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综述信息量巨大:症状重叠诊断困难,长新冠患者或会终身残疾
2023-01-18 18:17:20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捷克佳编译)自2020年中期以来,世界一直在努力应对长新冠(long COVID)的幽灵,当时一些患者意识到他们的COVID-19症状并未完全消失。近三年之后,人们对这个持续存在的问题真正了解多少?

一篇关于长新冠现有研究回顾的最新文献综述表明,在为患者提供缓解方面仍然严重缺乏研究,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需要更多地了解慢性疲劳综合症 (CFS,chronic fatigue syndrome),也称为肌痛性脑脊髓炎(ME,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才能真正认识和对待长新冠。

CTV报道说,1月13日发表在同行评审期刊《自然评论-微生物》上的这个综述旨在汇聚围绕这种复杂情况的研究主体,以便描绘出迄今为止最详细的疾病图景,作者称这种疾病正在以某种形式影响至少十分之一的COVID-19感染者。

综述指出,估计约有6500万人经历过长新冠。长新冠的基准定义,也称为急性COVID-19后综合症,是指在急性COVID-19感染消失后至少三个月出现持续症状的人。

作者写道:“基于对长新冠 两年多的研究和对ME/CFS 等疾病的数十年研究,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很大一部分患有长新冠的人可能会终身残疾。”

综述的主要发现是,虽然长新冠的表现可能有很大差异,但很明显,对多个器官和系统都有生物学影响,而且长新冠与肌痛性脑脊髓炎/慢性疲劳综合征 (ME/CFS) 有明显重叠, 自主神经失调是与控制血压、心率和出汗等非自主功能的神经功能障碍有关的各种病症的统称。

一些在长新冠患者身上最常见的症状,例如脑雾和极度疲劳,在ME/CFS患者身上也能看到。

由于ME/CFS的高患病率,一种与心率相关的称为POTS(postural orthostatic tachycardia syndrome)的自主神经异常,以及“长新冠患者的其他感染后疾病”,除了比较组中的SARS-CoV-2,长新冠研究应包括因触发因素而发展为ME/CFS和其他感染后疾病的人,以提高对这些疾病的发病和病理生理学的理解,”该综述指出。

虽然对于某些患者来说,长新冠可能是几个月的问题,但对于其他患者来说,长新冠已经产生了令人衰弱的影响,症状持续了一年多,并极大地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

根据这项新的科学综述,人们在了解这种情况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研究作者指出,由于“不同的研究方法、接种疫苗后的时间和长新冠的定义”,长新冠的发生率以及疫苗接种、变体和再感染的影响也缺乏明确性。

综述发现,发病率水平差异很大,估计为非住院病例的10-30%、住院病例的50-70% ,和接种疫苗病例的10-12%。然而,目前尚不清楚长新冠重症病例的发病率是多少——这意味着那些症状以年而不是月来衡量的病例。

**长新冠如何影响身体

综述发现,长新冠会对心脏、肺、免疫系统、胰腺、胃肠道、神经系统、肾脏、血管和生殖系统产生影响。

这些生物系统以图表形式展示,并附有相关的长新冠症状以及这些症状背后的病理学(或原因)可能是什么。

综述指出,症状背后病理学的重叠性质可能使管理或诊断问题变得更加困难。

例如,长新冠 的主要症状之一是持续疲劳。该综述列出了许多可能导致这种情况的病症,包括微小的血栓、肺栓塞、中风和微血管病,这是指小血管结构的问题。

该综述称,研究人员仍未确定导致长新冠的原因,“可能存在多种可能重叠的原因”。

在综述的研究中,提出了许多理论。一个是组织中残留的病毒持续存在,而另一个则表明该病毒会重新激活某些患者的潜在病症或病原体。

另一种理论认为,长新冠是由免疫失调引起的,即人体无法控制自身的免疫反应。免疫失调通常在自身免疫性疾病中发挥作用,其中免疫系统攻击人体细胞。

综述指出,血液凝固和从脑干到身体其他部位的功能失调信号是另外两个突出的理论。

研究人员还不太了解为什么有些人在急性COVID-19感染后会成为长新冠,而其他人则不会。

但是综述发现了一些模式——在急性感染期间产生低抗体或没有抗SARS-CoV-2抗体的患者更有可能在COVID-19测试位置后六到七个月出现长新冠。

在多项研究中,SARS-CoV-2在体内的病毒持久性也与长新冠相关。

**缺乏ME /CFS,POTS患者相关护理知识

在围绕长新冠的研究中,经常出现的一个术语是ME/CFS。这种多系统疾病通常在病毒或细菌感染后出现,其特征是严重疲劳,导致他们参与日常社交和职业活动的能力大幅下降,以及运动后直接出现的阴性症状大幅增加,称为劳累后不适。

ME/CFS患者可能会感到极度疲劳——根据综述,大多数患者无法工作。

“许多研究人员评论了ME/CFS和长新冠之间的相似性;据估计,大约一半患有长新冠的人符合ME/CFS的标准,并且在测量运动后不适的主要ME/CFS症状的研究中,大多数患有长新冠的人报告经历了运动后不适,”作者写道。

长新冠患者的另一个问题是自主神经功能障碍,它经常与ME/CFS并存,特别是一种称为POTS的自主神经障碍,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在坐起或站立后心率异常升高。


【图:该图显示了长新冠发病机制背后的一些理论,包括免疫失调、微生物群破坏、自身免疫、凝血和内皮异常。(自然评论-微生物学)】

然而,根据该综述,ME/CFS在普通人群或医学人群中并不为人所知,这意味着专家们通过ME/CFS了解到的诊断和治疗方法通常不适用于长新冠患者。根据综述,只有6%的美国医学院在治疗、研究和课程方面完全涵盖ME/CFS。

自主神经障碍也常被误诊为精神或心理障碍,因为其症状与焦虑等心理健康问题相似。

ME/CFS通常被排除在健康记录数据之外,因为全科医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从而导致数据记录出现漏洞。

“由于ME/CFS和自主神经功能障碍研究并未广为人知,也未在医学院全面教授,因此长新冠研究往往不是建立在过去的发现之上,并且往往会重复旧的假设,”综述指出。

这种缺乏意识会导致患者不知道如何管理他们的长新冠。根据该综述,虽然一些治疗长新冠患者的临床医生使用物理疗法,但对于那些症状类似于ME/CFS的患者来说,运动会使情况变得更糟。

“值得注意的是,运动对患有ME/CFS或运动后不适的长新冠患者有害,不应将其用作治疗方法;一项针对长新冠患者的研究指出,体育锻炼使75%的患者病情恶化,只有不到1%的患者病情有所改善,”该综述称。

**稀少有效的治疗方案

根据该综述,目前“没有针对长新冠的广泛有效治疗方法”。

一些策略有助于解决出现某些特定症状的患者。如应用于ME/CFS患者的策略已显示出对经历类似症状的长新冠患者的有效性。有凝血问题的患者通常会接受抗凝治疗,使血液变稀以防止凝结。

综述发现,虽然已经对某些药物或药物治疗的有效性进行了初步研究,但显然需要进行临床试验并为这些试验提供资金,以评估这些选择是否可以更广泛地提供给患者。

**研究仍然不足

综述指出,已有大量研究调查长新冠的影响和原因,以及正在开发的众多诊断和治疗方案,但人们的知识仍然存在巨大差距。

作者指出,在诊断长新冠方面,对COVID-19的检测不一致是一个问题,并补充说,一些长新冠诊所需要PCR检测记录才能入院。其他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纯粹根据是否存在表明先前感染过COVID-19的抗体来决定谁患有或不患有长新冠,尽管感染者中约有22-36%不会产生抗体作为结果。

作者写道,这一因素和其他因素,例如忽视劳累后不适等鲜为人知的症状,可能会影响研究。

该综述建议,展望未来,研究需要在症状方面设置更广泛的网络,并吸收ME/CFS等病毒后疾病方面的专家。

“尽管对长新冠的研究范围广泛且加速,但现有研究不足以改善长新冠患者的结果,”作者说。

“由于ME/CFS和自主神经功能障碍研究在生物医学领域并不广为人知,因此长新冠研究应由这些领域的专家领导,以建立现有研究并创造新的诊断和成像工具。”

参考:
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more-than-two-years-of-long-covid-research-hasn-t-yielded-many-answers-scientific-review-1.6235227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79-022-00846-2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