看起来非常壮观,主体分上中下三段,左右两侧对称的近乎完美,显然是经过精心计算。

当初教堂不是很大,随后几经扩建。整个教堂有两千三百多个雕塑,好多雕塑都是哥特式建筑鼎盛时期的杰作。外墙的雕塑在阳光照射下,由于位置不同会呈现出不同影像,对比鲜明,犹如鲜活一般。由于教堂在战时遭到过多次人为破坏,所以很多雕塑都是残缺破损的,所幸在一代又一代信徒的努力下,教堂整体还是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大门上方左侧有一座雕塑很引入注目,雕刻的是一个长着翅膀的天使,脸带笑容的欢迎着每一位来汉斯的客人,这就是著名的微笑天使雕塑。这是真正的天使笑容,也是汉斯的象征,被称为汉斯的微笑,这里也被称为天使大教堂。只是天使翅膀上的两个弹孔会让后人永远铭记战争的罪恶。

哥特式建筑一大特色是正门上方有一个很大的圆形彩色玻璃窗,因其状似玫瑰而称为玫瑰窗。汉斯大教堂玫瑰窗上方有一组克洛维受洗雕像,克洛维两边分别是王后和主持受洗的大主教,此二人对克洛维的宗教观产生了决定性作用。两侧还有圣经中传说的历任以色列国王雕像。

教堂内部简单古朴,两侧的彩绘窗明亮艳丽,给略显沉闷的大厅平添不少生气。教堂尽头的彩窗是夏加尔的作品。战时很多彩窗都遭到毁坏需要重修,而当地香槟业主对于彩窗的修复贡献巨大。教堂作为回报,把其中一块彩窗绘成了香槟酒的制作过程。

汉斯在地理上属于香槟-阿登大区,也就是香槟省,这里的气候和地质非常适宜黑皮诺葡萄的生长,这是酿造香槟的绝佳原材料。在法国,只有香槟区的香槟有资格称为香槟,其它地区的只能称为用香槟酿造方法制作的气泡酒。汉斯附近有两万处葡萄农家和上百个香槟酒厂,每年生产近两亿瓶香槟,被称为香槟之都。

汉斯大教堂左侧有一座建筑叫朵皇宫,和大教堂相连,国王加冕时这里是国王居住和接见大臣的地方。宫殿在法国大革命时被反教会的造反者洗劫一空,现在是一个博物馆,教堂里的雕塑真品基本都保存在这里。

汉斯有三个地方是世界文化遗产,除了大教堂和朵皇宫,还有一个是圣雷米大教堂。这个大教堂位于汉斯老城区,据说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就是在老城区获得的灵感,而主人公埃斯美拉达也被假定是在这里出生的。

圣雷米就是给克洛维举行洗礼的汉斯大主教,这里存有他的遗骨。据说当年圣雷米正要举行仪式时,发现圣油用光了,这时天空出现一只象征圣灵的白鸽,衔着一个圣油瓶,于是洗礼得以顺利完成。据说瓶里的圣油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象征着君权无穷无尽。

在汉斯,还有一位平民圣人,就是圣女贞德。英法百年战争期间,法军一度连连溃败,处于亡国边缘,奥尔良成为法国生死存亡的最重要防线。年仅十几岁的少女贞德自称得到上帝的启示,于是几经转折,说服了当时还是太子的查理由她率军出征,解救了奥尔良之围,令法国转危为安。

由于当时汉斯被英军占领,加冕仪式无法举行。于是贞德率军夺回汉斯,并护送查理来此顺利完成加冕。至此法国举国士气大振,最终收复失地。实际上贞德带给法国人的并非卓越的军事才能,而是勇气和精神鼓舞。

遗憾的是,贞德在一次战斗中意外被俘并被烧死。但贞德拯救法国的行为却被后世永远铭记,汉斯大教堂内有贞德的塑像和军旗,门前也有贞德跨马持剑的雕塑,而每年六月初的周末汉斯都有一个圣女贞德节来纪念她。

我们当天恰好赶上了这个节日。大街上都是喜气洋洋的人群,不时还会看到古装打扮的市民,也经常会看到载歌载舞的乐队沿街表演,这些都是节日的传统。也看到有小孩子表演足球,那个一届世界杯打进13个球的方丹当年就是在汉斯俱乐部效力的。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满大街售卖小吃的摊铺,各种点心果子,火炉烤饼等,一路走一路吃,很快就吃的只能用眼睛看了。等到最后转到那家室外烤乳猪店的时候,面对外焦里嫩的乳猪,也只能干咽口水了。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