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磊( 181 篇)
1 2 3 4 19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光阴如梭,不知不觉外孙女已在亚特兰大上大学两年多了。她选的是医学预科中的神经科学和行为生物学。上学期选修了一门与其专业似乎无关的副课“面条”。 在课程小结中,她是这样介绍自己的:从记事起,就一直是一个狂热的面条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标题上的“送钱”严格地说应该是“付钱”“缴费”,意思是说,上网付保险的Premium(保费)有时也很麻烦——这是我一个在多伦多住了20多年“前IT人士”的老年人对“智能化”后的一些服务行业,感到越来越“跟不上趟”的感觉。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近来“元宇宙”这个词炙手可热,它现已入选英语《柯林斯词典》的2021年度热词、中文《国家语言资源监测》的2021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就连我所在的“星星生活铁杆粉丝”群里也有人用这个时髦的词来调侃了。我雾里看花地“研究”了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虽然身居海外,国内热播的电视剧始终没有落下,近日追剧看完了几位大明星出演的《不惑之旅》。 该剧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在当今以微信“碎片化阅读”为主的氛围下,国人的阅读量萎缩,该剧便试图通过实体书店的挣扎生存,表现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理工出身的我,大学毕业时恰逢那段荒唐岁月,为走出逆境,一生疲于奔命,忙着工作调动和出国深造。耄耋之际,回顾过去,那“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光太短,却有太多的缺失和遗憾,而其中最大的莫过于读过的文学著作实在太少。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说“跨界”打了加强针,不是指像第二针那样又去了美国,而是由多伦多所住的“北约克”去了“东约克”打了第三针,这事出有因。 我和太太在三月份轮到75岁以上年龄组打第一针时,非常难约。焦急之中,我所在的“星星生活铁杆老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我曾喜爱听歌,许多歌早已在我心中永存。近年来老年失聪带上了助听器,偶尔播放CD,总觉得调门已不是原来的味道;自己哼起那些我心中的老歌,反而觉得余音绕梁、袅袅不绝。 就像现在不少孩子的理想是成为航天员一样,我自小就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杜甫诗中云:“人生交契无老少,论心何必先同调。”意思是人生交友不必年龄相仿,只要心迹人品好,有真诚包容之心,即使岁数差距大,情趣也不尽相同,同样可以收获真情。太太和我在多伦多就有一位相交20多年、年龄相差近20岁的忘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最近,我们家又多了一个“新成员”,曾是一只流浪狗,英文名字是Mia,中文就叫米娅了。她不是什么名贵品种——没有流海秀发、螺旋卷毛、蓬松胡须,也没有超短的四肢或支楞起的大耳朵,她是人们司空见惯的田园犬,带些比格犬血统。
  • --《枫华诗词文稿》之序节选 【图:瞿介章教授从教50周年纪念留影】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我和妻子在渥太华有个叔叔姓“瞿”,九十多岁了,身体健康,精神矍铄。退休后随子女住在渥太华。我们一直通过电邮联系着。几年前的一个中秋节,接到了
1 2 3 4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