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小厨( 16 篇)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梅先生外表看上去得有五十多近六十岁的年纪,形象有些邋遢,头发斑白得厉害,背也微驼,鼻梁上玳瑁边的眼镜显得颇为过时,T恤上过多的褶子让他看起来永远都象是刚刚从睡梦中爬起来一般。但即使如此,从侧面望过去,疏朗的五官轮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从小我就惧怕穿制服的人,尤其是警察。先森说我一定是因为上辈子坏事做太多了缘故。 这些年,周围不少朋友描述过与警察打交道的各种情景,都是抱着当笑话或新闻的心态去听,总觉得离自己很远,终于有一回,轮到自己也与警察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做装修的小罗师傅年纪看起来并不大,南方沿海城市人。十六岁那一年跟一群同乡随着蛇头偷渡来到加拿大。海陆空兼有地一路辗转腾挪,终于到达多伦多,前后历时一年之久。其间种种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 到达之后放眼观望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二十年前来加拿大的时候,我只考了G1当身份证使用,就没有再往下考,因为先生对我的心理素质极度不信任,起因是我曾在某次练车的过程中直奔停在路旁的警车开了过去,虽然没有撞上,但是却给坐在副驾上的他落下了挥之不去的心理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在这个国家生活了这么久,最喜欢的一点就是大部分人都是守规矩的。就拿开车停车这件事儿来说,同样也是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但话又说回来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尽管我一直小心小心再小心,还是收到了一张违规停车的罚单。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黄刀,这个自带江湖气息的名字是从英文Yellow Knife直译过来的,比另外那个音译的耶罗纳夫要有感觉得多。一句“我要去黄刀”,出得口来便夹杂着北极凛冽寒风凝聚成的万丈豪气,听得耳内眼前即幻化出平沙漠漠的刀光剑影。除了黄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前几日读报,见新闻一条:本地某饭店老板决定免费送餐给有需要的人享用,不问缘由,不追底细,来的都是客。附近白领某甲心生疑惑,跑去尝试,果然有如店家承诺,不但无有盘查,而且宾至如归。某甲回家后在Facebook上撰文发表感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加拿大这个国家极力推崇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相处。于是,生活当中便会遭遇与各种各样小动物的狙击战。 开车时常常会遇见大鹅一家子排着队摇摇摆摆地过马路。见惯了之后,即便半路上碰到犹豫不决走了一半又折返回头的大鹅们,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年轻时在国内特别喜欢吃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星期五什么的洋快餐,搞得那些稍微上了点儿年纪的同事每次聚餐都严禁我选择地点,生怕我一出声便倒了他们的胃口。好彩我大肚能容容天下之所有美食,吃过喝过,见过识过,才能真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2000年来多伦多的时候,我和先生俩人的全副身家搂在一起也不过小几万块加元,但那个时候年轻啊,即便没有大把银票傍身,对于未来生活的期待,也是可以超越心间那层伸手拨开就能见迷雾的底气的。 最开始落脚在朋友家,朋友很