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婳( 143 篇)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小的时候,我有很多很多理想,老师,律师,作家,警察等等。理想高大丰满而且有朦胧的美感,不过现实总是很残酷真实,骨感。所有的理想最终都与我插肩而过,移民之后,我沦为底层体力劳动者,然后变成家庭主妇。 在北美家庭主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我从不知世界上有铜钱草这种植物,直到有一天好友在微信上发了几张意趣盎然的照片。我一直偏爱水养植物,因为比较容易打理,而且那种叶绿似乎比花红更加纯粹,也比花开另有一番情趣。 看到铜钱草的那一刻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前些天的新闻,温哥华从国内来的移民,在法院门口一位将另外一位捅成重伤。这个血案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震惊之余细读二人之间的纠纷,原来真实生活里她们并没有什么交集,却在网上交恶十几年。互相攻击,互相伤害,而且互不停息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 发自美国北卡)打完第二针疫苗后,大哥说我算是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他的评语还未落地,我却大病了一场。 上个周四是小儿子的小学毕业典礼,我毫不犹豫参加了,不希望给儿子留下什么遗憾。典礼上大家都戴着口罩,而且座位也有距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到了一定的年纪,好像自觉不自觉地都会听到这样的言论,就是要善待自己,不要再买那些便宜的东西了。我对这理论深以为然,也想好好地执行一把,可是付诸于行动的时候,却也总是望而却步。 似乎我们这个年代出生的,又经历了早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新的沙发已经到了好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用简短流畅一点的文字描诉出那段称不上惊心动魄,但的确热闹非凡的日子。 上次的写网购经历买了个大玩具沙发,坐上去感觉腿都伸不直,更别说躺了。而我家又全都是大个子,最矮的我172公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不知不觉中,打第二针莫德纳疫苗的日子来了,开始有些忐忑不安,担心比上次更严重的反应。朋友安慰说,只是说大部分人反应比第一针严重,也有特例的,第二针反应没有第一针严重的,你第一针反应那么厉害,第二针肯定没事。 好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我记得小的时候,老爸经常批判哥哥的头发太长,难于接受。而在那个年代,很多男孩子都以一头长发为帅气个性的标志,这个战争自然难解难分胜负不知。 后来姐姐的孩子小外甥诞生,是粉雕玉琢的男娃。外甥的爷爷自己都是留着一头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要是一年前,我绝对不会想到会有一天会去打新冠疫苗。记得2003年非典蔓延的时候,虽然当时教训挺惨痛,人心惶惶也挺慌乱的,但飞快地那就成为了过去。想想时隔近二十年,总也认为各方面技术防范都更加趋于成熟,所以始终认为新冠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前两天在看到网友写的痛彻心扉的网购经历,不由得想起自己这段的心酸网购实事。 我不喜欢网购,因为鲜有愉快的网购经历,尤其是衣服,网上美轮美奂的图片会造成极大的误解,而空间想象能力和对数字不敏感的我,经常是在翘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