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载移民悲欢的圣诞树
2023-01-02 05:39:13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一晃日子又晃到了年末,各大商场似乎过了万圣节就急不可待地挂上了圣诞的装饰。如果说商家是为了招揽生意,那么居民家也这么跟进应该是对节日的期待和喜悦之情吧。我住的小区有很多邻居的圣诞装饰美轮美奂,简直是装饰到了牙齿,有的连车库门都贴上了巨幅彩画,晚上灯光交相辉映,冬日凄冷萧索的感觉都因此消减了很多。

我心底一直憧憬着隆重繁琐热闹的圣诞装饰,毕竟希望入乡随俗。但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是那么遥远,漂亮的装饰需要物力和人力的完美组合。所以每年的圣诞,我都是开始雄心勃勃,最后草草收场。

记得刚移民时,出生与大陆南方不怎么见雪的我,十分期待白色的圣诞节。向往坐在暖房里,在圣诞树的灯光和壁炉的火焰衬托下看白雪纷飞。不过那时租住的地下室里没有壁炉,自然我也不会把圣诞树扛去地下室,大雪飘飘是人直接到雪中去感受的。

那时在连锁商店上班,节日季每天都忙得人仰马翻,但每次新到的圣诞装饰品,还是会让人心潮澎湃一下。同事们都是先下手为强,赶紧买了,唯恐晚了没货了。而我只是一睹为快,没有圣诞树,那些挂件我只有抱憾看看。总想着地下室是临时租的,我随时都有搬出去的准备,多一物不如少一物。

后来有了孩子,为了培养孩子对节日的仪式感,尽管还是住在狭小的公寓,我依然买了装饰彩灯,和一些其它的摆设,尽量把圣诞的氛围渲染出来。

买了房子的第一年,我们终于扛回来一棵很大的圣诞树,树上自带灯和白色装饰雪花,松针因此是夹杂着白的绿色。这不是我期待中的树,因为是过完圣诞的第二天去买的,节后所有圣诞物品都半价,不过种类早就残缺不齐。

但不管怎样,终于从那年开始,我们真正拥有了圣诞树,虽然挂饰不多,也算终于满足孩子在圣诞树下喝热巧克力过新年的愿望。事实上,那年直到春节过后很久,我才拆了圣诞树,那棵树上点点黄色的光,仿佛充斥着希望,温暖了我整个冬季,也让我对着异国他乡开始有了归属的感觉。

后来我每年名正言顺地开始挑选圣诞树上的挂饰。孩子们小的时候,每年学校会把他们的照片标上年份做成挂饰,这是我非常喜爱的,按照顺序排列他们每年的样子,仿佛时光倒流了一般。而看着他们挑选购买和挂上这些装饰,又让我感叹时间的飞逝,岁月的无情。那树上仿佛也挂着我对他们深深地爱,大儿子有一段痴迷乌龟,我居然收集了十个各式各样的乌龟挂着。

圣诞树上的挂件如同其它圣诞装饰一样,日积月累地增多,但依然如女人的衣柜,意识里总需要再买。每年装饰圣诞树都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尤其孩子小时的积极参与。终于有天,我想明白了还是要买一棵自己喜欢的那种松针翠绿翠绿的圣诞树,因为这棵树会承载那么多的开心幸福。可转念一想,要扔掉这已陪伴了多年的圣诞树,心中居然生出不舍之情,虽然不是挚爱,却也共享那么多美好时光。

换圣诞树的愿望就这样一拖再拖,依然没有实现。今年把圣诞树摆出来之际,赫然发现,树上缠绕的灯不亮了,这仿佛成了非换不可的理由。我很兴奋地网上网下各处搜寻了一番。可是高通胀年代,看着那高高在上的圣诞树价格,我做的不过是默默转身,花了十块大洋,买了一盒彩灯。回来接在了树上,倒也没有任何不协调,还显得十分和谐。

小儿子兴高采烈地赞叹这比原来的黄色好看。只有我心底暗自长叹:看来这棵圣诞不仅记载了移民岁月的风霜温馨,还是历史的见证,几十年难遇的高通胀就挂在彩灯里闪耀……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